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患有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人士的大脑会发生什么? (一)

在上一篇的网志中,我曾提及患有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人士会经常重复经历恐惧反应,就如再次经历创伤一样。在创伤期间和创伤之后,他们的大脑会发生什么?

脑神经学家Stephen Porges 指出自主神经系统 (Autonomic Nervous System)有三个子系统。当一个人在周日下午悠閒地在街上散步时,腹侧抑制型神经系统 (Ventral Vagal Complex)会启动了社交参与系统,让他能够朋友幽默地聊天,他在当下所有的经历是同步的。

然而,当一辆汽车从马路上驶近行人路时,那个人会突然意识到危险,启动了交感神经系统(Sympathetic Nervous System),释放肾上腺素和皮质醇以启动了战斗或逃跑反应。如果他能够奔跑逃离到安全的地方,与压力有关的荷尔蒙会回复平衡,刺激随之下降,他便能恢复正常状态。

但如果他被车子撞倒, 他便被迫停留在冻结状态,而交感神经系统的反应可能不能释放出来,最原始的子系统——背侧抑制型神经系统(Dorsal Vagal System)就会被启动。他会变得无法移动,脑内安多分会释出用作镇痛。因为他不能移动所以未能作出战斗或逃跑反应,在创伤事件之后,他就如被困在失调的状态中,交感神经系统会不断地再被启动,他会更频繁冒汗、心跳加速和感到口干。他想逃跑的生理冲动并没有减退或消除。

当一个人未能消除其交感神经系统的反应,便会出现创伤后压力症的症状。也就是说,那股帮助我们战斗或逃跑的力量被压抑,困在我们的体内。这正正就是为何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患者即使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也经常性地释放压力激素,就如再次经历创伤一样。

为什么有些人被汽车撞倒并没有发展成创伤后压力症候群,但有些人却患上了? 我将在下星期的网志中解释更多。 敬请关注!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在冲突中,如何让对方放下防卫、安全对话?

为了准备明天与来自国外的行政总裁举行会议,广告公司的创意团队不眠不休地通宵工作,最终赶得上完成项目计划书。可惜,团队的负责人却宣布取消了是次的简报会议,因为他需要与行政总裁处理一些与另一位重要客人有关的紧急事务。创意团队的队员感到十分愤怒,他们认为团队的负责人与行政总裁单独会面,是想独揽一切的功劳。最后,创意团队的负责人与其他成员为此而大吵一场,气氛十分紧张,双方都十分激动,未能有建设性地沟通。假如你是团队的负责人,你会怎样做?

面对当前疫情,根据神经学和实践的理论,我们如何成为一个现实乐观主义者?

相信没有人会否定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已为全球造成了沉重的损失,而人们的日常生活亦受到严重影响。由于面对着很多的不确定性,很多人都正在经历焦虑、恐惧和抑郁等负面情绪。着名波斯诗人Rumi曾经说过「有伤口的地方就是光进入生命的地方」。事实上,有些人在面对眼前的大爆发仍然抱有一丝的希望。例如,由于要进行社交隔离,人们能够花更多时间与家人相聚。除此之外,「封关」令到很多国家的空气污染问题暂时得以纾缓。很多人认为在疫情过后,世界将会变得不同。我们应该对未来感到乐观吗?

电影「劫后重生」如何告诉我们在面对第三波疫情时需要保持韧性?

当我想到香港人在面对第三波疫情时,脑海中不禁浮现出电影「劫后重生」(Cast Away)。这套电影于二零零零年上映的,讲述一个人在飞机失事后拼命地在一个无人岛上生存了四年。在电影中,Chuck Noland (Tom Hanks饰)的未婚妻期待他会在除夕回来,但可惜最后这个想法落空了。在第三波的疫情爆发前,我们对疫情好转或稳定下来的期望被破坏了。这种不能预测并转坏了的情况可能会打击了我们,令我们感到十分无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