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的多个面向

如果你遇到患有边缘型人格障碍 (BPD) 的人,你可能会发现他们变幻莫测。他们在情绪和行为方面经常迅速地起变化,你会觉得很难理解他们的想法。这种情绪、思想和行为上的突然转换导致边缘型人格障碍的患者出现不同面向。例如,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和她的男朋友在坐公车的期间突然放声大哭。当她的男朋友问她为什么突然哭了,她回答说因为当天他没有主动请客,让她感到非常难过。她认为男朋友不够爱她之馀,亦会因为对方在工作中拥有很多女性朋友而随时离开她。在这种情况下,这位求助者以非黑即白的模式思考,突然变成孩子般的状态。她感到非常孤独,认为每个人都会虐待和抛弃她。

我是谁? 我的身份是建基于我所认同的外部现象吗?

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是一名非常成功的专业人士,但是她总是认为自己不如别人。鑑于家庭背景和曾经被父母虐待的经历,她的内心充满强烈的羞耻感。对她而言,她很难接受自己的背景和父母,倾向压抑自己的感受并把整副心思花于事业上。在她的内心深处,她感到无比抑郁和焦虑。尽管事业有成,但长期被压抑的情绪让她感到非常无助。她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已经实现了自己的目标,却仍然无法感到内心的平静。

在 2023 年,让我们更为专注于按照自己的价值观行事

在2023年的开端,我们很多人会开始制定新年计划,甚至希望实践一些长期的抱负。对某些人而言,这可能会唤起他们的情绪。他们可能会发现自己被困于当前的角色中,未能朝着自己梦想的方向前进。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曾经是位专门帮助个人客户解决疑难的专业人士,她在两年前获邀成为一间非牟利机构的负责人。自此之后,她开始将工作的重心转移至处理关系、团队管理和市场行销上,甚少帮助他人处理个人问题。她承认接受这个职位是为了满足自己对于获得成就的需要。同时,她亦觉得自己只要担任领袖的角色,就会受到很多人的尊重。然而,她逐渐地对目前的职位感到矛盾和不满意,因为她意识到自己实际上更喜欢帮助个人客户和培育他们。事实上,她发现自己根本不太享受担任主管的各个方面,例如处理办公室政治问题、制定营销策略和需要常常出席不同的社交活动等。

在实践新年计划和抱负时,你会质疑自己吗?

新年快乐! 首先祝愿大家能够在2023年有一个新的开始。在我们当中,有些人可能已经制定好新年计划并且按照它们来行事。然而,由于缺乏自信心或持续地质疑自我,部分人可能仍对追求自己的愿望犹豫不定。对很多我的求助人来说,长时间思考自己的目标但无法开始执行相关的计划是非常常见。此外,另一些求助人可能会花费大量的时间来完善自己的目标或希望作充分的准备,但他们未曾采取任何实际的行动来实现它们。他们身边的人常常认为他们浪费了很多时间来计划和准备,却从没有真正作出任何行动。 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渴望找到一份新的工作并离开她父亲的公司,她一直觉得在父亲公司的工作毫无意义,令自己在职业发展中停滞不前。鑑于公司中的办公室的政治问题,她所提出的行销策略建议一直没有被资深的管理高层所采纳。尽管拥有丰富的管理和营销知识,以及相关的专业学历,但是她还是经常被分配进行简单和低水平的工作。有见及此,她对离开父亲的公司另谋高就的决定思考了很久,她知道自己需要在事业发展中变得更为独立。可是,她一直怀疑自己的决定,并征求了不少长辈的意见,如家中的叔叔和阿姨。她所获得的意见全都是认为她最好留在父亲的公司工作,因为他们都认为她难以在外面的商业世界生存。另外,她对自己是否有能力从事新工作亦有不少带有质疑的想法。譬如,她会想:「我从来没有什么成就或耀眼的工作经验,没有人会僱用我的。」正因为不断地自我质疑,她一直无法下定决心去求职。 我们很多时候都未能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只是想法,而且更会倾向视它们等同事实。当我们的想法与自我定义相关时,我们难以控制自己完全地相信这些定义我们是谁的想法。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能会因为怀疑自己不同方面的能力而对追求自己的目标迟疑不决。事实上,上述例子中的求助人已经推迟了离开父亲的公司计划一年,并对自己的事业发展停滞不前感到非常无奈。她真的相信自己没有能力和是不足的,难以在父亲公司以外的商业世界中生存。她怎样才能摆脱这些自我质疑的想法,勇敢地探索她的环境和努力实现自己的计划? 根据创立接受与承诺疗法的Steven C. Hayes的说法,培养超然的自我意识对我们来说攸关重要。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将自己的「自我」视为观察自我和注意自我,并觉察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我们的「自我」可以被看作成天空,而我们的思想和感受就是云朵,在天空中不停移动。无论外在环境发生什么变化,这个「自我」也是不变的。例如,即使我们犯下错误,并产生「我们不够好」的想法,自我意识亦会保持不变。这样,我们观察到我们有认为自己不够好的想法。但事实上,我们能够注意到这只是一个想法,并不能定义我们。 对很多人来说,制定新年计划的过程中怀疑自我并不罕见。当我们无法以旁观者的角度或立场来注意自己的想法和自我质疑只是想法,以及觉得自己不足只是个人感觉时,往往就会阻碍自己执行计划。在2023年,就让我们学会培养超然的自我意识,避免把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当成事实,勇敢地探索自己的环境并迈出追求愿望的第一步。

你准备好反思新年的生活意义吗?

