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陳皓宜 博士

陳皓宜博士是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的註冊臨床心理學家,亦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衛生署認可臨床心理學家名冊會員,擁有二十年的心理評估和心理治療經驗,對治療各種精神病及心理問題都具豐富經驗。她提供以人為本的整全心理治療。她亦為客戶及機構提供教練和企業培訓,包括情緖智商、靜觀領導等,為客戶生活和工作上帶來正面的改變。 陳皓宜博士是一位靜觀導師,她完成英國牛津靜觀中心的第一至第四級別的培訓和英國特許管理學會(CMI)認可的企業靜觀導師訓練課程。

網誌

面對這個城市的當前環境,敘事推理和擁抱極端不確定性極為重要

北京宣佈決定於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引起了社會大眾的憂慮。人們預期香港的經濟、政治和社會狀況充滿了更多的不確定性。在公怖這個決定的當天,恆生指數的大幅下跌反映了焦慮的增加。作為香港人,我們在這個城市面對著如此多的不確定性時,到底我們可以怎樣在作出決策時應對這些無可避免的焦慮呢?

什麼是心理治療?心理治療只是單純地聊天嗎?

儘管尋求心理治療服務在香港變得愈來愈普遍,仍然有很多人不太了解什麼是心理治療。許多人都會對心理治療有疑問,例如「為什麼我需要付款給一位陌生人和他聊天?」;「我與朋友討論自己的問題又是否達到一樣的效果?」;「聊天真的可以治療我的抑鬱症和焦慮症嗎?」;「是不是只有瘋狂或脆弱的人才需要接受心理治療?」。要解答以上的問題,我們需要知道心理治療不是什麼。

潛意識如何影響我們的決策?如何透過培養靜觀增加決策的意識?

到郊外遠足時,你會一邊欣賞小徑沿途的優美景色,一邊與朋友談天說地。但很多時候,我們都不會留意自己的走路方式或注意到自己會因應斜坡的幅度而調節自己的身體。在遠足的過程中,我們活動的節奏就是由潛意識的機制負責操作。而潛意識的機制對於我們日常生活中的正常運作是不可缺少的。試想像如果我們在做每一個動作時都需要注意自己全身肌肉的運動,就會明白有多奇怪。我們的大腦有自動化的連繫程序,從而協助我們節省大腦的精力,以應對其他的任務。但無可否認,我們擁有這個節省精力的潛意識時,是需要付上一些代價。

面對當前疫情大流行,你有否質疑自己的人生意義?

面對當前疫情大流行,我們的生活出現了很大變化。很多人需要在家工作和學習;大部分的社交聚會和工作會議變成以視像形式進行;大家的衛生防護意識亦大大提高。在疫症未爆發時,我們進行日常工作或學習和處理家庭事務時,也許沒有太多時間停下來反思自己的人生意義。毋庸置疑,疫情在某種程度上凍結了我們的生活,將來充滿了不確定性和無法預測,我們可能開始質疑自己的人生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