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述情障碍及身心症状

在我的临床工作中,我不时遇到一些求助人在没有物理病因下患有长期痛症。透过全面的临床面谈,我发现很多这类的求助人都患有述情障碍。述情障碍是指难以识别和描述个人的情绪,及从自己的身体感觉分辨各种情绪。促成这种性格结构的发展有多种的因素,包括遗传因素、童年早期的发展环境和创伤等等。

以生命的目标来开展新的一年

对很多人来说,在一月份制定新年计划是一种传统。我们会为自己许下承诺,希望带领自己致力于来年改善生活。一般的新年计划都是开始锻鍊身体、戒掉坏习惯或是定立财务计划。我们知道自己在内心深处为什么要订立这些新年计划吗?而我们对这些计划是否拥有明确的目的?在未来一年实现这些计划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以静观觉察和全然接受的态度来拥抱2021年的不确定性

没有人会否认2020年是充满痛苦、不确定性和混乱的一年。我们每个人都期待着在2021年能有一个新的开始,希望各样事情都逐渐变好。在2020的最后一个星期,我因为早前安装了牙冠而受到严重牙痛的困扰。由于该手术是于圣诞假期前完成的,所以我在假期中无法预约牙医来进行治疗舒缓痛楚。从这个无法预计的痛苦经验中,让我明白到在生活中痛苦是无可避免的。在我进行静观练习的时候,我知道我需要接受这些痛苦,并需要给予同情。在整个圣诞假期我都在经历牙痛所带来的痛苦,尽管我有拥抱痛苦的概念,但是我仍然需要透过服用止痛药来舒缓痛楚。正正因为止痛药的功效不太稳定,在圣诞节期间我屈服于痛苦并上了一课。我让自己承受痛苦的经验呈现出来,尽我所能地拥抱它。这次承受痛苦的经历启发了我如何为充满不确定性的新一年做好准备。

「非典型」圣诞节下的心理韧性

圣诞节是我们与挚亲、家人和朋友相聚的时候,我们会借着这个机会向身边的人表达爱和关怀。也是我们感到被爱和感恩的节日。也许在2021年上半年,疫情仍然继续流行,2020年的圣诞节对于我们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典型的圣诞节。很多国家每天新增的确诊数字仍然持续高企,因此社交隔离措施十分严格。由于存在着很多不同的限制,很多人无法像往年一样庆祝圣诞节。有些人可能会因为「封城」的措施而感到被隔离或孤立,面对这些特殊的情况,我们如何保持心理韧性?

我们真的能够充分感知现实吗?

在2007年,有一位小提琴家在华盛顿的一个地铁站演奏巴赫的作品约四十五分钟。 在这四十五分钟,只有六人停下来花了一些时间欣赏表现。而另外有二十位路人没有停下来欣赏演奏,只是给了小提琴家一些金钱。当那位小提琴家演奏完毕后,并没有人为他鼓掌。其实,这位小提琴家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Joshua Bell。在当天早上大约经过的二千人当中,大概所有人都认为Joshua Bell只是一个可怜的小提琴家,需要在寒冷的早上依靠演奏赚钱维生。没有人能够看清事实——在地铁站内拉小提琴的人正正是着名音乐家。

如何在疫情大流行下激励自己继续好好锻鍊身体?

在疫情第四波的爆发下,很多人可能需要恢复更加严谨的社会隔离措施,例如在家工作或是在家学习。面对疫情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和压力,我们都会认为需要定期进行体能训练,保持身心健康。事实上,研究指出会进行恒常体能训练的人会相对地不受与压力有关的负面影响。与不运动的人相比,这些人对压力源的神经内分泌和自主神经的反应会较少。

如何提升面对第四波疫情的心理韧性?

随着过去两星期的确诊数字不断增加,毫无疑问,我们正在面对疫情的第四波爆发。不论是收紧社交距离措施、停上面授课或在家工作安排都正在影响着我们于年底庆祝圣诞的计划和制定新年目标。根据过往的经验,我们可能装备好自己应付新一轮的爆发。然而,有些人可能会因为再次需要面对如第三波疫情时具有限制的生活方式而感到沮丧,我们如何提升自己的心理韧性来应对这一波的爆发?

偏见与歧视的一种解药

在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有偏见和歧视,很多人都因自己的种族、性别、政治取向、社会阶级或宗教信仰等原因而遭受某种偏见或歧视。在心理学的角度,偏见或歧视有可能是由于一个人投射了自己无法忍受或接受的特质到他人身上。那些对别人有偏见或是歧视别人的人,会由于投射了自己的负面特质而对被歧视者作出相应的行为;而遭受偏见或歧视的人有机会因为接受了这种投射,作出具有那些负面特质的行为。例如,一个传统的中国岳父会把他的媳妇视为家中的下等人,而媳妇因为接受了这种投射,认为自己相比其他家庭成员次等,变得非常服从和事事迁就家人。

当我们被困在现时的工作,在未能作出巨大的改变时,如何提升幸福感

在社交的聚会上,经常都会听到自己的朋友诉说工作十分无聊,但却不愿意承受辞职带来的风险。疫情大流行对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无疑是增加了人们担心失去工作的原因之一。结果,即使很多人完全不享受现时的日常工作,仍然会宁愿继续留在现时的岗位,避免作出转变。任职超级市场的收银员或是客户服务中心的接线生每天的工作都十分刻板,他们有机会好好享受工作吗?当每天的工作都是在重复地执行相近的任务时(例如外科医生每天都要做手术或是音乐家在常规表演中演奏乐器),如何能够避免工作倦怠?

