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面對過去一年所有的動盪,我們都有屬於自己的「英雄之旅」

這個城市在過去一年經歷了不少動盪,相信沒有人會否定這個說法。社會運動和疫情為我們的生活帶來不少挑戰,我們需要在不同方面適應新的生活模式,例如透過網上學習、進行視像會議和採取社交隔離措施。很多人會因為不同的政治事件、經濟衰退和仍未受控的疫情而對自己的未來感到憂慮。面對這些危機和不確定性,有些人會經歷巨大的壓力、焦慮,甚至創傷。透過讓自己面對這些壓力或創傷中令人不安的經驗,我們有機會了解內在的「自我」並發展個人成長。

Joseph Campbell是一位神話學家和文學教授,他提出了要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便需要經歷「英雄之旅」這個概念,而這個旅程是呼喚我們在生命中尋找獨特性和真實性。在「英雄之旅」中,外在的挑戰或問題會因為不確定性和不安的經歷而暴露出來。事實上,當我們看清楚自己的外在世界並提出質疑,也是正在經歷面對世界的內在旅程。透過這趟內在的旅程,我們尋求找到自己的強項和成為完整的「自我」的道路。

其中一個例子是當一名大學生曾於去年因為參與社會示威活動而被捕,他正面臨被起訴時會感到十分焦慮。在他的內心旅程中,他有可能質疑自己被起訴的外在環境。透過反思,他可能會找到自己的勇氣和強項去面對這次的挑戰。除此之外,他也可能經歷個人成長,能夠更加了解某些情況的複雜性。另外一個例子是一位中年女士,在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後接受隔離及治療的期間,她開始反思自己持續性「工作狂」的生活模式,發展「自我」中有關愛、關懷和同情的部分。於是在她康復後,她大大減少了工作時間,並選擇花更多的時間陪伴年邁的母親。

儘管過去一年我們都面臨不同的困難和挑戰,而實際上「自我」的發展是永無止境的。根據Joseph Campbell的說法,我們目前對「自我」的了解並不是最終的版本。事實上,應該說是不會有最終的版本。Joseph Campbell強調我們必須不停地放開對「自我」的理解,並重建我們的「自我」,就好似我們經常看到那些遭受創傷的人在經歷創傷後成長。在「英雄之旅」中,我們克服了外在的挑戰後,往往都會發現了自己的新優勢和潛能。這樣,我們有機會更開放地願意成為真正的自己。每當我們克服挑戰後,我們都會發展成為一個新的自己,而且亦變得更加真實。這樣,我們便不會過分容易受到外在環境或社會期望的影響。

根據Joseph Campbell所講,在「英雄之旅」中,我們可能會在轉變和進化後重回外在世界,並為社會作出貢獻。每個人都會擁有不同的「英雄之旅」和「自我」的演變和進化。無論我們成為誰,我們都可以肯定一件事——我們的「自我」不會有最終的版本,我們需要抱著更開放的態度,好好探索自己在這趟畢生旅程中的身份。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某些暴力背後的仇恨

自六月起,示威浪潮連綿不斷,香港社會漸漸地趨向兩極化,暴力升級和警民衝突亦日漸頻繁。社會在動盪下變得兩極化,市民形成兩個對立陣營,而人們傾向過度籠統地理解對方陣營的成員的行為。當對方陣營的個體成員作出某些行為時,人們很容易會概化(Overgeneralization)此等行為為對方全部成員的行為模式。結果,人們可能會災難性地扭曲了對方整個社群的動機和態度,從而衍生對與自己立場相反的人士的憤怒和仇恨。

面對這個城市的當前環境,敘事推理和擁抱極端不確定性極為重要

北京宣佈決定於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引起了社會大眾的憂慮。人們預期香港的經濟、政治和社會狀況充滿了更多的不確定性。在公怖這個決定的當天,恆生指數的大幅下跌反映了焦慮的增加。作為香港人,我們在這個城市面對著如此多的不確定性時,到底我們可以怎樣在作出決策時應對這些無可避免的焦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