新的一年即將來到,每個人的慶祝方式也不一樣。對某些人來說,經過一年辛勤的工作,最渴望就是趁這段時間好好休息並享受與摯親相聚的時光。對另一些人來說,這可能是讓自己反思過去一年在各方面的表現及制年新年計劃的好時機。鑑於近幾年的生活存在很多不確定性和挑戰,部分人可能會面對失業、離婚或與健康相關的問題。有些人可能會因為覺得生活無法預測和缺乏掌控感而感到困惑和無助,他們可能會覺得生活不太有意義,因為自己的應對模式或計劃總是失敗。

当你感到停滞不前时,学习倾听你内在小孩的声音

每逢接近年末的时候,人们会常常反思自己的生活并为来年制定计划。假如能够把过去一年总结形容为成果丰硕,相信定必令人觉得满足。对于那些能够完成计划的人来说,今年的表现实际上会为进一步制定来年计划打下一枝「强心针」。然而,由于存在很多无法预测的因素,很多人可能无法实现自己在一年前所定下的目标。有些人可能还会因此感到被困并非常迷失,甚至认为自己与他人脱节。对这些人而言,制定任何新年计划并不容易,他们可能会因此而感到无能为力、不配被爱或异常孤独。

在社交场合越控制越焦虑

随着因疫情的社交距离限制措施逐步放宽,人们倾向在十二月享受更多的社交聚会和派对,很多我的求助人都对圣诞节和新年期间收到不少聚会邀请而感到焦虑。对于我那些患有社交焦虑症的求助人而言,由于在过去三年没有参与太多的社交活动,现在很大机会因需要再次参加各式各样的社交聚会和派对而引发焦虑。部分我的求助人认为他们需要在朋友或熟人面前表现得非常机智和聪明,这是非常重要的。事实上,他们非常担心自己在社交场合中受到他人负面的评价。鑑于担心于聚会或派对上暴露自己的焦虑,他们希望学习有用的实际策略来控制它们。他们倾向相信如果朋友或熟人注意到他们的不安和焦虑就会就此作出批评或耻笑他们,甚至最终会被对方抛弃。然而,当一个人倾向在社交场合中比他人更容易感到焦虑,他或她真的能够控制自己的焦虑吗?

运用静观来管理情绪的矛盾之处

在我的临床治疗中,我不时会揉合静观的元素来帮助面对各式各样问题的求助人。我的求助人经常会说:「我已经尝试练习过数次你所教我的静观练习,但是我没有任何感觉,练习后亦没有任何效果。」当其中一位患上焦虑症的求助人说这句话时,我意识到他或她实际上认为静观是一种帮助人们消除焦虑的技巧,以及在每次进行练习后便不会再感到焦虑。事实上,研究证实练习静观对于那些有焦虑问题的人是有益的。然而,自相矛盾的是,如果一个人试图透过练习静观来舒缓焦虑的感觉,这种有意识地「消除焦虑症状的技巧」可能会产生另一种效果,那就是一个人越希望借此摆脱焦虑,他或她越有机会经历更加强烈的焦虑。

如何避免在与不成熟父母相处时作出过度反应?

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曾经对我说: 「我对一个老生常谈的说法有所怀疑,真的所有父母都爱他们的孩子并在情感上提供足够的支援吗?」这位求助人的母亲具备不少自恋型人格特质,而父亲则拥有边缘型人格的倾向。在她整个童年成长阶段,她都未曾获得父母足够的身心照顾。事实上,她从小是由祖父母照顾,大部分的时间父母都不在她的身旁,甚少受到他们的爱和关怀。对她来说,可以肯定的是,父母二人未能满足她对情感上和渴望被爱的需求。结果,她对他们感到非常不满,在成年后难以好好地与他们相处。然而,当看着父母日渐变老,她又会因为自己无法与他们好好地相处而感到内疚。这种矛盾的心理让她经历不少的痛苦和折磨,并令她不断地作出自我批评,认为自己不是一个好女儿。面对不成熟父母的局限性,这位求助人如何能够避免在受到挑衅或刺激下作出过度的反应?

为什么患上抑郁症的人无法停止反刍思考?

面对生活上不同的困难、挑战或危机时,大多数人都会进行反刍式思考,这是非常常见。例如,当面临突然被解僱、需要与一个经常挑衅别人的人会面或挚亲突然离世的时候,我们可能难以控制自己不停地反复思考相关的事情。事实上,这种思考有助我们制定策略、计划如何应对挑战和接受自己的损失,亦是让我们增强对事情的理解或寻求解决问题方案的一种方式。然而,如果我们抱有不切实际的期望或未能放弃那些无法实现的目标,便有机会因过度反刍思考而无法摆脱纠缠于问题或事件的恶性循环。

为抑郁而郁

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因工作压力辞职后感到异常沮丧,并失去动力进行所有休閒活动。他告诉我说:「即使现时我不需要工作,但是我也没有动力去锻炼身体和照顾自己,这让我感到非常无能为力。」事实上,他在上一份工作的时候承受巨大的压力,被诊断患上适应性障碍,受到严重的抑郁和焦虑情绪所影响。结果,他决定先辞掉工作稍作休息。对于辞职后的生活,他抱有很高的期望。他计划每天到健身中心锻炼身体,以及实行更健康的饮食计划来减肥。此外,他亦计划参加一些网上的商业分析遥距课程来增值自己。当过了最后工作天后,他发现自己仍然十分沮丧,更缺乏动力执行自己所订下的计划。他批评自己非常懒惰,把自己贬低到一文不值。与还未辞掉工作的时候相比,他看起来更为抑郁。

当我们试图淡化自己的想法时,我们可能陷入存在危机陷阱的循环

某天,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向我提出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就是假如我们接受自己的想法并非事实,那么生活还有意义吗?这位求助人的论点是基于他在讨论时所浮现的一个想法:「我需要活在当下,而不去担心自己的未来。」他指出这个想法不时令他感到非常困惑,并反复思考自己是否不应该为未来制定计划。他也难以把自己的想法归入「想法可能无法反映现实」的类别,因为他未能弄清楚这种想法是否正确。当人们习惯思考自己想法的真实性,通常都会陷入这种循环论证。譬如「我们的思想未必反映现实」这句话,实际上也是一种思想,那是真的吗?人们可能会对此感到大惑不解,并认为如果我们的言语不能为生活导航,生活将可能变得毫无意义。

如何以觉察和那些具备自恋型人格特质的人相处?

如果我们在社交圈子或家庭中遇到一些具备自恋型人格特质的人,或许很难避免遭受到他们操控。事实上,他们往往因对自恋的饥渴而透过吹嘘和欺凌的策略来控制他人,容易令身边的人掉进他们的陷阱中。例如,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倾向满足那位在游乐会中所认识的朋友的自恋需求,对方不论在社交媒体或是聊天群组都是一名活跃分子,不停地吹嘘自己,而她总是不假思索频繁地给予对方讚好或回应。她的回应和讚扬为对方带来了积极的鼓励,强化了对方相应的行为。我的另一位求助人则倾向逃离某个社交群组,因为她不愿意再受当中一个拥有自恋特质的朋友所欺负。每当她受到欺凌时,她都会礼貌地作出回应,并且不让对方知道自己实际上是感到不舒服和生气。有见及此,她的那位朋友认为她接受在群体中被他欺负和控制。假如我们倾向被困于他人的自恋策略,可能会持续地感到渺小和无助。此外,我们的自我形象也有机会受到影响,甚至无法与群体中的其他成员正常交往。那么,我们可以如何应对具有自恋型人格特质的人所使用的这些策略?

