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社交圈子中的冷漠可能与发展时期创伤有关

我很多求助人也有着不同程度的社交焦虑。有些是很成功的专业人士或商人,他们具有足够的社交技巧及能够与其他人相处融洽。有些则是倾向回避与他人接触,甚至完全断绝社交联系。表面上,有社交焦虑的人会倾向在某些社交圈子中疏离自己,亦非常害怕别人对自己作出负面评价。他们倾向认为别人对他们的社交表现寄予很高的期望。他们在社交聚会后常常感到非常疲倦,及后亦需要一段长时间休养。

我与这些求助人进行心理治疗时,很多时发现他们在早年发展时期曾遭受创伤。这些早期的发展创伤可能包括父母双方或其中一方对求助人身体和情感上的虐待、忽略、或是与患有精神病患的父母之间的依附问题。对于某些于儿童时期曾受到创伤的成人,他们的神经系统会持续处于过度激发的状态。这种持续高水平的唤醒使他们持续感到受威胁,令他们感觉到自己处于危险当中,触发了他们的警惕性和长期焦虑反应。

在大部份经历早年发展时期创伤的成年求助人当中,他们都难以调节自己的情绪。其中一个比较常见的原因是,在婴儿期时他们的母亲未能回应他们的情感需求。结果,母亲与婴儿未能建立一段以安全为基础的依附关系。只有透过母亲和婴儿之间的紧密而充满关爱的联系,婴儿才能学习调节自己的内在唤醒。一个人有了调节情绪的能力,才能发展社交参与的能力。相反,如果没有调节情绪的能力,曾受早年发展时期创伤的成人会因为在社交场合中感到威胁而不知所措。这样就解释了为什么他们倾向避免参与社交聚会和断绝他们的社交网路。

除此之外,很多经历早年发展时期创伤的求助人亦具有高水平的羞耻感。事实上,他们还可能对自己拥有强烈的憎恨感觉。当一个小孩遭受到父母双方或其中一方的虐待,他便会持续地陷入两难的局面,对父母又爱又恨。由于小孩完全依赖了父母的关爱和支持,他们对自己对父母产生的愤怒感到恐惧。为了保护自己与父母之间的依附关系,孩子把对父母的仇恨和怒气分裂出来。这种生存机制令小孩认为自己是没有价值的,应该受到虐待或疏忽照料。结果,经历早年发展时期创伤的成年人都可能有长期羞愧感。

我们经常听到人们说,如果不了解他人的生活经历,就不应过早地对他人作出判断。对我们来说,判断我们的某些朋友或同事太过冷漠或疏离是十分容易。但当下一次我们看到某人与一群人疏远的时候,也许我们可以接受他们选择独自一人的自由,并表示同情及理解。就让我们拥抱个人之间的差异,接纳与我们不同的人。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2020年,香港人很需要爱

对香港而言,2019年是动盪的一年。在过去的六个月,香港人经历了不少的变化,每个人也受到影响。在这一年快将完结的时候,你有没有打算对过去一年作出回顾或是评估实现年度计划的进度?除此之外,我们也许开始为自己订立2020年的新目标。但是,眼前的种种不确定性可能令我们无法为来年制定一些具体计划。最近和我的好友的交谈中,我们都认同在新的一年最重要的目标可能是在当前无法预测的环境下去爱自己和身边的人多一点。爱多一点⋯⋯真是一个伟大但抽象的目标!

面对当前疫情,根据神经学和实践的理论,我们如何成为一个现实乐观主义者?

相信没有人会否定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已为全球造成了沉重的损失,而人们的日常生活亦受到严重影响。由于面对着很多的不确定性,很多人都正在经历焦虑、恐惧和抑郁等负面情绪。着名波斯诗人Rumi曾经说过「有伤口的地方就是光进入生命的地方」。事实上,有些人在面对眼前的大爆发仍然抱有一丝的希望。例如,由于要进行社交隔离,人们能够花更多时间与家人相聚。除此之外,「封关」令到很多国家的空气污染问题暂时得以纾缓。很多人认为在疫情过后,世界将会变得不同。我们应该对未来感到乐观吗?

电影「劫后重生」如何告诉我们在面对第三波疫情时需要保持韧性?

当我想到香港人在面对第三波疫情时,脑海中不禁浮现出电影「劫后重生」(Cast Away)。这套电影于二零零零年上映的,讲述一个人在飞机失事后拼命地在一个无人岛上生存了四年。在电影中,Chuck Noland (Tom Hanks饰)的未婚妻期待他会在除夕回来,但可惜最后这个想法落空了。在第三波的疫情爆发前,我们对疫情好转或稳定下来的期望被破坏了。这种不能预测并转坏了的情况可能会打击了我们,令我们感到十分无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