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当你的伴侣与一位极具魅力的同事喝咖啡,你会感到嫉妒吗?

当你的另一半在街上把注意力放到一位魅力四射的人时,你会感到嫉妒吗?如果你与一位极具吸引力而且又能干的同事喝咖啡,你的伴侣会嫉妒吗?你会否经常检查伴侣的电话?在日常生活或在我进行心理治疗的个案中,这些亲密关系的嫉妒是十分常见。为什么有些人会十分容易感到嫉妒,而有些人却不会呢?

为什么我不能阻止自己不停滑手机?社交媒体成瘾与神经系统的关系

最近发行的纪录片"The social dilemma"探讨了社交媒体危害使用者的现象,包括对使用者的利用、社交媒体成瘾问题、以及对其心理健康的影响和在政治上的使用。你是否有朋友无法控制自己每天过度使用社交媒体?你是否经常无法控制地开启社交媒体?你是否遇到一些朋友每天都会在社交媒体上多次发布有关自己个人生活的照片或贴文?

为什么静观近年如此受欢迎?练习静观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静观练习近年在很多国家兴起,不论是有需要人士或是大众都可能会参加一些静观课程,例如静观减压课程(MBSR)或是静观认知治疗(MBCT)。世界各地的学校也逐渐引入静观为新的科目,致力改善青少年的心理健康。除此之外,商业机构亦在企业培训的计划中加入静观的元素,透过静观改善员工的心理幸福感和改善他们的工作表现。到底静观是什么?为什么静观变得愈来愈受欢迎?

电影《天能》与童年时期创伤的反思

如果你已经看过了电影《天能》,你可能会知道有关逆熵(inverted entropy)的概念——它能够令物体反转并随时间向后移动。在电影中,主角的任务是阻止使用演算机来逆转整个世界,假若演算机的演算法被启动,相信必定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世界亦会被毁灭。事实上,如果可以有意义地使用这些演算法,我会想把它用于逆转我那些成年求助人的童年时期创伤经历。

一趟没有尽头的旅程——由私人执业十二周年到去除精神疾病污名化

2020年9月28人是我私人执业的十二周年,这标志着新一页的里程碑。我和我的助手Lap正筹备在来年实行一项新的计划,我们将会透过不同的方式为大家提供更多有用的心理学知识和见解。从我们过去一年的网志和为公众所举办的讲座,我们知道大家都欣赏我们为大家提供有趣而有用的心理学知识所作出的努力。

面对过去一年所有的动盪,我们都有属于自己的「英雄之旅」

这个城市在过去一年经历了不少动盪,相信没有人会否定这个说法。社会运动和疫情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不少挑战,我们需要在不同方面适应新的生活模式,例如透过网上学习、进行视像会议和采取社交隔离措施。很多人会因为不同的政治事件、经济衰退和仍未受控的疫情而对自己的未来感到忧虑。面对这些危机和不确定性,有些人会经历巨大的压力、焦虑,甚至创伤。透过让自己面对这些压力或创伤中令人不安的经验,我们有机会了解内在的「自我」并发展个人成长。

我们能够准确地发现别人在说谎吗?

如果你每天下班后回家,妈妈都在厨房里准备晚餐,但这天傍晚下班回来的你却发现厨房里没有人,你大概会感到十分惊讶。原来妈妈生病了,并留在房间里休息。当你的弟弟比你晚一点回来时,你也许会估计他直接到厨房寻找妈妈。但是,如果你是一个缺乏「心智解读」能力的人,你有机会认为他知道妈妈是在房间里。当你估计弟弟认为妈妈和平常一样在厨房里,是因为你知道弟弟对妈妈生病一无所知。这就是「心智解读」,有关我们对别人的想法的内在理论。

面对所有损失和变化,我们需要接受生命的无常

最近我回归大自然散步时,脑海突然浮现树上的叶子将会在秋天逐渐落下的情景。秋天可能是让我们思考生命中的事物来来去去的时间,那些美丽的花儿和叶子从树上掉下来象征了生命的无常。在最近两年,因应社会问题和疫情大流行,香港人的生活经历了不少的动盪和巨大的转变。我们在生活中无可避免地面临不同的损失,例如有些人可能经历失去了摰亲。我们渐渐意识到我们的生活条件、日常活动、工作和学习,以及生命也是多么的无常。

如果我的孩子在九月复课时抗拒上学,可以怎样做?

