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与不成熟的父母关系疏离

对于那些从小成长于完整家庭,父母会为自己提供足够基本需要(如食物、住所和教育)的人来说,他们可能很难告诉别人自己实际上对亲子关系感到不满。当这些人向朋友谈及有关与父母欠缺联系及他们对自己所带来的负面影响时,朋友总是叫他们不要抱怨。事实上,很多时候,他们的朋友可能会淡化这些人在童年时期所承受的痛苦所带来严重性,因为他们会认为父母无论如何都会爱护自己的孩子。然而,随着更深入的交谈和理解,这些人可能发现父母的其中一方或双方并不成熟,似乎无法在沟通的过程中尝试理解自己的观点,更似乎没有兴趣关注自己在生活中的需要和困难。我的其中一位成年求助人告诉我,当他向年迈的父母讲述自己小时候的社交焦虑时,他的父亲回应说:「你怎可能会有社交焦虑?你小时候看起来很正常,常常都很快乐!」事实上,这位求助人因在学校受到同学长期的欺凌,整个童年时期也受焦虑和抑郁情绪所困扰。

对于不成熟的父母,他们可能无法应对生活复杂的情况,并倾向着重子女有否担当好作为「孩子」的角色,强调遵守规则。事实上,这些父母可能认为自己作为父母拥有绝对的权利。他们会认为担当父母的角色能够保证自己有权对孩子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譬如,一位母亲对女儿说:「我想打你便打你,甚至杀掉你也可以,因为我是你的母亲。」这些父母的态度是,为人父母意味着自己能够免于体谅和尊重孩子的界线。

此外,不成熟的父母亦希望子女能够乖乖顺从作为孩子的角色,这种对角色上的强迫倾向实际上驱使他们不断地强迫孩子以某种方式行事。如果孩子拒绝遵守,父母便会威胁和拒绝他们,也有机会把孩子和与其他家庭成员分隔开来,为孩子带来莫大的内疚和羞耻感。不成熟父母的这些行为和回应可能向子女传达一个信息,就是他们是坏人或坏孩子,没有按照孩子的角色行事。例如,一个具备自恋型人格特征的父亲会不断期望他的儿子顺从和守规。当他的儿子为他购买一个住宅单位让他享受退休生活时,他表现出蔑视的态度,不断批评单位的缺陷,这是因为儿子给他买房子的行为与他对儿子需要顺从的期望存在矛盾。事实上,这位父亲认为父亲的角色就是唯一能为家庭付出的人,无论儿子年纪有多大,只有他能够买东西给儿子。

父母不成熟的成年子女所面对的困难和痛苦,源自父母无法自我反省。他们没有能力分析自己的想法、感受和行为。他们只是简单地活在当下,忘记过去自己的所作所为。例如,一位不成熟的父母会忘记自己曾经频繁地辱骂孩子和把情绪发洩到孩子身上,并期望孩子在事后表现得像没事发生一样与他融洽地相处。另一个例子是,一位妈妈忘记自己答应为女儿换掉那双破旧的鞋子。当女儿在一星期后问及何时能有新鞋子时,她竟然反问女儿自己有作出这个承诺吗。通常,成年子女向不成熟的父母谈及他们过去所做的事情所带来的伤害时,这些父母往往会反过来指示孩子沉溺过去,甚至质疑为什么成年子女不能原谅他们或忘记曾发生过的事情。这些不成熟的父母未能明白要从创伤或虐待中疗癒是需要时间的。

毋庸置疑,不成熟的父母在自己的童年时期也有机会经历过童年创伤。作为一个成年的孩子,我们需要向他们表达同理心,并尽可能地理解他们的所作所为。事实上,作出报复或与这些父母断绝来往对他们并没有好处。的确,当人们尝试照顾不成熟的父母前,自己有必要学习如何能够更深入地了解自己的需要和创伤。这样,他们才能在先照顾自己下再照顾父母。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为什么静观近年如此受欢迎?练习静观对我们有什么好处?

静观练习近年在很多国家兴起,不论是有需要人士或是大众都可能会参加一些静观课程,例如静观减压课程(MBSR)或是静观认知治疗(MBCT)。世界各地的学校也逐渐引入静观为新的科目,致力改善青少年的心理健康。除此之外,商业机构亦在企业培训的计划中加入静观的元素,透过静观改善员工的心理幸福感和改善他们的工作表现。到底静观是什么?为什么静观变得愈来愈受欢迎?

当孩子拒绝回校上实体课时该怎么办?

由于第四波疫情暂时放缓而且受到一定程度的控制,在农历新年假期后,学生将有机会恢复回校上实体课。对于某部分的学生而言,能够复课无疑是令人兴奋的消息。然而,因为种种的原因,有一些学生可能不愿意回到学校。相信在复课后,将会发生一些孩子拒绝上学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