你是一个喜欢取悦他人的人吗?如何能够设定适当的人际界限并使双方联系更为真实?

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与她具有自恋型人格倾向的父亲有着纠缠不清的关系,她自小需要长期取悦父亲和满足他那些不切实际的标准。在童年时期,她讨好父亲的倾向与其在家庭中的生存有关,亦是一种寻求得到父亲认可和爱护的方式。然而,在她的内心深处,她知道自己实际上从未获得父亲无条件的爱,总是认为自己不够好。她自恋的父亲与她建立浅薄的情感关系,并塑造了一个需要通过获得成就来寻求外部认可的行为模式。结果,我的求助人接受了父亲这种寻求认可的模式,极力争取在事业上获取成功和更高的社会地位。此外,她亦倾向建立很多肤浅的关系,目的只是为了扩阔自己的人脉网路。事实上,她承认自己经常感到非常空虚,没有一段真正的友谊能够让她分享自己的内心世界。由于她需要透过庞大的人际网路来确保自己在工作上的成功和地位,因此她往往都会表现得非常讨人喜欢,并且在与他人联系时没有设定任何界限。实际上,她一直以来因为不知道如何向他人说「不」而感到不知所措,对所有的合作邀请和请求帮助都采取来者不拒的态度。你会像我这位求助人一样喜欢取悦他人吗?我们如何能够打破因过度取悦他人而无所适从的僵局? 首先,在与人交往时,我们需要识别自己是否拥有讨好别人的倾向。在不同的社会群体中(如朋友圈子、工作网路或家庭关系),你需要观察自己是否隐藏自己真实的一面,以及习惯牺牲自己的需要来满足他人。譬如,如果你的其中一位朋友在社交聚会中一直追问有关你私人生活的事情并没有尊重的界限,你可以多加留意自己的回应方式。也就是说,你需要考虑自己是否压抑了自己需要设立界限来保护私隐的需求,抑或过于顺从地回应朋友提出的任何要求。你还可以在作出回应后留意自己的情绪,例如告诉朋友自己因为不想让对方自己的私事时感到不安全和不舒服。 当你更加了解自己的需求和偏好时,可能会开始寻求与他人建立明确和健康的界限。当然,你需要在订立界线和满足他人需求之间寻求平衡,因为与他人断绝连系或设立过于严格的界限也是不健康的。只有认清自己的需要和意愿,你才更有机会在情况允许下更真实地与他人交往。有时候,学会说「不」对于和他人建立界限尤其重要。当你对别人说「不」或拒绝他人的要求时,亦需要保持冷静和尊重对方。例如,在社交场合上你可以拒绝回应朋友询问有关你私生活的问题,平静地回应:「我不想谈这些,我们可以换个话题吗?」   假如你是一个倾向长期讨人喜欢的人,在你尝试开始与他人设定界线时,你的朋友或家人可能会感到非常困惑,甚至会就你突然的转变和断然拒绝而迁怒于你。无可避免的是,部分人可能会因为再也无法从你那里得到期望的东西而疏远你。有时候,为了与这些人重新建立「联系」,我们可能会选择轻易地放松自己的界限。但是,当你了解到这些关系不是建基于相互关系时,便需要在设立适当的人际边界时保持坚定。你或可以透过结识更多新的朋友并在建立关系的初期时学习如何订立健康的界限,这也能够带来一定的帮助和益处。 很重要的一点是,学习与他人建立健康的界限永远不会太晚。只有设定健康的人际界线,我们才能够建立更有意义和富有成果的人际关系。

如何透过静观来更加享受旅行的体验?

随着检疫措施的放宽,相信最近有不少香港人正在计划出外旅游。也许你也听过身边的人说:「我必定会在下次旅行的时候疯狂购物,以及要吃到肚皮撑不住为止!」鑑于过往三年相对严谨的隔离政策,人们都渴望能够尽快再次出外旅行,并进行报复式的消费。对于那些马上买机票旅游的人士,他们可能深信自己需要在这趟旅程努力奋斗,才能享受旅行的乐趣。虽然他们对于旅行这个活动已经饥饿很久,但问题是他们极度努力以多买多吃的态度来获得满足感,真的能够享受旅程中的体验吗? 人们在旅行的过程中遇上各式各样的烦恼是很常见的,例如航班延误、景点暂停开放等。考虑到旅途中这些意想不到的问题,人们可能会因此而感到沮丧和失望。相反,如果一个人打算在旅行中「活在当下」,放下对任何僵化的期望,这些烦恼不太可能对他或她的情绪产生太大影响。因此,对于出外旅行的人来说,在计划行程和旅行期间以一个初学者的心态来看待所有事物是非常重要。如果我们在计划旅行时目的是享受每一刻,而不是希望旅行要事事完美,将更有机会视旅程中的任何障碍为体验的一部分。事实上,我们也许能够从看似负面的情况中找出正向的一面。譬如,如果遇上航班延误,我们便可能有更充裕的时间在机场享受按摩让身体放松,避免长途飞行导致背部受伤。在旅程中,我们亦可以以一颗好奇的心来看待即将会遇到的东西并享受属于自己的时间。因此,在没有任何预先计划的情况下,安排进行慢活和自由探索的时段或许会为我们带来益处。 对于那些打算在旅行中进行报复性购买和饮食的人,他们可能会因为过度追求而无法在旅途中放松自己,例如是希望自己在短时间内前往不同地区的商店购物。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未能好好享受旅程的当下,如无法细心留意所在地区的景色,或会错过不少接触有趣的文化的机会和欣赏令人讚叹的风景。如果我们想在旅行的过程培养静观,可能需要尝试采取一种不太奋力的态度。也就是说,我们不会打算争取疯狂购物或不停地进食。对我们而言,关注自己所消费的物品和所吃的食物的质素,比起以数量来衡量可能更好。   随着社交媒体被人们广泛使用,如果很多人在旅游时只是忙于不停拍照上传到各个平台进行分享,借此获得所需要的「讚好」和认可。人们在观光景点拍照或分享餐厅美食的照片并不一定完全有问题,因为在社交平台与朋友分享旅行的时光也是其中一种与人保持联系的方式。但是,如果人们过于沉迷拍照,看到什么都要用手机拍下来的话,他们可能会错过欣赏风景或品嚐美食的目的。因此,人们如果放弃单纯为了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而拍照的意图,将更为有益。事实上,他们可以在旅行进行摄影时培养静观。例如,当他们在山上欣赏日落时可以尝试放慢脚步,以开放的态度来观看日落和周围的环境,不受那些有机会影响我们体验它们的意图或想法所影响。有了这种初学者的心态和不追求的态度,我们就更有机会拍出真实反映风景的照片,以及表达自己的心情和个人经历。 经过漫长的等待,我们渴望充分利用旅行的时间是毫无争议的。矛盾的是,当我们越努力寻求令自己对旅程的满意度最大化,就越不可能享受旅行的每一刻。在未来的数个月,就让我们一起透过静观来更加享受旅行。

