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

陈皓宜 博士

陈皓宜博士是香港心理学会临床心理学组的注册临床心理学家,亦是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卫生署认可临床心理学家名册会员,拥有二十年的心理评估和心理治疗经验,对治疗各种精神病及心理问题都具丰富经验。她提供以人为本的整全心理治疗。她亦为客户及机构提供教练和企业培训,包括情緖智商、静观领导等,为客户生活和工作上带来正面的改变。 陈皓宜博士是一位静观导师,她完成英国牛津静观中心的第一至第四级别的培训和英国特许管理学会(CMI)认可的企业静观导师训练课程。

网誌

现在社会很动盪,真的要学习拥抱各种情绪……

数个星期前,我在进行剧烈运动时伤及了背部。那个星期,即使只是一些简单的动作,我也感受到疼痛。我的教练建议我继续进行轻度运动,但我却选择了尽量避免运动,以免感受痛楚。这段经历令我想起了一种罕见的遗传性疾病,就是先天性痛觉不敏感症(Congenital Insensitivity to Pain)。表面上,拥有这种症状是一件好事,皆因我们能够避免感到痛苦。但是经过深思熟虑,无法感到疼痛也许是一种诅咒,因为我们无法在受伤时从身体接收反馈信号。

你有单一归因思维吗?

事实上,在我接触的个案中,不少当事人都会把失败的经验归咎于自己身上。例如有一位学生非常怪责自己于考试中不合格;一位业务主任认为自己未能与客户签订合约十分内疚;一位太太认为自己要为丈夫外遇负上全部责任。除此之外,当生活有些事情不如人意,某部分的当事人亦偏向只责备单一个人,认为对方要负上全部的责任。例如一名上司留意到某公司活动的参与率很低,便会认定是那一位助理犯了错误,搞垮了整个活动。

你知道你为何不停检查手机吗?

现今社会,「自拍」的风气十分盛行,即使眼前是壮观宏伟的艺术馆,大部分人第一件事所做的就是在入口自拍,并发怖于社交媒体平台。然后,我们便会习惯性地不停检查谁人给我们讚好或留言。极端的情况下,有些人可能会在照片发布后每五至十分钟只顾检查手机,并没有好好欣赏馆内的艺术品。

因果思考的陷阱

试想像你在街上突然被陌生人撞倒了,你当下会有什么想法?如果你认为他是因为玩手机而意外地撞倒你,你可能就此作罢并原谅他。但当你认为他是有目的地撞倒你,你会感到非常生气,并可能有报复的冲动。原始思维有机会影响我们如何解读对我们自身不利的处境。事实上,当面对不同情况,有时候资讯不够全面和含糊,容易令我们倾向把事情归因刻意的动机多于意外。

某些暴力背后的仇恨

自六月起,示威浪潮连绵不断,香港社会渐渐地趋向两极化,暴力升级和警民冲突亦日渐频繁。社会在动盪下变得两极化,市民形成两个对立阵营,而人们倾向过度笼统地理解对方阵营的成员的行为。当对方阵营的个体成员作出某些行为时,人们很容易会概化(Overgeneralization)此等行为为对方全部成员的行为模式。结果,人们可能会灾难性地扭曲了对方整个社群的动机和态度,从而衍生对与自己立场相反的人士的愤怒和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