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人类有哪些「基本情绪」?为何这些情绪对我们十分重要?

当我们驾驶时,如果对面行车线的司机突然切入并险些撞车,大多数人都会感到恐惧。在那短短的几秒,我们惊恐的情绪令我们作出自动反应,立刻扭动軚盘躲避以免意外发生。这种自动反应是与杏仁核活化有关,甚至在我们有意识地评估眼前的状况之前已对于威胁作出了反应。这是一个具有原始进化的的重要生存机制。恐惧是一种主要的适应性情绪,对我们的生存至关重要。

美国心理学家Paul Ekman是研究情绪的先驱,他的理论指出基本情侣共有七种,包括愤怒、厌恶、恐惧、愉快、悲伤、羞耻和惊讶。这些情绪在大脑中是与生俱来,使我们能够为生存选择作出快速的反应。如果我们没有这些迅速的信号,那么在评估应对不同情况时便需要花费太多时间。这些基本情绪为我们提供了有关我们身体或社交环境的重要讯息。例如,恐惧为我们提供了我们正在面临某种危险的关键讯息,并启动了我们逃避或战斗反应。

在七种基本情绪中,每一种情绪都有相关的行动倾向。这些主要情绪为我们提供了讯号,让我们采取有效的行动做好准备。例如,当我们感到愤怒时,我们也会感觉到自己正在受到威胁而且权利被剥削。这令我们会有一种的行为倾向,希望坚定地表达自己的权利并对抗不公平的对待。而当我们感到悲伤时,我们会感觉到自己正在经历一些损失,从而令我们抽离去治疗自己或是透过哭泣以寻求安慰。

羞耻向我们发出讯号,表示我们做了一些不当的行为或有被拒绝的机会。这令我们会采取适当的措施来纠正我们的行为或隐藏自己讯息,以免自己受到批判。当我们感到惊讶时,我们会意识到有些事实是超乎自己所认识的。我们会因此而感到好奇,希望想了解更多有关的资讯,掌握足够的知识弥补当中的差异。当我们感到厌恶时,我们知道某些东西是有毒的或令人反感的,这是一个提醒我们要避免的讯息。最后不得不提的一点是,当我们感到快乐时,我们会更有活力和动力,从事创造性和令人满意的活动。

我们的情绪和思维与大脑的不同区域有关。当我们进行思考时,与思考相关的大脑区域就会被启动。当我们体验到不同情绪时,与情绪相关的大脑区域就会被启动。当这些讯息被综合在一起时,我们的意识能够创造出意义和作出决策。事实上,研究指出在当一个人大脑的情感中心有损伤时,即使认知功能完整,亦有可能在生活中无法作出一些简单的决定。这是因为在理性思维丝毫无损下,我们的情绪或直觉比思考在不同选择之间作出决定更加重要。

我们可以如何体验自己的情绪?我们可以学习觉察自己的身体感觉。透过不同的静观练习,例如身体扫描,能够加强对不同情绪与身体感觉联系的觉察。要加强我们对情绪的自我意识,恒常地进行静观练习是很重要的。想像下一次逆线有一辆汽车迎面切线向我们冲过来,我们承受不了没有恐惧的感觉。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我们有否在新年计划中自我沉迷?

最近,我的其中一名年轻的求助人因为没有动力去做任何事情,没有为自己定下2020年的目标和计划,经过深入的了解后,我发现他在七岁前做任何事都表现良好,因此常常受到父母和亲戚高度讚扬。但当他逐渐长大,生活中很多事情需要更多的练习、自律和毅力时,他便没有足够的毅力去下苦功。所以不再如以往般受到别人的称讚。由于他不愿意去付出努力,但同时却倾向于对自己抱有很高的期望,于是逐渐地失去了学习和其他活动的动力。

在疫情大流行下,反思「存在孤独」

过去两星期,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数字逐渐回落。无疑这是一个不错的迹象,但我们需要观察多一段时间,看看在未来二十八日内是否持续「零确诊」才能知道疫情是否受控。社交隔离的措施仍在实施当中,我们仍然需要对疫情爆发的风险保持警惕。在这段期间,我们因进行社交隔离减少外出,平日甚至周末都留在家工作或学习。虽然我们在可以在透过网路得到不少的娱乐,但是在社交隔离难免会感到孤独和被孤立。面对这种大流行,你有没有一刻反思自己的存在?

面对眼前的动盪,香港人需要更多自我慈悲

香港精神科医学院在一月三日公布一项有关精神健康的调查,研究结果指出超过六成的年轻人患有中度至重度抑郁症。尽管研究并未涵盖抑郁症发作的诱因,但香港精神科医学院推测社会动盪为主要原因之一。由于很多年青人以不同的方式参加抗争示威活动,他们的经历有可能带来不同程度的情绪困扰。对于那些没有参与任何示威的人,也可能因此受到朋辈的压力而受影响。 在2019年6月之前,香港人过着正常的生活,一直认为生活就是追求快乐。自从反修例的活动的开始,很多香港人开始面对不同程度的抑郁和焦虑。由于很多人倾向相信快乐和幸福是来自外在的环境和因素,因此便尽力寻找快乐及避免痛苦。可是,面对眼前的动盪不安,很多人开始明白现在所承受的伤痛是无可避免的,但仍然很努力地希望自己能够在痛苦情绪挣扎逃出。事实上,最矛盾的是当他们愈是想逃离伤痛,却愈是感到更痛苦。 当面对着那些无可避免的伤痛情绪,他们需要改变自己与痛苦的「相处模式」,可以做的是拥抱及接纳自己的抑郁情绪和焦虑,明白有时这些情绪是无可避免的。尝试感受一下这些情绪,与它们同在,不需要浪费太多力气去与负面情绪角力。这样,他们相对地不会为自己的抑郁和焦虑而感到沮丧。 要与自己的痛苦情绪同行,他们需要培养自己对情绪的好奇心。例如进行静观练习,呼吸空间练习和身体扫描都能使人把觉察力带回当下的痛苦情绪,让他们不带批判去接受自己不同的情绪和感觉,慢慢地让它们随之而去。最后,他们有机会明白背后的含意——也许不能把痛楚永远地击退,情绪可能会再来袭,但原来自己有能力地拥抱自己的负面情绪,与它们共存。 香港人现正面对无可预测又复杂的社会情况,我们无可避免地感到不同程度的难过和焦虑。要处理这些情绪,我们要学习拥抱自己各种的情绪去培养自我慈悲的心。拥有一颗自我慈悲的心和对别人有同情心能让我们避免痛苦加剧。对于那些现正受抑郁和焦虑症困扰的人士,我建议他们尽快寻求专业人士的协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