教育局宣布将于九月二十三日起逐步恢复面授课堂,对于很多学生而言,这是一个令人十分兴奋的消息,因为他们可以再次在学校与朋友见面和享受有趣的课堂及课外活动。但对于某些学生来说,经过了一个漫长的「假期」,需要再次复课及开始新学年可能会遇到适应问题。于开学的头两星期,大多数的学生的困难会逐渐缓和,但是有些学生可能会因复课而导致高度焦虑。正因为他们受到焦虑、社交焦虑或情绪困扰,他们会抗拒上学,希望借此逃避经历这些情緖反应。如果学生拒绝长时间上学(例如超过两个星期),拒绝上学便有机会成为一个长期的问题。

作为临床心理学家,我可以治疗我的家人或朋友吗?

作为一名临床心理学家,我的家人和朋友经常因为心理健康、人际关系和其他问题(例如工作压力)向我作出谘询。在我的社交圈子中,不时有人向我作出请求,希望我为他们的伴侣或密友进行正式的心理治疗。我通常会礼貌地拒绝他们的请求,并尽力转介有类似背景的专家为他们提供心理治疗服务。为什么在提供心理治疗时保持适当的界限如此重要?而在什么例外的情况下,心理学家能够同时与某人建立多重关系?

我们如何培养一个互相关怀的工作环境?

随着第三波的疫情爆发,很多人又再次需要在家工作。在职父母除了忙于工作,还需要照顾孩子,很多人亦被迫放无薪假。由于那些需要在家工作的人生活欠缺正常的规律,工作时间的界限又变得模糊,难免感到有沉重的负担。有些专家指出疫情完结后,我们的工作模式也可能有巨大的转变,不再如前。例如,商务旅行的数目可能会大大减少,改由视像会议代替。而办公室的运作可能不再是「朝九晚五」的形式,反而是透过网上遥距操作。面对所有这些可能的变化和潜在的经济衰退,在未来数年经济环境都充满着不确定性和困难。鑑于生活的需求不断地增加,为同事们建立互相关怀的工作环境对我们每一位也十分重要。到底什么是一个互相关怀的工作环境?而我们又可以如何培养这样的工作环境?

社交圈子中的冷漠可能与发展时期创伤有关

我很多求助人也有着不同程度的社交焦虑。有些是很成功的专业人士或商人,他们具有足够的社交技巧及能够与其他人相处融洽。有些则是倾向回避与他人接触,甚至完全断绝社交联系。表面上,有社交焦虑的人会倾向在某些社交圈子中疏离自己,亦非常害怕别人对自己作出负面评价。他们倾向认为别人对他们的社交表现寄予很高的期望。他们在社交聚会后常常感到非常疲倦,及后亦需要一段长时间休养。

电影「劫后重生」如何告诉我们在面对第三波疫情时需要保持韧性?

当我想到香港人在面对第三波疫情时,脑海中不禁浮现出电影「劫后重生」(Cast Away)。这套电影于二零零零年上映的,讲述一个人在飞机失事后拼命地在一个无人岛上生存了四年。在电影中,Chuck Noland (Tom Hanks饰)的未婚妻期待他会在除夕回来,但可惜最后这个想法落空了。在第三波的疫情爆发前,我们对疫情好转或稳定下来的期望被破坏了。这种不能预测并转坏了的情况可能会打击了我们,令我们感到十分无助。

面对第三波疫情,我们需找回心中的锚去面对眼前的不确定性和混乱

在过去的一星期,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的数字不断上升,单日的确诊数字屡创新高,情况并未有受控的迹象。很多人亦需要再次安排在家工作,很多商业和社交活动在未来数周都被取消,而禁止晚间堂食的限制亦为人们的日常生活带来莫大的影响。我们正在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及处于缺乏安全感的状态,城市亦蔓延着一种集体性恐慌的气氛。对我们而言,这刻最重要的是要知道如何应对这种无法预测的情况。

人类有哪些「基本情绪」?为何这些情绪对我们十分重要?

当我们驾驶时,如果对面行车线的司机突然切入并险些撞车,大多数人都会感到恐惧。在那短短的几秒,我们惊恐的情绪令我们作出自动反应,立刻扭动軚盘躲避以免意外发生。这种自动反应是与杏仁核活化有关,甚至在我们有意识地评估眼前的状况之前已对于威胁作出了反应。这是一个具有原始进化的的重要生存机制。恐惧是一种主要的适应性情绪,对我们的生存至关重要。

面对新的国家安全法,我们需要紮根、安定心神

为香港度身订造的「港区国安法」于六月三十日生效,该法的条文亦于同日公布。很多香港人担心这样会为香港的管治和司法制度带来重大的影响。面对着整个城市中存在的极端不确定性,人们难免感到焦虑和无助,他们都对生活失去了动力和希望。很多人知道自己需要因此而改变自己的计划,但随着镇定和平静消失,令他们倍感迷茫。面对这个城市突如其来的变化,到底我们可以怎样让自己的镇静重现,以便更加清晰地了解目前的状况并制定更合理的计划?

