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边缘性人格障碍的身份认同问题和不稳定的人际关系

边缘性人格障碍(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患者的两个核心特征是身份认同障碍和经常处于不稳定的人际关系,他们拥有持续不稳定的自我形象或自我意识。在心理学上,「自我」或身份是个人在自我反省过程中对于自己的概念。事实上,根据美国哲学家、历史学家和心理学家William James的说法,「自我」可以分为四个层次,包括物质自我、精神自我、纯粹自我和社会自我。物质自我是指我们的身体存在于世界上;精神自我是一个人对自己的内在和主观感觉,也就是心理层面上的自我;纯粹自我是个人在不同时间和背景下对自我的感觉有连贯性;社会自我就是在与其他人的关系中获得自我形象的认可。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的人对于整合以上不同层次的自我会遇到不少困难,因此未能建立一个稳定和整合的自我。他们无法建立连贯的自我叙事,难以回答「我是谁?」或「我需要什么?」之类的问题。

无法整合自我的不同方面会令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的人产生不稳定的自我意识。结果,对于自我的洞察和感觉会变得波动和以二分法来界定。也就是说,这些人很容易将自己视为「所有都是好的」或「所有都是坏的」。除此之外,边缘性人格障碍的患者未能以完整性去看待他人的形象,难以整合他人的「好」与「坏」。因此,他们也会以二分法把别人界定为「全部都是好」或「全部都是坏」,从而加剧了人际关系的动盪。实际上,那些倾向发展边缘性人格障碍的人大多都在成长的阶段缺乏主要照顾者适当的认可,无法在主要照顾者身上获得对自我形象的反馈。主要照顾者的不足损害了他们发展稳定而连贯的自我意识,而这种自我意识是可以与他人区分。缺乏连贯的身份认同令边缘性人格障碍的患者行为变得不稳定和无法预测,令他人作出相对不稳定和无法预测的反应。这样,其他人未能在人际关系上提供一个稳定的反馈,有机会令那些患者的身份认同更加不稳定,变成了破坏其身份认同和人际交往不稳定的恶性循环。

一个人要在生命中健康发展,需要发展一种独特的自我认同感,以及建立人际关系网路,边缘性人格障碍的患者在以上两个方面都有机会面临不少重大的问题。他们不稳定的自我意识令自己无法融合自我的不同方面,而不稳定的自我又导致无法预测的行为和波动的情绪。他们有机会不知道自己从人际关系中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并且难以对他人说「不」,无法与他人保持健康的界线。由于波动的自我意识和无法预测的行为,他们很多时候都未能获得他人的一致认可。结果,在保持自己的个人化时,损害了他们的社交能力和影响了人际关系。

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的患者不稳定的情绪和行为背后可能有不同的原因。要了解他们,我们可以从不稳定的自我意识和在人际关系中所面对的困难了解更多。我们亦可以透过培养更高的包容度和以富有同情心的方式与他们相处。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某些暴力背后的仇恨

自六月起,示威浪潮连绵不断,香港社会渐渐地趋向两极化,暴力升级和警民冲突亦日渐频繁。社会在动盪下变得两极化,市民形成两个对立阵营,而人们倾向过度笼统地理解对方阵营的成员的行为。当对方阵营的个体成员作出某些行为时,人们很容易会概化(Overgeneralization)此等行为为对方全部成员的行为模式。结果,人们可能会灾难性地扭曲了对方整个社群的动机和态度,从而衍生对与自己立场相反的人士的愤怒和仇恨。

面对这个城市的当前环境,叙事推理和拥抱极端不确定性极为重要

北京宣布决定于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引起了社会大众的忧虑。人们预期香港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状况充满了更多的不确定性。在公怖这个决定的当天,恒生指数的大幅下跌反映了焦虑的增加。作为香港人,我们在这个城市面对着如此多的不确定性时,到底我们可以怎样在作出决策时应对这些无可避免的焦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