自动化思考和有意识地刻意思考之间的区别

在我与两位求助人进行某次婚姻辅导中,丈夫抱怨妻子指责他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从不愿意做那些琐碎的家务。有一天,妻子走进洗手间后发现卫生纸用完了,她知道丈夫刚刚上过洗手间,于是便怒气冲冲地责骂他:「你真的太自私了!你是故意地把那个空的卫生纸筒留着,让我来处理这个乏味的任务。」丈夫对妻子的指责感到非常伤心,并回应说:「我并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时间忘记更换。」丈夫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妻子却坚持认为丈夫的行为非常自私。

如何应对中年危机?

现今医学昌明,人类的寿命得以延长。随着人类的平均寿命增加,中年被重新定义,介乎于40 至 65 岁的人会被界定成中年人。处于这个人生阶段的人,他们的子女可能已经长大成人,自己亦有机会成为祖父母。这些人或者开始意识到生命的有限性,并思考自己馀生该做些什么事情。对于一众中年的上班族,他们亦开始想着如何通过教学和传承为他人带来改变。这个年龄层的人的人际关系也许会被重新考虑,因为他们可能会开始感到无聊,或认为自己所拥有的关系逐渐变得陈旧。中年人士如何应对中年危机及其相关的问题?

为什么有些人犯错时会认定自己是失败者,另一些人却不以为然?

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倾向认为自己在工作或人际关系中犯错时,就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者。在某次的面谈中,他对我说:「我不应该让我的同事知道自己因为团队士气低落而失去工作的动力。我这样做真的太傻了!我真是一个失败者!」当他告诉我团队内部正在发生的事情,以及其他同事在他背后说他不是的想法时,他似乎完全相信自己这些念头。事实上,他并没有意识到实际的情况有机会与他的感知不相同。换句话说,他相信自己有能力完全得知事情发展的真相和他的同事在他背后说三道四的内容。

创造力可能是应对丧亲之痛的方法之一

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因丈夫突然离世而经历丧亲之痛,面对突如其来的损失,她感到不知所措,并似乎会在哀伤阶段中郁闷一段很长的时间。事实上,她的爸爸在她年轻的时候因绝症而过世,让她从小失去父亲角色的榜样,影响了她一生的安全感和自我形象。结果,她嫁给一位比自己年纪大很多的男子。某程度上,她把这位男子当作成自己的父亲。在她的内心深处,她时刻感到软弱和很重的无能感。尽管我这位求助人是一名专业人士,以及拥有一份高薪厚职的工作,但是她在情感上极度依赖于她的丈夫。她每天都需要丈夫的陪伴,并倾向把自己的所有问题和情绪困扰一一告知对方。正因她对丈夫的依恋很深,对方的突然离世为她带来莫大的打击,并让她发现自己在经历痛苦时再没有可以求助和依赖的对象,感到非常惶恐不安。

「好好先生」在人际关系中被角色强制

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告诉我,他在一段三人友谊中经常被另外两位朋友孤立。事实上,这个人是一个被公认的「超级好人」,从不会拒绝他人的请求和对朋友非常体贴。随着时间的过去,这位求助人在他的职业生涯发展得越来越成功。尽管他的日程每天都被填得满满的,但他还是不会在朋友邀约时说「不」。然而,他最近开始留意到他的朋友经常联手取笑他并孤立他。有一次,他其中一位朋友取笑他没有主动相约他们聚会。听这位朋友说话的语气,他似乎责怪我的求助人没有主动发起任何聚会,亦没有表现出对其忙碌的日程表示理解。另一次,另外的那位朋友扬言会在将来邀请一位更加成功的人来参加他们的聚会,乘机讽刺我的求助人的能力。事实上,在过去的十年里,他们一直坚持以「三人行」的模式相聚。然而,这个相处模式逐渐起了变化,我的求助人的那两位朋友只会在通讯程序中即时回复对方的简讯。但是,当我的那位求助人作出回应时,往往都会被他们无视数天。

你和伴侣在一起时能带给你安全感吗?

在我的求助人当中,很多人对与伴侣的亲密关系感到不安全,经常担心自己会被对方背叛或抛弃。由于他们部分人曾经在童年时期受到虐待或忽视,因此他们可能较大机会发展出不安全的依恋风格,例如是矛盾型或回避型的依附模式。他们能否学习更加安全地依附自己的另一半?我们可以在安全型的亲密关系中找到什么典型的特质?

为什么你的某些朋友倾向回避社交场合?

在我们认识的朋友当中,不难发现一些倾向回避社交场合的人,导致这些倾向的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他们害怕被别人拒绝。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一直被朋友视为害羞和被动的,因为他甚少主动发起举行社交聚会或联谊。事实上,如果被邀请参加社交聚会,他还是会非常珍惜与朋友建立联系的机会。当我问他既然他那么喜欢和朋友聊天和交流,为什么不曾主动邀约他们一起相聚?他回答:「我经常担心朋友们不喜欢我,因为我知道自己在社交场合中常常表现得很怪异。如果我尝试主动邀请他们,恐怕他们只会拒绝我的邀约。」为什么我这位求助人一方面非常渴望与朋友建立联系,一方面又对被拒绝怀有如此强烈的恐惧?

