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陳皓宜 博士

陳皓宜博士是香港心理學會臨床心理學組的註冊臨床心理學家,亦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衛生署認可臨床心理學家名冊會員,擁有二十年的心理評估和心理治療經驗,對治療各種精神病及心理問題都具豐富經驗。她提供以人為本的整全心理治療。她亦為客戶及機構提供教練和企業培訓,包括情緖智商、靜觀領導等,為客戶生活和工作上帶來正面的改變。 陳皓宜博士是一位靜觀導師,她完成英國牛津靜觀中心的第一至第四級別的培訓和英國特許管理學會(CMI)認可的企業靜觀導師訓練課程。

網誌

現在社會很動盪,真的要學習擁抱各種情緒……

數個星期前,我在進行劇烈運動時傷及了背部。那個星期,即使只是一些簡單的動作,我也感受到疼痛。我的教練建議我繼續進行輕度運動,但我卻選擇了盡量避免運動,以免感受痛楚。這段經歷令我想起了一種罕見的遺傳性疾病,就是先天性痛覺不敏感症(Congenital Insensitivity to Pain)。表面上,擁有這種症狀是一件好事,皆因我們能夠避免感到痛苦。但是經過深思熟慮,無法感到疼痛也許是一種詛咒,因為我們無法在受傷時從身體接收反饋信號。

你知道你為何不停檢查手機嗎?

現今社會,「自拍」的風氣十分盛行,即使眼前是壯觀宏偉的藝術館,大部分人第一件事所做的就是在入口自拍,並發怖於社交媒體平台。然後,我們便會習慣性地不停檢查誰人給我們讚好或留言。極端的情況下,有些人可能會在照片發佈後每五至十分鐘只顧檢查手機,並沒有好好欣賞館內的藝術品。

你有單一歸因思維嗎?

事實上,在我接觸的個案中,不少當事人都會把失敗的經驗歸咎於自己身上。例如有一位學生非常怪責自己於考試中不合格;一位業務主任認為自己未能與客戶簽訂合約十分內疚;一位太太認為自己要為丈夫外遇負上全部責任。除此之外,當生活有些事情不如人意,某部分的當事人亦偏向只責備單一個人,認為對方要負上全部的責任。例如一名上司留意到某公司活動的參與率很低,便會認定是那一位助理犯了錯誤,搞垮了整個活動。

因果思考的陷阱

試想像你在街上突然被陌生人撞倒了,你當下會有什麼想法?如果你認為他是因為玩手機而意外地撞倒你,你可能就此作罷並原諒他。但當你認為他是有目的地撞倒你,你會感到非常生氣,並可能有報復的衝動。原始思維有機會影響我們如何解讀對我們自身不利的處境。事實上,當面對不同情況,有時候資訊不夠全面和含糊,容易令我們傾向把事情歸因刻意的動機多於意外。

某些暴力背後的仇恨

自六月起,示威浪潮連綿不斷,香港社會漸漸地趨向兩極化,暴力升級和警民衝突亦日漸頻繁。社會在動盪下變得兩極化,市民形成兩個對立陣營,而人們傾向過度籠統地理解對方陣營的成員的行為。當對方陣營的個體成員作出某些行為時,人們很容易會概化(Overgeneralization)此等行為為對方全部成員的行為模式。結果,人們可能會災難性地扭曲了對方整個社群的動機和態度,從而衍生對與自己立場相反的人士的憤怒和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