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临床心理学家会怎样保障服务对象的私隐?服务对象所提供的资料会保密吗?

在我的临床心理服务工作中,我的求助人经常会问我他们所提供的资料是否绝对保密。根据香港临床心理学家公会的专业道德守则,临床心理学家都必需对服务对象在心理评估或治疗中提供的资料保密。为什么保密在心理治疗和心理评估中如此重要?

保密是基于道德原则,临床心理学家应该把维护服务对象的福祉放在首位。 临床心理学家应该致力促进服务对象的利益及避免作出损害他们的行为。事实上,当服务对象知道他们所提供的资料会被保密时,他们可能会更愿意披露有助于建立有效治疗关系的资料。

在进行心理评估或心理治疗的初期,临床心理学家会向服务对象谈及有关保密的问题。除非获得当事人同意,否则他或她所提供的资料将会被保密。 临床心理学家有责任告知服务对象,当有特殊的情况,例如需要保护当事人的人身安全或是应法院的要求,有关的必要资讯是有机会被披露的。

事实上,治疗的过程会存在一些灰色地带,临床心理学家需要运用一些酌情权。例如服务对象是青少年的话,便有需要在保护他们所提供的资讯的保密性和向其父母披露有关的必要讯息中作出平衡。临床心理学家有机会在治疗的初期与双方讨论有关保密性的问题,有时候临床心理学家可能会与父母制定私人协议,要求他们收回披露资讯的请求,令青少年在心理治疗的过程中感到个人私隐受到保障。而父母亦了解假若子女的生命或是安全受到威胁时是会被告知,在特殊情况下,保密原则是会被打破的。

临床心理学家是会尽最大的努力去维护服务对象所提供的资料的保密性。其中一个例子是在设计治疗室时安装良好的隔音设备,避免泄漏任何谈话内容。除此之外,亦需要在行政工作上保持警觉性,好像在电话语音留言时或者避免在接待处披露其他人士的档案和资料,防止第三者得知有关的资讯。

保密问题是临床心理学家需要注意的最重要领域之一。为了维护那些寻求心理治疗服务人士的利益,最重要是寻找一名具有被公认的专业机构注册的临床心理学家。这样才能够确保临床心理学家按照专业机构的专业守则行事,服务对象的隐私才得以受到保障。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某些暴力背后的仇恨

自六月起,示威浪潮连绵不断,香港社会渐渐地趋向两极化,暴力升级和警民冲突亦日渐频繁。社会在动盪下变得两极化,市民形成两个对立阵营,而人们倾向过度笼统地理解对方阵营的成员的行为。当对方阵营的个体成员作出某些行为时,人们很容易会概化(Overgeneralization)此等行为为对方全部成员的行为模式。结果,人们可能会灾难性地扭曲了对方整个社群的动机和态度,从而衍生对与自己立场相反的人士的愤怒和仇恨。

面对这个城市的当前环境,叙事推理和拥抱极端不确定性极为重要

北京宣布决定于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引起了社会大众的忧虑。人们预期香港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状况充满了更多的不确定性。在公怖这个决定的当天,恒生指数的大幅下跌反映了焦虑的增加。作为香港人,我们在这个城市面对着如此多的不确定性时,到底我们可以怎样在作出决策时应对这些无可避免的焦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