为什么有些人在与久未联络的朋友重逢后感到惊讶?

自疫情爆发以来,很多人可能已经很久没有与部分朋友见面。最近的数个月,社交距离措施的放宽让不少人能够恢复举行各式各样的社交聚会。然而,部分我的求助人在与朋友再次相聚后,他们的朋友可能会发现对我的求助人的预期与实际再次会面的经历有所落差。他们还可能因我的求助人在这几年间的变化而感到困惑,因为眼前的人与过往的认识的他或她并不一致。譬如,当他们留意到我的求助人减少在社交平台发布帖文或照片的次数时,会认定我的求助人正在生活中遇上一些困难。事实上,他们习惯根据自己以前与他人的经历来感知那些在社交媒体中看到或没有看到的内容。但是,我的求助人没有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太多内容的其中一个原因可能只是因为他的价位观产生内在变化,或是他正忙于参与生活中其他更有意义的活动。

面对这个纷乱的世界,我们需要建立对自己所有复杂情绪的包容

面对这个纷乱的世界,我们难免感到悲伤、愤怒、恐惧和焦虑,也有机会不时经历一些复杂的情绪。这些复杂的情绪可能包括内疚、妒忌、嫉妒和孤独等。除了实际上犯下错误外,一个人还有可能因他人轻蔑的评论而感到内疚,例如被同事故意指责自己以傲慢的态度来拒绝参与某项工作。事实上,这个人只是根据公司分配工作的标准而拒绝接受任务。这个人可能在童年时期有被父母虐待的历史,让她经常很容易感到内疚。另一个例子是当一个人留意到上司称讚另一位新同事的工作表现时,他可能会觉得自己有机会失去上司的偏爱。他亦可能因此而感到妒忌,并试图作出一些行为来「收复失地」。

担忧太多其实可能是一种逃避

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往往在进行演讲前会有很多担忧,譬如他会担心自己在演讲期间脑海突然一片空白,或在演讲期间犯下不必要的错误。除此之外,他还担心观众会对他的表现作出负面的回应。尽管他已经为演讲的题目作好充分的准备,但是他仍然非常担心自己在演讲结束时的问答环节无法回答观众所提出的问题。在演讲前的数个小时,他一直反复地思考自己的担忧,亦会因为无法控制自己的思想而感到苦恼。通常,当他正式进行演讲时就不会有什么问题,而且表现得非常优秀。然而,随着时间的过去,他在每次发表演讲前的焦虑情绪变得越来越高。每一次需要为工作发表演讲之前,他都被自己的焦虑和忧虑压得喘不过气。

什么是强迫性人格障碍?

《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 (DSM-V) 指出强迫性人格障碍 (OCPD) 是最常见的人格障碍之一。事实上,我们不时会留意到自己的某些亲戚或朋友的极端完美主义、过度控制和认知僵化,而这些特征可能会导致他们在人际关系中遇到困难或影响生活质素。而根据《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五版文本修订)》(DSM-V TR) 所提到,强迫性人格障碍是一种持续的行为及思想模式,患者专注于秩序、完美主义,亦会在精神上和人际关系中不断作出控制,牺牲了灵活性、开放性和效率。这种模式在人们的成年早期开始发展,并有可能出现在不同的环境中。

与不成熟的父母关系疏离

对于那些从小成长于完整家庭,父母会为自己提供足够基本需要(如食物、住所和教育)的人来说,他们可能很难告诉别人自己实际上对亲子关系感到不满。当这些人向朋友谈及有关与父母欠缺联系及他们对自己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时,朋友总是叫他们不要抱怨。事实上,很多时候,他们的朋友可能会淡化这些人在童年时期所承受的痛苦所带来严重性,因为他们会认为父母无论如何都会爱护自己的孩子。然而,随着更深入的交谈和理解,这些人可能发现父母的其中一方或双方并不成熟,似乎无法在沟通的过程中尝试理解自己的观点,更似乎没有兴趣关注自己在生活中的需要和困难。我的其中一位成年求助人告诉我,当他向年迈的父母讲述自己小时候的社交焦虑时,他的父亲回应说:「你怎可能会有社交焦虑?你小时候看起来很正常,常常都很快乐!」事实上,这位求助人因在学校受到同学长期的欺凌,整个童年时期也受焦虑和抑郁情绪所困扰。

从电影《孩子转运站》探讨人类的复杂性和边缘型人格障碍的非黑即白思维

《孩子转运站》是一出由日本导演是枝裕和执导的韩国电影,是一部关于遗弃和贩卖婴儿的电影,而该电影的的男主角宋康昊亦荣获今届康城影展的最佳男主角的殊荣。从传统的角度来看,产后遗弃婴儿和贩卖婴儿均被视作不道德和违法的行为。在现今的社会中,人们不时在社交平台分享参与丰富家庭活动的照片和影片,呈现自己与健康的孩子的幸福家庭生活。这些人非常努力创建有关家庭生活的帖子,渴望向全世界展示自己拥有如此幸福的家庭。当我们认真地进行更深层的思考时,可能会反思到底这些贴文是否真的反映了他们真实的家庭生活和幸福气氛?

边缘型人格障碍──缺乏对自我的感知和内在稳定性

我的其中一位患有边缘型人格障碍的求助人最近感到非常困扰,原因是她的男朋友因为工作繁忙而未能一如以往地常常见面。当她的男朋友要求在下班后需要多一点「属于自己的时间」后,她的情绪被触动并变得极为波动,甚至作出割伤手臂的自残行为。事实上,她无法觉察自己的行为可能是源自对被另一半抛弃的强烈恐惧。每当她独自在家的时候,她会因为不能像以前一样经常看到男友而感到非常空虚。当一个患有边缘型人格障碍的人被任何真实或想像的抛弃所触发时,他或她会有什么的想法和行为?

为什么有些人无法忍受独处?

部分我的求助人无法忍受独处,他们时刻都需要别人的陪伴。如果他们是自己一个人住,他们需要在晚上下班后一直与家人或朋友保持联系。在周末的时候,他们不能参与任何单独活动,无论做什么事情都需要有人陪伴他们。事实上,这些求助人大多在童年发展时期与父母的关系出现不少问题。他们不是受到父母情感或身体上的虐待,就是被剥夺情感上的支持和与他人建立联系的机会。为什么童年时期的虐待或情感上的剥夺会令我那些求助人难以培养独处的能力?

