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与童年创伤有关潜在的逃避机制

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由于难以忍受与他人联系所带来的情绪,因此在不自觉下倾向逃避出席所有社交场合。除此之外,他还有酗酒的习惯,希望透过酒精来摆脱因工作压力所带来的焦虑。事实上,他的父亲在他童年时期经常虐待他,常常因为一些琐碎的事而责骂他,甚至对他作出体罚。在整个童年时期,他学会了建立一种应对机制,就是在尽可能的情况下,尽力逃避父亲和任何有机会被虐待的情况。另外,他还学会了逃避任何可能触发与他童年虐待相关情绪的场合,例如受到负面评价和批评的情况。其中一个例子是当他曾经被一位同事欺凌后,他会因为担心自己再次被欺凌,以及受创伤经历的记忆影响,不愿意出席任何公司团队的聚会。

某些经历童年创伤的人可能倾向避免体验与创伤记忆相关的痛苦影像、想法、情绪或感觉。他们会有不同类型的逃避行为,例如为了远离创伤记忆的触发点而不参与任何社交活动,以及透过滥用药物或暴饮暴食来逃避痛苦的情绪。有时候,即使身处于安全的环境,曾经历童年创伤的人亦有机会选择孤立自己,因为他们在童年时期可能利用这些逃避的应对策略有效地防止自己一次又一次地受到伤害。但是,如果这些人无法区分过去的创伤经历与当下不具威胁性的情况,他们也许会错失了很多正面与朋友及挚亲相处的经验。

对于有这种逃避倾向的人,他们可以先尝试探索自己的历史,看看是否经历过童年创伤。他们有机会发现在童年时期父母虐待的行为,让他们认为留在家里并不安全。所以,对于那个时候的自己,逃离困境或是自我保护是最佳的选择。透过这种觉察力,他们可以对自己目前的行为更富有同情心。经过这种探索,他们或许意识到自己不再被困在童年的不安全环境中。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这样他们便可以学习不同的策略来承认自己现在处于当下的安全状态。

静观练习有助人专注于当下,留意此时此刻是一种安全和积极的体验。譬如,如果我的那位求助人尝试在参加一些社交场合留意其他同事的面部表情。这样,他可能会注意到某些视觉上的提示,发现其他同事实际上是欢迎他参与聚会的。另外,他还可以在社交场合中观察自己的呼吸,尝试专注于对话当中,环顾四周来透过注意环境中的细节来紮根。当人一步一步暴露自己于社交场合中,便能够觉察在正常社交场合中,某些情绪反应有机会是由过往的创伤记忆而引起的,而当下的情况事实上是安全的。

童年创伤有机会为人带来长期性的影响,不少行为上的问题(例如社交退缩或成瘾问题)很有可能与童年创伤遗留下来的潜在因素有关。透过探索和更深入的了解,经历童年创伤的人可以对自己更富有同理心。事实上,通过不同的练习,他们能够学习实际的策略逐渐减少那些有问题的逃避行为。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某些暴力背后的仇恨

自六月起,示威浪潮连绵不断,香港社会渐渐地趋向两极化,暴力升级和警民冲突亦日渐频繁。社会在动盪下变得两极化,市民形成两个对立阵营,而人们倾向过度笼统地理解对方阵营的成员的行为。当对方阵营的个体成员作出某些行为时,人们很容易会概化(Overgeneralization)此等行为为对方全部成员的行为模式。结果,人们可能会灾难性地扭曲了对方整个社群的动机和态度,从而衍生对与自己立场相反的人士的愤怒和仇恨。

面对这个城市的当前环境,叙事推理和拥抱极端不确定性极为重要

北京宣布决定于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引起了社会大众的忧虑。人们预期香港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状况充满了更多的不确定性。在公怖这个决定的当天,恒生指数的大幅下跌反映了焦虑的增加。作为香港人,我们在这个城市面对着如此多的不确定性时,到底我们可以怎样在作出决策时应对这些无可避免的焦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