一般心理治疗的疗程需要持续多长的时间?

我的其中一位求助者拥有自恋型人格性格特质及冲动控制问题,他知道自己的性格和经常发脾气的问题会影响日常生活和家人,所以主动寻求心理治疗。经过几节的会面后,他开始对导致自己脾气爆发的自动化认知谬误有初步了解。由于他是一个比较急躁的人,在治疗的过程中,他会不断地问到底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完全」根治他的心理问题。事实上,这是一条求助者经常问的问题,而且他们也期待他们的问题可以快速地解决。

青少年抗拒上学背后的焦虑与依附问题的关系

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令学校已经停课数月,学生需要透过网上教学上课和留在家中温习。我有一些年青的求助者因为知道五月下旬至六月初开始复课而经历高度的焦虑,而其中一位求助者对重返校园感到非常焦虑,饱受失眠困扰。复课的第一天,当她的老师向她询问欠带的体温表时,她甚至整个人僵硬了,不懂作出反应。

从心理学角度理解种族主义

George Floyd在美国被拘捕期间疑因警员过分使用武力致死,引发了全球反对警察暴行和种族主义的示威。与此同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大流行亦引发了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人们大多会运用内团体和外团体偏见等心理现象来解释种族主义。事实上,有一个更复杂的心理学观点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个种族的群体倾向以偏见、歧视和对抗来感知另一种族的群体。

当你的伴侣与一位极具魅力的同事喝咖啡,你会感到嫉妒吗?

当你的另一半在街上把注意力放到一位魅力四射的人时,你会感到嫉妒吗?如果你与一位极具吸引力而且又能干的同事喝咖啡,你的伴侣会嫉妒吗?你会否经常检查伴侣的电话?在日常生活或在我进行心理治疗的个案中,这些亲密关系的嫉妒是十分常见。为什么有些人会十分容易感到嫉妒,而有些人却不会呢?

为什么我不能阻止自己不停滑手机?社交媒体成瘾与神经系统的关系

最近发行的纪录片"The social dilemma"探讨了社交媒体危害使用者的现象,包括对使用者的利用、社交媒体成瘾问题、以及对其心理健康的影响和在政治上的使用。你是否有朋友无法控制自己每天过度使用社交媒体?你是否经常无法控制地开启社交媒体?你是否遇到一些朋友每天都会在社交媒体上多次发布有关自己个人生活的照片或贴文?

为什么静观近年如此受欢迎?练习静观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静观练习近年在很多国家兴起,不论是有需要人士或是大众都可能会参加一些静观课程,例如静观减压课程(MBSR)或是静观认知治疗(MBCT)。世界各地的学校也逐渐引入静观为新的科目,致力改善青少年的心理健康。除此之外,商业机构亦在企业培训的计划中加入静观的元素,透过静观改善员工的心理幸福感和改善他们的工作表现。到底静观是什么?为什么静观变得愈来愈受欢迎?

电影《天能》与童年时期创伤的反思

如果你已经看过了电影《天能》,你可能会知道有关逆熵(inverted entropy)的概念——它能够令物体反转并随时间向后移动。在电影中,主角的任务是阻止使用演算机来逆转整个世界,假若演算机的演算法被启动,相信必定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世界亦会被毁灭。事实上,如果可以有意义地使用这些演算法,我会想把它用于逆转我那些成年求助人的童年时期创伤经历。

一趟没有尽头的旅程——由私人执业十二周年到去除精神疾病污名化

2020年9月28人是我私人执业的十二周年,这标志着新一页的里程碑。我和我的助手Lap正筹备在来年实行一项新的计划,我们将会透过不同的方式为大家提供更多有用的心理学知识和见解。从我们过去一年的网志和为公众所举办的讲座,我们知道大家都欣赏我们为大家提供有趣而有用的心理学知识所作出的努力。

面对过去一年所有的动盪,我们都有属于自己的「英雄之旅」

这个城市在过去一年经历了不少动盪,相信没有人会否定这个说法。社会运动和疫情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不少挑战,我们需要在不同方面适应新的生活模式,例如透过网上学习、进行视像会议和采取社交隔离措施。很多人会因为不同的政治事件、经济衰退和仍未受控的疫情而对自己的未来感到忧虑。面对这些危机和不确定性,有些人会经历巨大的压力、焦虑,甚至创伤。透过让自己面对这些压力或创伤中令人不安的经验,我们有机会了解内在的「自我」并发展个人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