电影《壮志凌云:独行侠》(Top Gun: Maverick)激励我们要学习拥抱勇气这种性格强项

很多人看过《壮志凌云:独行侠》这出电影后,都为电影角色呈现的勇敢和坚持的力量而动容。美国海军飞行员Pete Maverick Mitchell接下了一个接近不可能和极度危险的任务,就是训练新一批精英飞行员来轰炸外国未经批准的浓缩铀厂。在电影里,由于Maverick所采取的策略极具危险性,以及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官Iceman的死亡,他被免去训练员的职务。但是,他仍然勇敢地冒险,进行未经授权的飞行以测试自己的策略并取得了成功。这样,海空军司令再不情愿也重新任命他领导队员进行这次任务。最终,任务得以成功之馀,Maverick亦拯救自己最好朋友的儿子兼亲自选择执行任务的飞行员之一Rooster的生命。这出电影启发我们反思一种不太被人关注的性格强项,就是勇敢。

自恋型人格的光与暗

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因婚姻关系的问题而与丈夫一同前来寻求协助,透过对深入了解这对夫妇的关系和他们个别的情况,我发现那位丈夫是一个与他人缺乏连系、只顾自己的利益、缺乏同理心和情感疏离的人,可能拥有不少自恋型人格的特质。在这段婚姻关系中,妻子感到非常孤独,因为她的丈夫经常表现得非常自私,而且对于了解太太的内心世界完全不感兴趣。此外,他还经常看不起自己的妻子并贬低她。在日常生活中,这位丈夫为家人订下不同严格的规则,如果有人不遵守他的规定,他便会迁怒于对方。事实上,正正因为他持续只是高度地关注自我和缺乏留意身边的人的意识,令这段婚姻关系日渐恶化。这些就是自恋者的阴暗面,其高度的自我关注妨碍他们与别人建立真正和亲密的联系。结果,夫妻二人都是孤独的人。

我们所看到的和看不到的

最近,我在社交聚会遇到一对夫妇,他们分享选购新车的经历。由于他们对于购买哪种型号的车无法作出决策,于是便询问我们的意见。对于这个问题,我邀请这对夫妇分享对于自己喜欢的型号的看法。丈夫喜欢马力更大和节能效力更好的车款,而太太则喜欢外型较苗条和流线型设计的车子。他们渴望能够购入最适合自己需求的型号,似乎无法客观地感知两款车子来作出选择。为什么我们倾向只从自己的角度看待事物,甚至认为自己能够客观地全面感知整个画面?

与不成熟的父母欠缺界限,有可能令人难以培养健康的成人关系

在我的临床治疗中,很多求助人都向我报告他们的父母一点也不成熟,无法为自己提供情感支援和指导。那些求助人可能未曾想过自己的父母是不成熟,因为父母在他们童年时期为自己提供了安稳的住所、足够的食物和教育。然而,随着他们日渐成长,他们可能会发现自己的自信心非常低,以及自我形象非常差。此外,他们还会觉得自己的人际关系无法令人满意,甚至是一种负担。

我们是否透过与他人比较来寻找真正的自我?

根据政府的估计,现时大约有几十万人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或其家人受到感染而正在隔离。毋庸置疑,那些被隔离的人士在这段时期需要透过进行对身心有益的活动来好好照顾自己。这些活动可能包括运动锻鍊、冥想、艺术创作或虚拟的社交活动等。此外,有些人可能会在隔离期间反思自己目前的生活或疫情所带来的影响时,而感到非常迷茫。他们甚至会问自己:「我是谁?」、「我正在做什么?」。如果这些人能够在隔离期间维持日常的生活规律,那么进行反思对他们而言也许是一个不错的主意。

面对不确定性,我们更加需要拥抱自己的无知

近日,香港第五波疫情变得十分严峻,加剧了很多人的焦虑和恐惧。由于情况暂时仍然未受控,我们每个人在生活中都需要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不少人都害怕受到感染,又担心有可能被送到隔离营。对于那些面临失业或公司倒闭风险的人士来说,他们也感到非常忧虑。一众家长也有机会因孩子需要提前放暑假而苦恼,为子女安排日常活动而承受莫大压力。面对疫情不断的扩散,中年人士都非常担心年迈父母的健康。事实上,第五波疫情的发展仍然存在很多未知之数,面临眼前的所有不确定性,我们如何才能保持冷静地应对这些挑战?

我们依附伴侣的模式与社交大脑网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适逢今年西方情人节和元宵节于同一个星期,本星期其中一个热门话题就是亲密关系。在疫情下,不少情侣仍然会以特别的方式来庆祝这两个情人节。有些人可能会发现另一半非常热衷透过赠送礼物或鲜花来为自己制造惊喜。有些人则可能发现自己的伴侣在这两个特别的日子都很冷漠,感觉自己被对方忽视。对于那些正在考虑与暧昧对象发展成情侣的人,当中部分人可能认为对方非常热情,有些人则发现对方开始疏远和回避自己。以上的例子都指出了一个人对他人的反应都与我们社交大脑中的网路相关,到底当中的网路是如何连接起来的?

心理治疗与辅导有什么分别?

近年,鑑于人们对心理健康的认识和重视程度不断提升,寻求心理服务的人愈来愈多。当人们寻求协助时,他们可能会难以区分心理治疗和辅导服务。有些人会因此而感到困惑,不知道自己应该是寻求辅导员还是临床心理学家的帮助。事实上,辅导和心理治疗并不能以非黑即白来区分,因为两者的专业能力是有重叠的地方。有时候,心理治疗与辅导这两个术语甚至可以互通使用。

透过创造力来寻求自己的强项,并在生活中展现自己的优势

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在大学商学院毕业后发现自己在职场上表现得非常退缩和害羞,受社交焦虑问题的困扰。他对于自己在投资银行领域的工作感到极度不适应。由于他认为自己即使是从商学院毕业,但是对于金融方面的知识仍然非常有限,因此非常害怕与其他的同事交谈。透过深入的讨论,他发现自己对于商业和金融的范畴完全不感兴趣。事实上,当初选修商科也是他的父亲所建议的。在他大学毕业后,他和父亲都认为自己唯一应该走的道路就是在商界里工作和发展。

