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电影《天能》与童年时期创伤的反思

如果你已经看过了电影《天能》,你可能会知道有关逆熵(inverted entropy)的概念——它能够令物体反转并随时间向后移动。在电影中,主角的任务是阻止使用演算机来逆转整个世界,假若演算机的演算法被启动,相信必定会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世界亦会被毁灭。事实上,如果可以有意义地使用这些演算法,我会想把它用于逆转我那些成年求助人的童年时期创伤经历。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研究指出,美国有超过60%的成年人曾经在儿童时期至少经历过一次童年不良经历(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童年不良经历包括身体上、情感上或性虐待、对身体照顾和情感的忽视、在家中目睹暴力的划面、严重的精神疾病或滥用药物。除此之外,研究也指出接近25%的成年人(很有可能被低估了)曾经历了三个或更多的童年不良经历。

童年不良经历带来的后果会因人而异,有些成年人可能会有轻度的焦虑和困扰,但亦能过着正常的生活;有些成年人则可能受复杂性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症状困扰,严重影响日常生活。患有复杂性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典型症状包括经历情绪重现、长期感到羞辱、自我遗弃、内在批判和社交焦虑。情绪重现所指的是儿童时期受创伤的强烈情绪突然回归。例如,我的其中一个求助人在与一群人或熟悉的朋友参与正常的社交聚会时,会突然感到恐惧和不知所措。

即使电影《天能》中的演算机是纯属虚构,但从童年不良经历中逆转走出来是有可能的。心理治疗能够帮助那些曾经因童年不良经历而受创伤的人,例如减少内在批判、为失去一个「不错」的童年而哀伤、处理被压抑的情绪,以及静观为基础的治疗等等。除此之外,如果那个成年人有幸与关心他的伴侣发展良好的亲密的关系,那就能够充当《天能》中的演算法,逆转被父母虐待的伤害。正如电影其中一个角色说:「你必须开始以一个新的角度去看待这个世界。」透过新的滋养和充满爱的关系,人们可以开始以新的视角看待人际关系,从童年不良经历中造成的伤害中康复过来。

在我的临床经验中,那些拥有高功能的成年求助人大多都会否定自己复杂性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症状。这是因为他们认为别人并不相信自己已经在事业上取得成功或家庭生活美满的同时,仍然会遭受内在的痛苦。他们可能会感到绝望,认为没有人了解自己(甚至那些精神健康专业人士也不能理解他们),倾向不向他人谈及自己儿时的创伤经历,所以更不用说逆转童年不良经历所受的伤害。我想说的是,对于那些因童年不良经历而遭受内在痛苦的人来说,有一种不算最完美和最完整的「演算机」是可以使用的。 电影中的其中一句说话让我感动——「发生过的事情,已经发生。」这意味着我们绝对不能删除童年不良经历,但是我们有可能以新的方式看待它,并从当中的伤害康复过来。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某些暴力背后的仇恨

自六月起,示威浪潮连绵不断,香港社会渐渐地趋向两极化,暴力升级和警民冲突亦日渐频繁。社会在动盪下变得两极化,市民形成两个对立阵营,而人们倾向过度笼统地理解对方阵营的成员的行为。当对方阵营的个体成员作出某些行为时,人们很容易会概化(Overgeneralization)此等行为为对方全部成员的行为模式。结果,人们可能会灾难性地扭曲了对方整个社群的动机和态度,从而衍生对与自己立场相反的人士的愤怒和仇恨。

面对这个城市的当前环境,叙事推理和拥抱极端不确定性极为重要

北京宣布决定于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引起了社会大众的忧虑。人们预期香港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状况充满了更多的不确定性。在公怖这个决定的当天,恒生指数的大幅下跌反映了焦虑的增加。作为香港人,我们在这个城市面对着如此多的不确定性时,到底我们可以怎样在作出决策时应对这些无可避免的焦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