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面對疫情,我們內心深處的恐懼是什麼?

儘管人們在接種疫苗和維持社交距離方面一直都努力地防止疫情擴散,但是亞洲一些國家近日的感染個案數字急升,影響了不少人的業務、工作和學習計劃。例如,香港和新加坡的旅遊氣泡因疫情的反彈而需要延期。去年,世界各地的人都預計旅遊業有可能在2021年中逐漸恢復。可是,暫時疫情的發展仍有可能令大家旅遊出行的計劃被擱置。面對疫情所帶來的不確定性和逆境,很多人仍然處於高水平的焦慮狀態。

現今的生活模式與以往非常不同,我們每天戴著口罩外出、保持社交距離、在家工作或是線上學習,這些生活的新常態都需要我們作出自我調整和離開舒適區。就好像那些因疫情帶來的經濟影響而失業的人士,他們需要在生活中尋找新的方向來維持生計。有些人可能需要學習新的技能來開始新的職業,他們亦需要調整對自己新工作收入的期望。以上的情況無可避免地引起我們的焦慮。當我們停下來一分鐘來理解自己的內心世界時,我們不妨問自己:「在面對這些困難時,最深處的恐懼是什麼?」。

在Irvin D. Yalom的《存在心理治療》一書中,他指出當面對巨大不確定性和逆境時,我們會脫離正常的生活和舒適區。這個時候,我們便開始面對存在孤獨(Existential Isolation)。根據他的觀點,存在孤獨是指自己與世界上任何生物之間的隔離,也就是我們與世界之間的分離。面對疫情,我們無可避免地需要面對一個事實——我們會獨自面對死亡。除此之外,我們需要接受自己無法擺脫的自由,意思是我們需要為自己的生活負全責。我們要放棄某些信念,好像是有其他人可能幫助我們創造或捍衛自己的生活。但是,這種覺悟會讓我們陷入無法避免的孤獨。

在疫情大流行前,我們都是以自己創造的熟悉方式來過生活,認為世界是可以預測和充滿確定性的。我們可能有一種錯覺,認為自己對於生活有完全的掌控權。但疫情所帶來的影響,正正反映出世界上有很多我們不熟悉的事物,這種覺悟令我們感到無能為力。其中一個例子是,我們在大學所學到的統計模型或理論已經不再能夠應用於當前的環境。Irvin D. Yalom把這種覺悟描述為我們對存在孤獨所引致的焦慮,我們每個人都需要面對所有不熟悉的事物。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如何在這種孤獨感下與摯親和其他人建立聯繫?

我們需要學習在互相依賴和自由之間取得平衡,對自己的生活承擔起責任而不依賴他人。情況就好似我們在深不可測的海洋中游泳時,不能過分依賴水泡一樣。假如我們能夠承認自己的存在孤獨、對生活的責任,以及自由,那麼我們便能夠以充滿愛和健康的方式與他人交往。當然,說出來比做出來容易得多。事實上,我們或許永遠無法實現這種理想的無需求關係。我們第一件需要做的事情是學習面對不熟悉的事物所帶來那些無可避免的焦慮。同時,我們可以透過建立自信心來應對生活中不同的挑戰,承擔起面對疫情所有不確定性和逆境的責任。當擁有適當的焦慮管理和解決問題的能力,我們仍然可以在自己的資源網絡中尋求協助,建立自己的安全區。我們需要意識到這是屬於自己的責任。

疫情也許為我們帶來了不少負面的影響,但實際上,它給予我們一個機會,令我們面對自己內心深處其中一種恐懼——存在孤獨。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某些暴力背後的仇恨

自六月起,示威浪潮連綿不斷,香港社會漸漸地趨向兩極化,暴力升級和警民衝突亦日漸頻繁。社會在動盪下變得兩極化,市民形成兩個對立陣營,而人們傾向過度籠統地理解對方陣營的成員的行為。當對方陣營的個體成員作出某些行為時,人們很容易會概化(Overgeneralization)此等行為為對方全部成員的行為模式。結果,人們可能會災難性地扭曲了對方整個社群的動機和態度,從而衍生對與自己立場相反的人士的憤怒和仇恨。

面對這個城市的當前環境,敘事推理和擁抱極端不確定性極為重要

北京宣佈決定於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引起了社會大眾的憂慮。人們預期香港的經濟、政治和社會狀況充滿了更多的不確定性。在公怖這個決定的當天,恆生指數的大幅下跌反映了焦慮的增加。作為香港人,我們在這個城市面對著如此多的不確定性時,到底我們可以怎樣在作出決策時應對這些無可避免的焦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