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反思——無助與希望之間的角力

在最近幾個星期 ,新型冠狀病毒的確診數字急劇上升。很多人可能認識一些正在等待病毒檢疫測試結果、接受強制檢疫或家居隔離、甚至已被確診感染的人士。即使沒有這些經歷,面對著如此多的不確定性,我們也許感到強烈的無助感。例如,我們可能會時常擔心在街上或工作的地點遇到隱形帶菌者。而對於那些正在接受強制檢疫的人士,他們也難免感到被弧立、限制和歧視。

人類面對著這次的疫症大流行,令我不禁想起一套電影——「少年Pi的奇幻漂流」。這是一套關於一名印度男孩 Pi 如何在沉船中倖存下來並與老虎依靠救生艇漂流的電影。Pi 在意外中失去了家人,同時面對著在太平洋中漂流的不確定性感到無助。這個故事表面上是關於 Pi 與老虎搏鬥的故事,講述他不斷在餵食老虎和避免被老虎吞食之間的掙扎,背後的隱喻是他努力地在無助中憑自己堅毅勇敢奮鬥。

在旅途開始時,救生艇還有其他的動物,包括班鬣狗、斑馬和猩猩等。班鬣狗殺死了斑馬和猩猩,而後來老虎亦殺死了班鬣狗。一些評論家認為這些動物就如組成自我的不同部分。老虎代表了原始的自我、斑馬是脆弱的小孩、猩猩是健康的成人,而班鬣狗是陰影(所指的是我們的意識無法辨認的未知自我,例如自己的黑暗面),而這些部分就組成了我們。

毫無疑問,當前的疫症大流行為我們的生活帶來了許多麻煩、造成了不少損失,生活上面臨很多的不確定性。Pi 在電影中亦面對住損失、麻煩的事情和強烈的無助感。事實上,他沒有因此放棄,並嘗試盡力以希望面對自己的逆境。他所乘坐的木筏代表了他的信念和希望,最後把他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

面對眼前爆發的疫情,與其被我們原始自我征服(老虎),我們可以嘗試盡最大的努力勇敢地抱著希望去處理眼前的各種問題。老虎可以是代表我們的恐懼、焦慮、無助或憤怒。我們需要擁抱這些在原始自我中無可避免的情緒,但同時我們也可以尋找解決已知問題的方法,並在面對未知的情況下培養信念和希望。

我們需要記住,我們自身是由不同的部分組成的。面對著眼前充滿壓力的情況,我們需要意識到自己的陰暗面。只有當我們能夠看到自己的整體是由不同部分組成(包括脆弱的小孩、健康的成人、陰影和原始的自我),才會有能力面對眼前的挑戰。就讓我們讓我們以勇氣,信念和希望面對當前所有壓力和不確定性吧!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你有受負面思想困擾嗎?

「我真的很沒用,我沒有走上前線,眼白白看著別人在示威……」 「我也許只是一個偽君子,在這如此緊急的時勢,我竟然與家人同遊東京」 「經濟應該會逐漸衰退,我有可能會飯碗不保,我該怎麼辦?」

反思面對疫情爆發下的極簡主義

在過去的很多年裡,我習慣每天都會化上淡妝。對我而言,化妝就如穿衣服一樣。但自從疫情爆發以來,由於大部分時間都需要戴上口罩,我的妝容亦變得愈來愈淡。在最近一個月,我每天都沒有化妝 ,對我來說這也算是一種解放,原來不化妝會令我感覺很舒服。正因如此,我反思了極簡主義的概念。極簡主義的生活方式是指崇尚簡約、拋棄過多的東西,著重經驗而非物質財富的生活。

面對新的國家安全法,我們需要紮根、安定心神

為香港度身訂造的「港區國安法」於六月三十日生效,該法的條文亦於同日公佈。很多香港人擔心這樣會為香港的管治和司法制度帶來重大的影響。面對著整個城市中存在的極端不確定性,人們難免感到焦慮和無助,他們都對生活失去了動力和希望。很多人知道自己需要因此而改變自己的計劃,但隨著鎮定和平靜消失,令他們倍感迷茫。面對這個城市突如其來的變化,到底我們可以怎樣讓自己的鎮靜重現,以便更加清晰地了解目前的狀況並制定更合理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