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患有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人士的大腦會發生什麼? (二)

我於上星期的網誌中講及當一個人未能消除其交感神經系統的反應(戰鬥或逃跑反應),便可能會出現創傷後壓力症的癥狀,重覆經歷恐懼。在這種情況下,那人未能阻止大腦的神經系統不斷地提醒他有威脅的警報。到底有什麼可能的原因導致大腦的警報系統過度敏感,並不斷發出虛假警報呢?

要解釋這一點,就讓我先介紹三個特定的大腦區,就是杏仁核、海馬體和前額葉皮層。杏仁核是邊緣系統的其中一部分,負責管理我們的情緒反應。當我們受到威脅或感到危險時,杏仁核會作出迅速的反應,啟動了戰鬥或逃跑反應。而海馬體就是記憶的中樞,記錄事件的時間順序,並通知理性的大腦。前額葉皮層就是理性的大腦,幫助我們理解事件後作出最合適的選擇。

當一個人發展創傷後壓力症的癥狀時,在這三個大腦區域中的連繫會受影響甚至中斷。正如我在上一篇網誌提到,當一個人未能消除其交感神經系統的反應,即使他知道當下沒有威脅或危機,但仍然會持續釋放與壓力有關的荷爾蒙,背後的原因是杏仁核不斷地發出虛假警報。

如果在這個時候,海馬體能夠介入並通知和前額葉皮層創傷事件已經完結了,那麼理性的大腦可以抑制杏仁核的反應並使身體恢復平衡。而到底什麼原因導致海馬體衰竭?當一個人的壓力水平很高時,所釋放的壓力激素會使海馬體失去功能。結果,事件的時間順序未得到被準確地記錄,因此理性的大腦永遠不會收到創傷已經結束的訊息。正因杏仁核不受前額葉皮層的抑制,導致激素持續釋放,通知作出戰鬥或逃跑反應。

事實上,創傷後壓力症的病徵是有關大腦內的機制的瓦解而非患者的個人弱點。基於這樣,我們可以更為同情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患者。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在衝突中,如何讓對方放下防衛、安全對話?

為了準備明天與來自國外的行政總裁舉行會議,廣告公司的創意團隊不眠不休地通宵工作,最終趕得上完成項目計劃書。可惜,團隊的負責人卻宣佈取消了是次的簡報會議,因為他需要與行政總裁處理一些與另一位重要客人有關的緊急事務。創意團隊的隊員感到十分憤怒,他們認為團隊的負責人與行政總裁單獨會面,是想獨攬一切的功勞。最後,創意團隊的負責人與其他成員為此而大吵一場,氣氛十分緊張,雙方都十分激動,未能有建設性地溝通。假如你是團隊的負責人,你會怎樣做?

面對當前疫情,根據神經學和實踐的理論,我們如何成為一個現實樂觀主義者?

相信沒有人會否定新型冠狀病毒的疫情已為全球造成了沉重的損失,而人們的日常生活亦受到嚴重影響。由於面對著很多的不確定性,很多人都正在經歷焦慮、恐懼和抑鬱等負面情緒。著名波斯詩人Rumi曾經說過「有傷口的地方就是光進入生命的地方」。事實上,有些人在面對眼前的大爆發仍然抱有一絲的希望。例如,由於要進行社交隔離,人們能夠花更多時間與家人相聚。除此之外,「封關」令到很多國家的空氣污染問題暫時得以紓緩。很多人認為在疫情過後,世界將會變得不同。我們應該對未來感到樂觀嗎?

電影「劫後重生」如何告訴我們在面對第三波疫情時需要保持韌性?

當我想到香港人在面對第三波疫情時,腦海中不禁浮現出電影「劫後重生」(Cast Away)。這套電影於二零零零年上映的,講述一個人在飛機失事後拼命地在一個無人島上生存了四年。在電影中,Chuck Noland (Tom Hanks飾)的未婚妻期待他會在除夕回來,但可惜最後這個想法落空了。在第三波的疫情爆發前,我們對疫情好轉或穩定下來的期望被破壞了。這種不能預測並轉壞了的情況可能會打擊了我們,令我們感到十分無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