網誌

苦難的兩枝箭

每個人都知道生活中的痛苦是無可避免的,例如疾病造成生理上的痛楚,又或是因失去而感到悲傷的心理痛苦。相信沒有人會否定他們曾經在生理或是心理上遭受痛苦的經歷。為什麼有些人在經歷那些無可避免的痛苦時顯得如此平靜甚至全然接受,但有些人卻在面對痛苦時變得如此惶恐不安?

述情障礙及身心症狀

在我的臨床工作中,我不時遇到一些求助人在沒有物理病因下患有長期痛症。透過全面的臨床面談,我發現很多這類的求助人都患有述情障礙。述情障礙是指難以識別和描述個人的情緒,及從自己的身體感覺分辨各種情緒。促成這種性格結構的發展有多種的因素,包括遺傳因素、童年早期的發展環境和創傷等等。

以生命的目標來開展新的一年

對很多人來說,在一月份制定新年計劃是一種傳統。我們會為自己許下承諾,希望帶領自己致力於來年改善生活。一般的新年計劃都是開始鍛鍊身體、戒掉壞習慣或是定立財務計劃。我們知道自己在內心深處為什麼要訂立這些新年計劃嗎?而我們對這些計劃是否擁有明確的目的?在未來一年實現這些計劃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以靜觀覺察和全然接受的態度來擁抱2021年的不確定性

沒有人會否認2020年是充滿痛苦、不確定性和混亂的一年。我們每個人都期待著在2021年能有一個新的開始,希望各樣事情都逐漸變好。在2020的最後一個星期,我因為早前安裝了牙冠而受到嚴重牙痛的困擾。由於該手術是於聖誕假期前完成的,所以我在假期中無法預約牙醫來進行治療舒緩痛楚。從這個無法預計的痛苦經驗中,讓我明白到在生活中痛苦是無可避免的。在我進行靜觀練習的時候,我知道我需要接受這些痛苦,並需要給予同情。在整個聖誕假期我都在經歷牙痛所帶來的痛苦,儘管我有擁抱痛苦的概念,但是我仍然需要透過服用止痛藥來舒緩痛楚。正正因為止痛藥的功效不太穩定,在聖誕節期間我屈服於痛苦並上了一課。我讓自己承受痛苦的經驗呈現出來,盡我所能地擁抱它。這次承受痛苦的經歷啟發了我如何為充滿不確定性的新一年做好準備。

「非典型」聖誕節下的心理韌性

聖誕節是我們與摯親、家人和朋友相聚的時候,我們會藉著這個機會向身邊的人表達愛和關懷。也是我們感到被愛和感恩的節日。也許在2021年上半年,疫情仍然繼續流行,2020年的聖誕節對於我們來說無疑是一個非典型的聖誕節。很多國家每天新增的確診數字仍然持續高企,因此社交隔離措施十分嚴格。由於存在著很多不同的限制,很多人無法像往年一樣慶祝聖誕節。有些人可能會因為「封城」的措施而感到被隔離或孤立,面對這些特殊的情況,我們如何保持心理韌性?

我們真的能夠充分感知現實嗎?

在2007年,有一位小提琴家在華盛頓的一個地鐵站演奏巴赫的作品約四十五分鐘。 在這四十五分鐘,只有六人停下來花了一些時間欣賞表現。而另外有二十位路人沒有停下來欣賞演奏,只是給了小提琴家一些金錢。當那位小提琴家演奏完畢後,並沒有人為他鼓掌。其實,這位小提琴家是世界上最偉大的音樂家之一Joshua Bell。在當天早上大約經過的二千人當中,大概所有人都認為Joshua Bell只是一個可憐的小提琴家,需要在寒冷的早上依靠演奏賺錢維生。沒有人能夠看清事實——在地鐵站內拉小提琴的人正正是著名音樂家。

如何在疫情大流行下激勵自己繼續好好鍛鍊身體?

在疫情第四波的爆發下,很多人可能需要恢復更加嚴謹的社會隔離措施,例如在家工作或是在家學習。面對疫情所帶來的不確定性和壓力,我們都會認為需要定期進行體能訓練,保持身心健康。事實上,研究指出會進行恆常體能訓練的人會相對地不受與壓力有關的負面影響。與不運動的人相比,這些人對壓力源的神經內分泌和自主神經的反應會較少。

如何提升面對第四波疫情的心理韌性?

隨著過去兩星期的確診數字不斷增加,毫無疑問,我們正在面對疫情的第四波爆發。不論是收緊社交距離措施、停上面授課或在家工作安排都正在影響著我們於年底慶祝聖誕的計劃和制定新年目標。根據過往的經驗,我們可能裝備好自己應付新一輪的爆發。然而,有些人可能會因為再次需要面對如第三波疫情時具有限制的生活方式而感到沮喪,我們如何提升自己的心理韌性來應對這一波的爆發?