如果父亲或母亲拥有自恋型人格,会对子女有什么影响?

你会感到自卑和持续性地焦虑吗?你会不停认为自己被困在有毒的关系中吗?你是一名完美主义者或事事都希望超额完成?你会倾向因为信任的问题而与别人疏远吗?如果你对于以上其中一些的问题的回答有「是」的话,你可能受了一位或是两位自恋型父母的影响。具有自恋型人格的父母有什么特质?

当你的伴侣与一位极具魅力的同事喝咖啡,你会感到嫉妒吗?

当你的另一半在街上把注意力放到一位魅力四射的人时,你会感到嫉妒吗?如果你与一位极具吸引力而且又能干的同事喝咖啡,你的伴侣会嫉妒吗?你会否经常检查伴侣的电话?在日常生活或在我进行心理治疗的个案中,这些亲密关系的嫉妒是十分常见。为什么有些人会十分容易感到嫉妒,而有些人却不会呢?

为什么我不能阻止自己不停滑手机?社交媒体成瘾与神经系统的关系

最近发行的纪录片"The social dilemma"探讨了社交媒体危害使用者的现象,包括对使用者的利用、社交媒体成瘾问题、以及对其心理健康的影响和在政治上的使用。你是否有朋友无法控制自己每天过度使用社交媒体?你是否经常无法控制地开启社交媒体?你是否遇到一些朋友每天都会在社交媒体上多次发布有关自己个人生活的照片或贴文?

为什么静观近年如此受欢迎?练习静观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静观练习近年在很多国家兴起,不论是有需要人士或是大众都可能会参加一些静观课程,例如静观减压课程(MBSR)或是静观认知治疗(MBCT)。世界各地的学校也逐渐引入静观为新的科目,致力改善青少年的心理健康。除此之外,商业机构亦在企业培训的计划中加入静观的元素,透过静观改善员工的心理幸福感和改善他们的工作表现。到底静观是什么?为什么静观变得愈来愈受欢迎?

电影《天能》与童年时期创伤的反思

如果你已经看过了电影《天能》,你可能会知道有关逆熵(inverted entropy)的概念——它能够令物体反转并随时间向后移动。在电影中,主角的任务是阻止使用演算机来逆转整个世界,假若演算机的演算法被启动,相信必定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世界亦会被毁灭。事实上,如果可以有意义地使用这些演算法,我会想把它用于逆转我那些成年求助人的童年时期创伤经历。

一趟没有尽头的旅程——由私人执业十二周年到去除精神疾病污名化

2020年9月28人是我私人执业的十二周年,这标志着新一页的里程碑。我和我的助手Lap正筹备在来年实行一项新的计划,我们将会透过不同的方式为大家提供更多有用的心理学知识和见解。从我们过去一年的网志和为公众所举办的讲座,我们知道大家都欣赏我们为大家提供有趣而有用的心理学知识所作出的努力。

面对过去一年所有的动盪,我们都有属于自己的「英雄之旅」

这个城市在过去一年经历了不少动盪,相信没有人会否定这个说法。社会运动和疫情为我们的生活带来不少挑战,我们需要在不同方面适应新的生活模式,例如透过网上学习、进行视像会议和采取社交隔离措施。很多人会因为不同的政治事件、经济衰退和仍未受控的疫情而对自己的未来感到忧虑。面对这些危机和不确定性,有些人会经历巨大的压力、焦虑,甚至创伤。透过让自己面对这些压力或创伤中令人不安的经验,我们有机会了解内在的「自我」并发展个人成长。

我们能够准确地发现别人在说谎吗?

如果你每天下班后回家,妈妈都在厨房里准备晚餐,但这天傍晚下班回来的你却发现厨房里没有人,你大概会感到十分惊讶。原来妈妈生病了,并留在房间里休息。当你的弟弟比你晚一点回来时,你也许会估计他直接到厨房寻找妈妈。但是,如果你是一个缺乏「心智解读」能力的人,你有机会认为他知道妈妈是在房间里。当你估计弟弟认为妈妈和平常一样在厨房里,是因为你知道弟弟对妈妈生病一无所知。这就是「心智解读」,有关我们对别人的想法的内在理论。

面对所有损失和变化,我们需要接受生命的无常

最近我回归大自然散步时,脑海突然浮现树上的叶子将会在秋天逐渐落下的情景。秋天可能是让我们思考生命中的事物来来去去的时间,那些美丽的花儿和叶子从树上掉下来象征了生命的无常。在最近两年,因应社会问题和疫情大流行,香港人的生活经历了不少的动盪和巨大的转变。我们在生活中无可避免地面临不同的损失,例如有些人可能经历失去了摰亲。我们渐渐意识到我们的生活条件、日常活动、工作和学习,以及生命也是多么的无常。

如果我的孩子在九月复课时抗拒上学,可以怎样做?

