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一般心理治療的療程需要持續多長的時間?

我的其中一位求助者擁有自戀型人格性格特質及衝動控制問題,他知道自己的性格和經常發脾氣的問題會影響日常生活和家人,所以主動尋求心理治療。經過幾節的會面後,他開始對導致自己脾氣爆發的自動化認知謬誤有初步了解。由於他是一個比較急躁的人,在治療的過程中,他會不斷地問到底需要多少時間才能「完全」根治他的心理問題。事實上,這是一條求助者經常問的問題,而且他們也期待他們的問題可以快速地解決。

要解答這個問題,讓我先介紹一下「自動化」這個概念。「自動化」是指一種潛意識的過程,當中沒有一些有意識的覺察和意向。例如,學習駕駛是一個重複而有意識的行為。當一個人經過多次重複的練習,便在大部分的情況下能夠作出自動導航駕駛。

還有另外一種自動化的過程,並不需要有意識的重覆練習和初始意向。例如,我們對某些事物的判斷有機會因我們的感官經驗而改變。當向一對情侶提供熱飲時,他們對自己的感情滿意度會比被提供冷飲的情侶高。但現實中他們兩組的感情滿意度是沒有太大差別的。某一些高功能的認知過程,例如道德批判和認知的偏見,會在我們的覺察和認知以外被啟動。

事實上,依附模式、抑鬱性的認知謬誤、與焦慮有關的注意力偏誤是一些在我們意識以外的自動化。心理治療可以啟動我們的意識,但需要長時間反覆練習才會有效超越自動化過程。例如,一個人對自己的負面評價和潛意識的負面認知,可能是與他重覆的兒童創傷經歷有關。正因為這些扭曲了的認知是自動化,任何有意識的認知心力想去監察這些扭曲的想法,可能會促發自動化。當人愈想監察這些不想要的認知謬誤時,便有可能增加了被困於這些想法的風險。因此,要改變我們扭曲了的思想模式,我們需要長時間而又專注的努力,因為這個改變過程是相當困難和費時的。

對我們來說,很多時候聽到別人意識到自己對其他人的偏見,但好像控制不了自己作出負面評價,都是一些很常見的情況。這樣表示我們即使知道自己扭曲了的想法,亦很難推翻它們。對於我那位求助者的問題,我的回答是對於某些心理問題,治療是可能需要長時間的進行才能改變自動化的行為和認知謬誤。事實上,要有意識地覺察並處理自動化的過程,必需依靠重覆地練習,直到這種有意識的處理成為自動化,或至少與潛意識的認知謬誤與行為模式並存。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我們有否在新年計劃中自我沉迷?

最近,我的其中一名年輕的求助人因為沒有動力去做任何事情,沒有為自己定下2020年的目標和計劃,經過深入的了解後,我發現他在七歲前做任何事都表現良好,因此常常受到父母和親戚高度讚揚。但當他逐漸長大,生活中很多事情需要更多的練習、自律和毅力時,他便沒有足夠的毅力去下苦功。所以不再如以往般受到別人的稱讚。由於他不願意去付出努力,但同時卻傾向於對自己抱有很高的期望,於是逐漸地失去了學習和其他活動的動力。

在疫情大流行下,反思「存在孤獨」

過去兩星期,新型冠狀病毒的確診數字逐漸回落。無疑這是一個不錯的跡象,但我們需要觀察多一段時間,看看在未來二十八日內是否持續「零確診」才能知道疫情是否受控。社交隔離的措施仍在實施當中,我們仍然需要對疫情爆發的風險保持警惕。在這段期間,我們因進行社交隔離減少外出,平日甚至週末都留在家工作或學習。雖然我們在可以在透過網路得到不少的娛樂,但是在社交隔離難免會感到孤獨和被孤立。面對這種大流行,你有沒有一刻反思自己的存在?

面對眼前的動盪,香港人需要更多自我慈悲

香港精神科醫學院在一月三日公佈一項有關精神健康的調查,研究結果指出超過六成的年輕人患有中度至重度抑鬱症。儘管研究並未涵蓋抑鬱症發作的誘因,但香港精神科醫學院推測社會動盪為主要原因之一。由於很多年青人以不同的方式參加抗爭示威活動,他們的經歷有可能帶來不同程度的情緒困擾。對於那些沒有參與任何示威的人,也可能因此受到朋輩的壓力而受影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