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苦难的两枝箭

每个人都知道生活中的痛苦是无可避免的,例如疾病造成生理上的痛楚,又或是因失去而感到悲伤的心理痛苦。相信没有人会否定他们曾经在生理或是心理上遭受痛苦的经历。为什么有些人在经历那些无可避免的痛苦时显得如此平静甚至全然接受,但有些人却在面对痛苦时变得如此惶恐不安?

两支箭的比喻可以用作解释不同人对于痛苦作出反应的差异。 在这个比喻中,第一枝箭所指的是生活上无可避免的痛苦,好像是我们曾经在社交场合中被拒绝的经历,又或是老朋友忽视了自己的讯息一段长时间,没有联络。而当我们被拒绝的时候,大脑会作出与承受生理痛楚相类似的反应。比喻中的第二枝箭指的是我们应对无可避免的痛苦的反应。当我们不愿意接受痛苦,便会倾向希望减少或改变痛苦。例如,我们可能会更加努力去与那位老朋友联络,希望证明他或她没有把自己拒之门外,也有机会因此而感到焦虑和担忧。此外,我们也可能会不断反复思考这位老朋友忽视自己的所有可能性,例如想想过去有没有冒犯了对方,抑或曾经有人在他或她面前说自己的不是。事实上,第二枝箭可能会产生更多第二箭头,令我们陷入恶性循环,不愿意接受痛苦之馀,又希望消除或改变痛苦。以上的例子令我们只专注于主观地认为自己的社交能力不足,同时又因为被老朋友忽视而无能为力,感到沮丧。

当我们面对威胁时,交感神经系统会被启动。在大脑交感神经系统中的杏仁核会被刺激,而皮质醇(即压力荷尔蒙)的释放会持续增加。杏仁核加强活化令我们关注威胁带来的负面资讯,亦会有机会感到焦虑和担忧。它同时抑制前额叶皮层的正常功能,扭曲了我们对威胁和逆境的客观评价。 面对无可避免的痛苦,我们的第二枝箭头也有可能与交感神经系统有关。当交感神经系统被反复启动时,便可能对我们的身心健康产生负面的影响,增加患上各种疾病的风险,例如溃疡、肠易激综合症或心血管疾病等。我们亦更有机会患上焦虑和抑郁症,到底我们怎么才能减少第二支箭射向自己的机会呢?

在知道该怎样做之前,我们先要明白副交感神经系统是让身体能够保持休息、平静和回复到稳定基线的系统。当副交感神经系统被启动时,我们的头脑会安静下来,帮助我们客观地评估威胁和逆境。除此之外,副交感神经系统亦会使交感神经系统平静下来,有助身体恢复平衡的状态。当我们在面对无可避免的痛苦时,可以尝试有意识地觉察正在经历的一切,而不是企图抑制或改变它。定期的静观练习有助我们培养这个习惯,同时亦能够帮助我们启动副交感神经系统。这样,我们在面临威胁或逆境时,便能减少交感神经系统被启动。当自主神经系统(包括交感神经系统和副交感神经系统)变得更平衡,就能减少我们在面对无可避免痛苦时的第二枝箭所带来的负面后果。

拥抱并接受无可避免的痛苦是需要我们终生去学习的。在痛苦面前,我们都有机会被第二枝箭的射中的经历。 当我们明白有时候痛苦是难以避免,便需要接受和拥抱它。这样,我们才能减少自己的第二枝箭所带来的痛苦。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你有否试过与亲人或好友陷入对话冲突?如何解围?

某天,丈夫工作过后回到家中,向太太提议不如去看一场电影;太太却说她不想外出,只想留在家中。这刻,丈夫因为妻子拒绝一起外出而感到失望,对其发牢骚。他们开始互相指责对方不够体贴,令双方都十分生气。你对这个情境觉得似曾相识吗?每当我们在交谈中陷入分歧的时候,我们很容易会不断地说出伤害对方的说话。到底我们怎样做才能避免陷入这种对话的模式并解决所发生的冲突?

「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反思——无助与希望之间的角力

在最近几个星期,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数字急剧上升。很多人可能认识一些正在等待病毒检疫测试结果、接受强制检疫或家居隔离、甚至已被确诊感染的人士。即使没有这些经历,面对着如此多的不确定性,我们也许感到强烈的无助感。例如,我们可能会时常担心在街上或工作的地点遇到隐形带菌者。而对于那些正在接受强制检疫的人士,他们也难免感到被弧立、限制和歧视。

面对第三波疫情,我们需找回心中的锚去面对眼前的不确定性和混乱

在过去的一星期,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的数字不断上升,单日的确诊数字屡创新高,情况并未有受控的迹象。很多人亦需要再次安排在家工作,很多商业和社交活动在未来数周都被取消,而禁止晚间堂食的限制亦为人们的日常生活带来莫大的影响。我们正在面临巨大的不确定性及处于缺乏安全感的状态,城市亦蔓延着一种集体性恐慌的气氛。对我们而言,这刻最重要的是要知道如何应对这种无法预测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