偏見與歧視的一種解藥

在這個世界上到處都有偏見和歧視,很多人都因自己的種族、性別、政治取向、社會階級或宗教信仰等原因而遭受某種偏見或歧視。在心理學的角度,偏見或歧視有可能是由於一個人投射了自己無法忍受或接受的特質到他人身上。那些對別人有偏見或是歧視別人的人,會由於投射了自己的負面特質而對被歧視者作出相應的行為;而遭受偏見或歧視的人有機會因為接受了這種投射,作出具有那些負面特質的行為。例如,一個傳統的中國岳父會把他的媳婦視為家中的下等人,而媳婦因為接受了這種投射,認為自己相比其他家庭成員次等,變得非常服從和事事遷就家人。

當我們被困在現時的工作,在未能作出巨大的改變時,如何提升幸福感?

在社交的聚會上,經常都會聽到自己的朋友訴說工作十分無聊,但卻不願意承受辭職帶來的風險。疫情大流行對經濟帶來的負面影響無疑是增加了人們擔心失去工作的原因之一。結果,即使很多人完全不享受現時的日常工作,仍然會寧願繼續留在現時的崗位,避免作出轉變。任職超級市場的收銀員或是客戶服務中心的接線生每天的工作都十分刻板,他們有機會好好享受工作嗎?當每天的工作都是在重複地執行相近的任務時(例如外科醫生每天都要做手術或是音樂家在常規表演中演奏樂器),如何能夠避免工作倦怠?

如果父親或母親擁有自戀型人格,會對子女有什麼影響?

你會感到自卑和持續性地焦慮嗎?你會不停認為自己被困在有毒的關係中嗎?你是一名完美主義者或事事都希望超額完成?你會傾向因為信任的問題而與別人疏遠嗎?如果你對於以上其中一些的問題的回答有「是」的話,你可能受了一位或是兩位自戀型父母的影響。具有自戀型人格的父母有什麼特質?

當你的伴侶與一位極具魅力的同事喝咖啡,你會感到嫉妒嗎?

當你的另一半在街上把注意力放到一位魅力四射的人時,你會感到嫉妒嗎?如果你與一位極具吸引力而且又能幹的同事喝咖啡,你的伴侶會嫉妒嗎?你會否經常檢查伴侶的電話?在日常生活或在我進行心理治療的個案中,這些親密關係的嫉妒是十分常見。為什麼有些人會十分容易感到嫉妒,而有些人卻不會呢?

為什麼我不能阻止自己不停滑手機?社交媒體成癮與神經系統的關係

最近發行的紀錄片"The social dilemma"探討了社交媒體危害使用者的現象,包括對使用者的利用、社交媒體成癮問題、以及對其心理健康的影響和在政治上的使用。你是否有朋友無法控制自己每天過度使用社交媒體?你是否經常無法控制地開啟社交媒體?你是否遇到一些朋友每天都會在社交媒體上多次發佈有關自己個人生活的照片或貼文?

為什麼靜觀近年如此受歡迎?練習靜觀對我們有什麼好處?

靜觀練習近年在很多國家興起,不論是有需要人士或是大眾都可能會參加一些靜觀課程,例如靜觀減壓課程(MBSR)或是靜觀認知治療(MBCT)。世界各地的學校也逐漸引入靜觀為新的科目,致力改善青少年的心理健康。除此之外,商業機構亦在企業培訓的計劃中加入靜觀的元素,透過靜觀改善員工的心理幸福感和改善他們的工作表現。到底靜觀是什麼?為什麼靜觀變得愈來愈受歡迎?

電影《天能》與童年時期創傷的反思

如果你已經看過了電影《天能》,你可能會知道有關逆熵(inverted entropy)的概念——它能夠令物體反轉並隨時間向後移動。在電影中,主角的任務是阻止使用演算機來逆轉整個世界,假若演算機的演算法被啟動,相信必定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世界亦會被毀滅。事實上,如果可以有意義地使用這些演算法,我會想把它用於逆轉我那些成年求助人的童年時期創傷經歷。

一趟沒有盡頭的旅程——由私人執業十二週年到去除精神疾病污名化

2020年9月28人是我私人執業的十二週年,這標誌著新一頁的里程碑。我和我的助手Lap正籌備在來年實行一項新的計劃,我們將會透過不同的方式為大家提供更多有用的心理學知識和見解。從我們過去一年的網誌和為公眾所舉辦的講座,我們知道大家都欣賞我們為大家提供有趣而有用的心理學知識所作出的努力。

面對過去一年所有的動盪,我們都有屬於自己的「英雄之旅」

這個城市在過去一年經歷了不少動盪,相信沒有人會否定這個說法。社會運動和疫情為我們的生活帶來不少挑戰,我們需要在不同方面適應新的生活模式,例如透過網上學習、進行視像會議和採取社交隔離措施。很多人會因為不同的政治事件、經濟衰退和仍未受控的疫情而對自己的未來感到憂慮。面對這些危機和不確定性,有些人會經歷巨大的壓力、焦慮,甚至創傷。透過讓自己面對這些壓力或創傷中令人不安的經驗,我們有機會了解內在的「自我」並發展個人成長。

我們能夠準確地發現別人在說謊嗎?

