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陈皓宜 博士

陈皓宜博士是香港心理学会临床心理学组的注册临床心理学家,亦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卫生署认可临床心理学家名册会员,拥有二十年的心理评估和心理治疗经验,对治疗各种精神病及心理问题都具丰富经验。她提供以人为本的整全心理治疗。她亦为客户及机构提供教练和企业培训,包括情緖智商、静观领导等,为客户生活和工作上带来正面的改变。 陈皓宜博士是一位静观导师,她完成英国牛津静观中心的第一至第四级别的培训和英国特许管理学会(CMI)认可的企业静观导师训练课程。

网誌

面对眼前的动盪,香港人需要更多自我慈悲

香港精神科医学院在一月三日公布一项有关精神健康的调查,研究结果指出超过六成的年轻人患有中度至重度抑郁症。尽管研究并未涵盖抑郁症发作的诱因,但香港精神科医学院推测社会动盪为主要原因之一。由于很多年青人以不同的方式参加抗争示威活动,他们的经历有可能带来不同程度的情绪困扰。对于那些没有参与任何示威的人,也可能因此受到朋辈的压力而受影响。 在2019年6月之前,香港人过着正常的生活,一直认为生活就是追求快乐。自从反修例的活动的开始,很多香港人开始面对不同程度的抑郁和焦虑。由于很多人倾向相信快乐和幸福是来自外在的环境和因素,因此便尽力寻找快乐及避免痛苦。可是,面对眼前的动盪不安,很多人开始明白现在所承受的伤痛是无可避免的,但仍然很努力地希望自己能够在痛苦情绪挣扎逃出。事实上,最矛盾的是当他们愈是想逃离伤痛,却愈是感到更痛苦。 当面对着那些无可避免的伤痛情绪,他们需要改变自己与痛苦的「相处模式」,可以做的是拥抱及接纳自己的抑郁情绪和焦虑,明白有时这些情绪是无可避免的。尝试感受一下这些情绪,与它们同在,不需要浪费太多力气去与负面情绪角力。这样,他们相对地不会为自己的抑郁和焦虑而感到沮丧。 要与自己的痛苦情绪同行,他们需要培养自己对情绪的好奇心。例如进行静观练习,呼吸空间练习和身体扫描都能使人把觉察力带回当下的痛苦情绪,让他们不带批判去接受自己不同的情绪和感觉,慢慢地让它们随之而去。最后,他们有机会明白背后的含意——也许不能把痛楚永远地击退,情绪可能会再来袭,但原来自己有能力地拥抱自己的负面情绪,与它们共存。 香港人现正面对无可预测又复杂的社会情况,我们无可避免地感到不同程度的难过和焦虑。要处理这些情绪,我们要学习拥抱自己各种的情绪去培养自我慈悲的心。拥有一颗自我慈悲的心和对别人有同情心能让我们避免痛苦加剧。对于那些现正受抑郁和焦虑症困扰的人士,我建议他们尽快寻求专业人士的协助。

我们有否在新年计划中自我沉迷?

最近,我的其中一名年轻的求助人因为没有动力去做任何事情,没有为自己定下2020年的目标和计划,经过深入的了解后,我发现他在七岁前做任何事都表现良好,因此常常受到父母和亲戚高度讚扬。但当他逐渐长大,生活中很多事情需要更多的练习、自律和毅力时,他便没有足够的毅力去下苦功。所以不再如以往般受到别人的称讚。由于他不愿意去付出努力,但同时却倾向于对自己抱有很高的期望,于是逐渐地失去了学习和其他活动的动力。

2020年,香港人很需要爱

对香港而言,2019年是动盪的一年。在过去的六个月,香港人经历了不少的变化,每个人也受到影响。在这一年快将完结的时候,你有没有打算对过去一年作出回顾或是评估实现年度计划的进度?除此之外,我们也许开始为自己订立2020年的新目标。但是,眼前的种种不确定性可能令我们无法为来年制定一些具体计划。最近和我的好友的交谈中,我们都认同在新的一年最重要的目标可能是在当前无法预测的环境下去爱自己和身边的人多一点。爱多一点⋯⋯真是一个伟大但抽象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