教育局宣布将于九月二十三日起逐步恢复面授课堂,对于很多学生而言,这是一个令人十分兴奋的消息,因为他们可以再次在学校与朋友见面和享受有趣的课堂及课外活动。但对于某些学生来说,经过了一个漫长的「假期」,需要再次复课及开始新学年可能会遇到适应问题。于开学的头两星期,大多数的学生的困难会逐渐缓和,但是有些学生可能会因复课而导致高度焦虑。正因为他们受到焦虑、社交焦虑或情绪困扰,他们会抗拒上学,希望借此逃避经历这些情緖反应。如果学生拒绝长时间上学(例如超过两个星期),拒绝上学便有机会成为一个长期的问题。

作为临床心理学家,我可以治疗我的家人或朋友吗?

作为一名临床心理学家,我的家人和朋友经常因为心理健康、人际关系和其他问题(例如工作压力)向我作出谘询。在我的社交圈子中,不时有人向我作出请求,希望我为他们的伴侣或密友进行正式的心理治疗。我通常会礼貌地拒绝他们的请求,并尽力转介有类似背景的专家为他们提供心理治疗服务。为什么在提供心理治疗时保持适当的界限如此重要?而在什么例外的情况下,心理学家能够同时与某人建立多重关系?

述情障碍及身心症状

在我的临床工作中,我不时遇到一些求助人在没有物理病因下患有长期痛症。透过全面的临床面谈,我发现很多这类的求助人都患有述情障碍。述情障碍是指难以识别和描述个人的情绪,及从自己的身体感觉分辨各种情绪。促成这种性格结构的发展有多种的因素,包括遗传因素、童年早期的发展环境和创伤等等。

以生命的目标来开展新的一年

对很多人来说,在一月份制定新年计划是一种传统。我们会为自己许下承诺,希望带领自己致力于来年改善生活。一般的新年计划都是开始锻鍊身体、戒掉坏习惯或是定立财务计划。我们知道自己在内心深处为什么要订立这些新年计划吗?而我们对这些计划是否拥有明确的目的?在未来一年实现这些计划的意义又是什么呢?

以静观觉察和全然接受的态度来拥抱2021年的不确定性

没有人会否认2020年是充满痛苦、不确定性和混乱的一年。我们每个人都期待着在2021年能有一个新的开始,希望各样事情都逐渐变好。在2020的最后一个星期,我因为早前安装了牙冠而受到严重牙痛的困扰。由于该手术是于圣诞假期前完成的,所以我在假期中无法预约牙医来进行治疗舒缓痛楚。从这个无法预计的痛苦经验中,让我明白到在生活中痛苦是无可避免的。在我进行静观练习的时候,我知道我需要接受这些痛苦,并需要给予同情。在整个圣诞假期我都在经历牙痛所带来的痛苦,尽管我有拥抱痛苦的概念,但是我仍然需要透过服用止痛药来舒缓痛楚。正正因为止痛药的功效不太稳定,在圣诞节期间我屈服于痛苦并上了一课。我让自己承受痛苦的经验呈现出来,尽我所能地拥抱它。这次承受痛苦的经历启发了我如何为充满不确定性的新一年做好准备。

「非典型」圣诞节下的心理韧性

圣诞节是我们与挚亲、家人和朋友相聚的时候,我们会借着这个机会向身边的人表达爱和关怀。也是我们感到被爱和感恩的节日。也许在2021年上半年,疫情仍然继续流行,2020年的圣诞节对于我们来说无疑是一个非典型的圣诞节。很多国家每天新增的确诊数字仍然持续高企,因此社交隔离措施十分严格。由于存在着很多不同的限制,很多人无法像往年一样庆祝圣诞节。有些人可能会因为「封城」的措施而感到被隔离或孤立,面对这些特殊的情况,我们如何保持心理韧性?

我们真的能够充分感知现实吗?

在2007年,有一位小提琴家在华盛顿的一个地铁站演奏巴赫的作品约四十五分钟。 在这四十五分钟,只有六人停下来花了一些时间欣赏表现。而另外有二十位路人没有停下来欣赏演奏,只是给了小提琴家一些金钱。当那位小提琴家演奏完毕后,并没有人为他鼓掌。其实,这位小提琴家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音乐家之一Joshua Bell。在当天早上大约经过的二千人当中,大概所有人都认为Joshua Bell只是一个可怜的小提琴家,需要在寒冷的早上依靠演奏赚钱维生。没有人能够看清事实——在地铁站内拉小提琴的人正正是着名音乐家。

如何在疫情大流行下激励自己继续好好锻鍊身体?

在疫情第四波的爆发下,很多人可能需要恢复更加严谨的社会隔离措施,例如在家工作或是在家学习。面对疫情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和压力,我们都会认为需要定期进行体能训练,保持身心健康。事实上,研究指出会进行恒常体能训练的人会相对地不受与压力有关的负面影响。与不运动的人相比,这些人对压力源的神经内分泌和自主神经的反应会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