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电影《天能》与童年时期创伤的反思

如果你已经看过了电影《天能》,你可能会知道有关逆熵(inverted entropy)的概念——它能够令物体反转并随时间向后移动。在电影中,主角的任务是阻止使用演算机来逆转整个世界,假若演算机的演算法被启动,相信必定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世界亦会被毁灭。事实上,如果可以有意义地使用这些演算法,我会想把它用于逆转我那些成年求助人的童年时期创伤经历。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研究指出,美国有超过60%的成年人曾经在儿童时期至少经历过一次童年不良经历(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童年不良经历包括身体上、情感上或性虐待、对身体照顾和情感的忽视、在家中目睹暴力的划面、严重的精神疾病或滥用药物。除此之外,研究也指出接近25%的成年人(很有可能被低估了)曾经历了三个或更多的童年不良经历。

童年不良经历带来的后果会因人而异,有些成年人可能会有轻度的焦虑和困扰,但亦能过着正常的生活;有些成年人则可能受复杂性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症状困扰,严重影响日常生活。患有复杂性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典型症状包括经历情绪重现、长期感到羞辱、自我遗弃、内在批判和社交焦虑。情绪重现所指的是儿童时期受创伤的强烈情绪突然回归。例如,我的其中一个求助人在与一群人或熟悉的朋友参与正常的社交聚会时,会突然感到恐惧和不知所措。

即使电影《天能》中的演算机是纯属虚构,但从童年不良经历中逆转走出来是有可能的。心理治疗能够帮助那些曾经因童年不良经历而受创伤的人,例如减少内在批判、为失去一个「不错」的童年而哀伤、处理被压抑的情绪,以及静观为基础的治疗等等。除此之外,如果那个成年人有幸与关心他的伴侣发展良好的亲密的关系,那就能够充当《天能》中的演算法,逆转被父母虐待的伤害。正如电影其中一个角色说:「你必须开始以一个新的角度去看待这个世界。」透过新的滋养和充满爱的关系,人们可以开始以新的视角看待人际关系,从童年不良经历中造成的伤害中康复过来。

在我的临床经验中,那些拥有高功能的成年求助人大多都会否定自己复杂性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症状。这是因为他们认为别人并不相信自己已经在事业上取得成功或家庭生活美满的同时,仍然会遭受内在的痛苦。他们可能会感到绝望,认为没有人了解自己(甚至那些精神健康专业人士也不能理解他们),倾向不向他人谈及自己儿时的创伤经历,所以更不用说逆转童年不良经历所受的伤害。我想说的是,对于那些因童年不良经历而遭受内在痛苦的人来说,有一种不算最完美和最完整的「演算机」是可以使用的。 电影中的其中一句说话让我感动——「发生过的事情,已经发生。」这意味着我们绝对不能删除童年不良经历,但是我们有可能以新的方式看待它,并从当中的伤害康复过来。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人类有哪些「基本情绪」?为何这些情绪对我们十分重要?

当我们驾驶时,如果对面行车线的司机突然切入并险些撞车,大多数人都会感到恐惧。在那短短的几秒,我们惊恐的情绪令我们作出自动反应,立刻扭动軚盘躲避以免意外发生。这种自动反应是与杏仁核活化有关,甚至在我们有意识地评估眼前的状况之前已对于威胁作出了反应。这是一个具有原始进化的的重要生存机制。恐惧是一种主要的适应性情绪,对我们的生存至关重要。

拥抱寻找生活的意义和追求真实性的阴暗面

我的其中一名求助人任职于一间跨国公司的高级管理层,收入不俗而且拥有很高社会地位,但是他却因认为自己被当前的工作困住了而感到沮丧和焦虑。除此之外,他还发现自己在升职的这一年后对工作完全提不起劲。由于现时任职更高的职位,便需要面对愈来愈多的办公室政治。他亦需要带领团队负责一些他不感兴趣的重要项目,令他需要承受更大的压力。他认为自己被困住了的原因是他作为家庭的经济支柱,家人都是依靠他的收入来生活,只好硬着头皮继续留下来。事实上,当他面对这个情况的时候,他不停地问自己生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Simone Biles的退赛告诉我们「有问题也没关系」

美国体操运动员、四枚奥运金牌得主Simone Biles 在 7 月 27 日宣布退出东京奥运会体操团体赛决赛项目。她解释退出比赛的决定是希望关注自己的心理健康,不再只顾满足他人对自己的期望。她承认自己原先想假装没有受压力的影响,让自己继续比赛。然而,在面临如此巨大的压力下,她最后决定把自己的健康和幸福放在首位。事实上,Simone Biles对于自己的心理健康问题抱持开放的态度,并没有选择逃避。在Simone Biles的童年时期,因为母亲有吸毒和酗酒的习惯,以及多次被监禁,令她在经历不少创伤。由于体操训练会使她的身形变得臃肿,因此她在学校受到不少同学的欺负和嘲笑。此外,她也是一名专注力失调多动症(ADHD)的患者,需要透过服用药物来处理相关的问题。对于她退出比赛,你会如何评价她的决定?到底在奥运会上赢得金牌比保持心理健康更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