如果你每天下班後回家,媽媽都在廚房裡準備晚餐,但這天傍晚下班回來的你卻發現廚房裡沒有人,你大概會感到十分驚訝。原來媽媽生病了,並留在房間裡休息。當你的弟弟比你晚一點回來時,你也許會估計他直接到廚房尋找媽媽。但是,如果你是一個缺乏「心智解讀」能力的人,你有機會認為他知道媽媽是在房間裡。當你估計弟弟認為媽媽和平常一樣在廚房裡,是因為你知道弟弟對媽媽生病一無所知。這就是「心智解讀」,有關我們對別人的想法的內在理論。

面對所有損失和變化,我們需要接受生命的無常

最近我回歸大自然散步時,腦海突然浮現樹上的葉子將會在秋天逐漸落下的情景。秋天可能是讓我們思考生命中的事物來來去去的時間,那些美麗的花兒和葉子從樹上掉下來象徵了生命的無常。在最近兩年,因應社會問題和疫情大流行,香港人的生活經歷了不少的動盪和巨大的轉變。我們在生活中無可避免地面臨不同的損失,例如有些人可能經歷失去了摰親。我們漸漸意識到我們的生活條件、日常活動、工作和學習,以及生命也是多麼的無常。

苦難的兩枝箭

每個人都知道生活中的痛苦是無可避免的,例如疾病造成生理上的痛楚,又或是因失去而感到悲傷的心理痛苦。相信沒有人會否定他們曾經在生理或是心理上遭受痛苦的經歷。為什麼有些人在經歷那些無可避免的痛苦時顯得如此平靜甚至全然接受,但有些人卻在面對痛苦時變得如此惶恐不安?

述情障礙及身心症狀

在我的臨床工作中,我不時遇到一些求助人在沒有物理病因下患有長期痛症。透過全面的臨床面談,我發現很多這類的求助人都患有述情障礙。述情障礙是指難以識別和描述個人的情緒,及從自己的身體感覺分辨各種情緒。促成這種性格結構的發展有多種的因素,包括遺傳因素、童年早期的發展環境和創傷等等。

以生命的目標來開展新的一年

對很多人來說,在一月份制定新年計劃是一種傳統。我們會為自己許下承諾,希望帶領自己致力於來年改善生活。一般的新年計劃都是開始鍛鍊身體、戒掉壞習慣或是定立財務計劃。我們知道自己在內心深處為什麼要訂立這些新年計劃嗎?而我們對這些計劃是否擁有明確的目的?在未來一年實現這些計劃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以靜觀覺察和全然接受的態度來擁抱2021年的不確定性

沒有人會否認2020年是充滿痛苦、不確定性和混亂的一年。我們每個人都期待著在2021年能有一個新的開始,希望各樣事情都逐漸變好。在2020的最後一個星期,我因為早前安裝了牙冠而受到嚴重牙痛的困擾。由於該手術是於聖誕假期前完成的,所以我在假期中無法預約牙醫來進行治療舒緩痛楚。從這個無法預計的痛苦經驗中,讓我明白到在生活中痛苦是無可避免的。在我進行靜觀練習的時候,我知道我需要接受這些痛苦,並需要給予同情。在整個聖誕假期我都在經歷牙痛所帶來的痛苦,儘管我有擁抱痛苦的概念,但是我仍然需要透過服用止痛藥來舒緩痛楚。正正因為止痛藥的功效不太穩定,在聖誕節期間我屈服於痛苦並上了一課。我讓自己承受痛苦的經驗呈現出來,盡我所能地擁抱它。這次承受痛苦的經歷啟發了我如何為充滿不確定性的新一年做好準備。

「非典型」聖誕節下的心理韌性

聖誕節是我們與摯親、家人和朋友相聚的時候,我們會藉著這個機會向身邊的人表達愛和關懷。也是我們感到被愛和感恩的節日。也許在2021年上半年,疫情仍然繼續流行,2020年的聖誕節對於我們來說無疑是一個非典型的聖誕節。很多國家每天新增的確診數字仍然持續高企,因此社交隔離措施十分嚴格。由於存在著很多不同的限制,很多人無法像往年一樣慶祝聖誕節。有些人可能會因為「封城」的措施而感到被隔離或孤立,面對這些特殊的情況,我們如何保持心理韌性?

我們真的能夠充分感知現實嗎?

在2007年,有一位小提琴家在華盛頓的一個地鐵站演奏巴赫的作品約四十五分鐘。 在這四十五分鐘,只有六人停下來花了一些時間欣賞表現。而另外有二十位路人沒有停下來欣賞演奏,只是給了小提琴家一些金錢。當那位小提琴家演奏完畢後,並沒有人為他鼓掌。其實,這位小提琴家是世界上最偉大的音樂家之一Joshua Bell。在當天早上大約經過的二千人當中,大概所有人都認為Joshua Bell只是一個可憐的小提琴家,需要在寒冷的早上依靠演奏賺錢維生。沒有人能夠看清事實——在地鐵站內拉小提琴的人正正是著名音樂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