从电影《梅艳芳》反思我们的追忆与生活的无常

最近,不少人都谈论传记电影《梅艳芳》,很多看过这出电影的人都不禁回想起梅艳芳在事业上获得成功时期那个充满活力的香港。作为香港人,我们会因梅艳芳的恒毅力、多样性、勇气和乐善好施的精神而称她为「香港女儿」。虽然梅艳芳出身卑微、与父亲失联,以及经历爱情的失败,即使她「伤痕累累」仍努力为生命拼搏。看过这出电影的人除了为香港这位传奇人物感到悲痛外,也许同时追忆自己过去的人生。除了我们和梅艳芳的精神,我们还可以肯定一件事,就是我们的生命和生活上所发生的一切都是无常的。因此,我们无可避免地面对种种无常,并需要学习接受生活中所有的无常。

你是否正在处于一段缺乏界限又纠缠不清的关系中?

很多我的求助人都被困于与他们重视的人的亲密关系中,当中可能包括父母或伴侣。以一名几乎在所有的事情上都完完全全地依赖自己的丈夫的女士为例,他的丈夫要求她结婚后要成为一名家庭主妇。这位丈夫在各个方面都会控制自己的妻子,譬如是经济上、社交上,甚至在家庭聚会上。这名妻子需要先获得丈夫的同意,才能出席与朋友之间的聚会。即使是家庭聚会,丈夫也会协助妻子组织,像是安排日子或挑选餐厅等。此外,丈夫从来不会给予妻子家用或零用钱,只是会为对方支付食物和生活必需品的费用,并没有赋予她使用金钱的权力。在移民的期间,由于妻子不懂驾驶又不擅长说英语,事事只好依赖丈夫。到他们回港后,丈夫仍然保留太太的八达通卡,只有在入闸时才会给她使用。事实上,每当太太试图学习独立,都会令丈夫有惩罚她的倾向,以冷漠和沈默来回应她。这名丈夫需要了解一切有关妻子的事情,而且不能让妻子有自己的意见。

你目前所受的痛苦,也许反映了你与最深层价值观的疏离

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因长期的工作压力而感到抑或和焦虑,然而,他因为丰厚的薪金和较高的社会经济地位而不愿意辞掉工作。除此之外,他也因为上司的管理问题和公司混乱的系统而感到非常苦恼,繁重的工作和复杂的办公室政治问题让他的心理健康受到严重影响。鑑于他不愿意作出改变,对于自己被困在当前的情况感到非常痛苦。事实上,在进行心理治疗的过程中,他承认自己最深刻的价值观是以有意义的方式来帮助别人和有足够的时间与家人联系。透过反思,这位求助人意识自己实际上并不太重视物质的财富和社会地位,这就是我们在生活中的痛苦反映最深层的价值观缺乏连结的一个例子。

什么是成人专注力不足及过动症(Adult ADHD)?

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在他的公司已经工作了十五年,一直以来,他都与同事相处融洽,而且工作表现亦不过不失。然而,当他晋升到中层的管理职位后,便遇到不少与组织和管理相关的工作问题。此外,他亦难以完成上司交讬给他的任务及管理好下属。他的上司对他的表现极为不满意,最近更给予他警告。他因此而承受沉重的压力,担心自己如果再找不到提升工作表现的策略,很大机会会失去工作。到底我这位求助人实际上遇到了什么问题?经过全面的评估后,得出的结论是他患有成人专注力不足及过动症。对于自己有这个问题,他感到十分惊讶,原因是他指出自己在周末的时间都能够长时间地专注玩电子游戏。如果是这样的情况,什么是成人专注力不足及过动症?

我是谁? 我是一个患病的人吗? 我能够以自己的职业定义自己吗 ? 抑或我只是在家庭中所担当的角色?

当你在一个社交场合遇到一群陌生人时,你会如何向他们介绍自己?如果是一个与工作相关的活动,你可能会告诉这些陌生人你的职业和工作内容。如果是一个由你的朋友所举办的社交聚会,你可能会向其他人谈及一些家庭的趣事,介绍一下自己在家中扮演的角色(例如是母亲或妻子)。你也可能会向他们提及自己是从哪一所大学毕业,并发现陌生人当中有人和你毕业于同一所大学。在与他们交流的过程中,我们会告诉对方一些与自己的身分认同相关的资讯,包括我们所做的事情或在不同场合担当的角色。在某些情况下,我们有机会以自己所患的疾病(譬如是某种的精神病患)来定义自己的身份,并可能因此而感到羞耻。

人格障碍与不忠的关系

我们不时会在戏剧或电影里看到有关对伴侣不忠或出轨的情节,事实上,这些情况可能比你想像的普遍得多。根据Journal of Marital and Family Therapy的其中一篇文章所指出,超过一半的男性和女性都承认自己曾经在亲密关系中出现不忠的行为。也就是说,我们比自己想像中更容易受到不忠的影响。不同因素会影响一个人出轨的可能性,而其中一个因素可能是与人格障碍或某些人格障碍的特征有关。实际上,患有某些人格障碍的人更有可能在关系中出轨或作出对伴侣不忠的行为。

对童年缺乏父母的爱与培育的哀悼

在新上映的漫威电影《尚气》中,其中一个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尚气与父亲文武之间的关系。由于尚气在年幼时丧母,因此父亲对他的教养非常严厉和苛刻。尚志的童年毫不典型,而且对父亲的感情也十分复杂。事实上,在电影接近尾声的时候,尚志甚至为了拯救母亲的家乡,可能需要杀死自己的父亲。对于那些在童年时期没有得到父母足够培育的人来说,他们在成年后的生活遇到各种的困难是很常见的。例如,有些人可能会因为缺乏一个榜样而难以与别人保持丰盛和有意义的人际关系,无法与他人交往。实际上,孩子在童年的时期需要透过父母提供不同种类的培育方式来发展。

从脑神经科学的角度来看,心理治疗是什么?

