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抑鬱症患者的自我要求部分

現今,幸福和快樂是很多人追求的重要目標。我們或許在不知不覺間傾向於別人面前展現最好的一面,讓人覺得我們身心健康。當帶著這樣的期望,我們可能無法接受自己感到沮喪的時刻。我們有機會因為身體不適或其他問題而批評自己,並試圖向身邊的人隱瞞我們的困難。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接受了我幾年的心理治療,起初她因患上嚴重的抑鬱症而缺乏動力,難以維持健康和有規律的生活。她亦因為抑鬱症而放棄修讀碩士課程,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家裡。透過心理治療,她逐漸恢復正常的生活規律,情緒明顯得到改善。她更開始參加一些舞蹈課程和從事兼職工作。然而,由於最近的舞蹈課程的參與率減少,以及她反覆思考自己的生活欠缺方向,她的情緒惡化了。結果,她開始沉迷於電子遊戲,長時間留在家中打電動。

對於很多抑鬱症患者而言,普遍都存在一個潛在問題,就是對自己要求過高。這些人可能會期望自己在學業或工作上取得優異的成績或重大成就。常見的是,基於這些不切實際的期望,他們往往會因為未能實現自己渴望的目標而感到沮喪。結果,他們可能會放棄正在做的事情並持續陷入抑鬱情緒。經過一段時間的心理治療,他們的抑鬱情緒可能會有所改善。但是,過去因未能實現目標所經歷的挫敗感可能會使他們偶爾出現情緒波動。在這個時候,他們或會開始責備自己的病情輕微復發。這種重覆的模式有機會影響他們正進行的心理治療的進展。

在我上述提及的個案中,重要的是我的求助人要覺察到她潛在的自我要求和自我批評。面對舞蹈課程的出席率下降,她感到情緒低落或許是正常的。由於她無法接受這個情況,便對自我作出嚴厲的批評,並且通過沉迷遊戲來避免面對自己內心的問題。對她來說,她需要明白在治療抑鬱症的過程中了解和接受自身不足和缺乏生活意義的感覺非常重要。當她覺察到自己傾向對自己要求過高並開始設立更實際的目標時,她的情緒可能會逐漸好轉。在這個情況下,我的求助人重新考慮學習西班牙語,並計劃在不久的將來到西班牙旅行。她開始把生活的重點放在恢復更健康的日常生活和搜尋有關語言學校的資料。在戒掉打機成癮及重新將生活重心轉向現實的目標後,她的情緒有所改善,並且更有動力去實現相關的目標。

對於患有抑鬱症的人來說,面對情緒起起落落是很常見。有了自我接納和自我慈悲,他們將更有能力以平靜和強項來面對動盪。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為什麼我不能阻止自己不停滑手機?社交媒體成癮與神經系統的關係

最近發行的紀錄片"The social dilemma"探討了社交媒體危害使用者的現象,包括對使用者的利用、社交媒體成癮問題、以及對其心理健康的影響和在政治上的使用。你是否有朋友無法控制自己每天過度使用社交媒體?你是否經常無法控制地開啟社交媒體?你是否遇到一些朋友每天都會在社交媒體上多次發佈有關自己個人生活的照片或貼文?

我們的自我形象是一種幻象嗎?

很多從事航空業工作的人士,包括飛機師、空中服務員都因疫情而失業。當中有不少人能夠跳出原來的框框,透過積極的態度和創造力開展新的事業。其中一個例子是一名香港的飛機師在失業後考獲巴士駕駛執照,並成功轉行成為巴士司機。他的靈活性啟發了我們無需在固定自我形象的框架內束縛自己。好消息是當任職了幾個月巴士司機後,他又重新獲得飛行員的工作。人類很容易運用左腦來進行標記和分類,以便我們可以更具體地了解自己。但問題是,我們的自我形象是一種幻象嗎?

對童年缺乏父母的愛與培育的哀悼

在新上映的漫威電影《尚氣》中,其中一個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尚氣與父親文武之間的關係。由於尚氣在年幼時喪母,因此父親對他的教養非常嚴厲和苛刻。尚志的童年毫不典型,而且對父親的感情也十分複雜。事實上,在電影接近尾聲的時候,尚志甚至為了拯救母親的家鄉,可能需要殺死自己的父親。對於那些在童年時期沒有得到父母足夠培育的人來說,他們在成年後的生活遇到各種的困難是很常見的。例如,有些人可能會因為缺乏一個榜樣而難以與別人保持豐盛和有意義的人際關係,無法與他人交往。實際上,孩子在童年的時期需要透過父母提供不同種類的培育方式來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