作为一名临床心理学家,在我执业的二十年里,不少人都问过我相类似以下的问题,包括「心理治疗只是閒聊吗?」或是「心理治疗中的聊天与我和家人及朋友之间的閒聊有什么不同?」。事实上,这样的问题就好像问及「专业摄影师的拍照方式和我用iPhone 拍照的方式有什么不同?」。两者都忽视了临床心理学家和专业摄影师的专业,以及当中的科学理论和技术基础。

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的多个面向

如果你遇到患有边缘型人格障碍 (BPD) 的人,你可能会发现他们变幻莫测。他们在情绪和行为方面经常迅速地起变化,你会觉得很难理解他们的想法。这种情绪、思想和行为上的突然转换导致边缘型人格障碍的患者出现不同面向。例如,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和她的男朋友在坐公车的期间突然放声大哭。当她的男朋友问她为什么突然哭了,她回答说因为当天他没有主动请客,让她感到非常难过。她认为男朋友不够爱她之馀,亦会因为对方在工作中拥有很多女性朋友而随时离开她。在这种情况下,这位求助者以非黑即白的模式思考,突然变成孩子般的状态。她感到非常孤独,认为每个人都会虐待和抛弃她。

我是谁? 我的身份是建基于我所认同的外部现象吗?

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是一名非常成功的专业人士,但是她总是认为自己不如别人。鑑于家庭背景和曾经被父母虐待的经历,她的内心充满强烈的羞耻感。对她而言,她很难接受自己的背景和父母,倾向压抑自己的感受并把整副心思花于事业上。在她的内心深处,她感到无比抑郁和焦虑。尽管事业有成,但长期被压抑的情绪让她感到非常无助。她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已经实现了自己的目标,却仍然无法感到内心的平静。

在 2023 年,让我们更为专注于按照自己的价值观行事

在2023年的开端,我们很多人会开始制定新年计划,甚至希望实践一些长期的抱负。对某些人而言,这可能会唤起他们的情绪。他们可能会发现自己被困于当前的角色中,未能朝着自己梦想的方向前进。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曾经是位专门帮助个人客户解决疑难的专业人士,她在两年前获邀成为一间非牟利机构的负责人。自此之后,她开始将工作的重心转移至处理关系、团队管理和市场行销上,甚少帮助他人处理个人问题。她承认接受这个职位是为了满足自己对于获得成就的需要。同时,她亦觉得自己只要担任领袖的角色,就会受到很多人的尊重。然而,她逐渐地对目前的职位感到矛盾和不满意,因为她意识到自己实际上更喜欢帮助个人客户和培育他们。事实上,她发现自己根本不太享受担任主管的各个方面,例如处理办公室政治问题、制定营销策略和需要常常出席不同的社交活动等。

在实践新年计划和抱负时,你会质疑自己吗?

新年快乐! 首先祝愿大家能够在2023年有一个新的开始。在我们当中,有些人可能已经制定好新年计划并且按照它们来行事。然而,由于缺乏自信心或持续地质疑自我,部分人可能仍对追求自己的愿望犹豫不定。对很多我的求助人来说,长时间思考自己的目标但无法开始执行相关的计划是非常常见。此外,另一些求助人可能会花费大量的时间来完善自己的目标或希望作充分的准备,但他们未曾采取任何实际的行动来实现它们。他们身边的人常常认为他们浪费了很多时间来计划和准备,却从没有真正作出任何行动。 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渴望找到一份新的工作并离开她父亲的公司,她一直觉得在父亲公司的工作毫无意义,令自己在职业发展中停滞不前。鑑于公司中的办公室的政治问题,她所提出的行销策略建议一直没有被资深的管理高层所采纳。尽管拥有丰富的管理和营销知识,以及相关的专业学历,但是她还是经常被分配进行简单和低水平的工作。有见及此,她对离开父亲的公司另谋高就的决定思考了很久,她知道自己需要在事业发展中变得更为独立。可是,她一直怀疑自己的决定,并征求了不少长辈的意见,如家中的叔叔和阿姨。她所获得的意见全都是认为她最好留在父亲的公司工作,因为他们都认为她难以在外面的商业世界生存。另外,她对自己是否有能力从事新工作亦有不少带有质疑的想法。譬如,她会想:「我从来没有什么成就或耀眼的工作经验,没有人会僱用我的。」正因为不断地自我质疑,她一直无法下定决心去求职。 我们很多时候都未能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只是想法,而且更会倾向视它们等同事实。当我们的想法与自我定义相关时,我们难以控制自己完全地相信这些定义我们是谁的想法。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能会因为怀疑自己不同方面的能力而对追求自己的目标迟疑不决。事实上,上述例子中的求助人已经推迟了离开父亲的公司计划一年,并对自己的事业发展停滞不前感到非常无奈。她真的相信自己没有能力和是不足的,难以在父亲公司以外的商业世界中生存。她怎样才能摆脱这些自我质疑的想法,勇敢地探索她的环境和努力实现自己的计划? 根据创立接受与承诺疗法的Steven C. Hayes的说法,培养超然的自我意识对我们来说攸关重要。也就是说,我们需要将自己的「自我」视为观察自我和注意自我,并觉察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我们的「自我」可以被看作成天空,而我们的思想和感受就是云朵,在天空中不停移动。无论外在环境发生什么变化,这个「自我」也是不变的。例如,即使我们犯下错误,并产生「我们不够好」的想法,自我意识亦会保持不变。这样,我们观察到我们有认为自己不够好的想法。但事实上,我们能够注意到这只是一个想法,并不能定义我们。 对很多人来说,制定新年计划的过程中怀疑自我并不罕见。当我们无法以旁观者的角度或立场来注意自己的想法和自我质疑只是想法,以及觉得自己不足只是个人感觉时,往往就会阻碍自己执行计划。在2023年,就让我们学会培养超然的自我意识,避免把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当成事实,勇敢地探索自己的环境并迈出追求愿望的第一步。

你准备好反思新年的生活意义吗?

新的一年即將來到,每個人的慶祝方式也不一樣。對某些人來說,經過一年辛勤的工作,最渴望就是趁這段時間好好休息並享受與摯親相聚的時光。對另一些人來說,這可能是讓自己反思過去一年在各方面的表現及制年新年計劃的好時機。鑑於近幾年的生活存在很多不確定性和挑戰,部分人可能會面對失業、離婚或與健康相關的問題。有些人可能會因為覺得生活無法預測和缺乏掌控感而感到困惑和無助,他們可能會覺得生活不太有意義,因為自己的應對模式或計劃總是失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