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面對當前疫情大流行,你有否質疑自己的人生意義?

面對當前疫情大流行,我們的生活出現了很大變化。很多人需要在家工作和學習;大部分的社交聚會和工作會議變成以視像形式進行;大家的衛生防護意識亦大大提高。在疫症未爆發時,我們進行日常工作或學習和處理家庭事務時,也許沒有太多時間停下來反思自己的人生意義。毋庸置疑,疫情在某種程度上凍結了我們的生活,將來充滿了不確定性和無法預測,我們可能開始質疑自己的人生意義?

著名作家和精神科醫生Irvin D. Yalom指出,有意義的人生泛指生活經歷需要具有一定的目的或實現某些功能。此外,從心靈的角度來看,我們的人生意義可能無法完全被自己理解,因為這超出了我們對上帝的計劃的了解的能力。

Viktor Frankl是維也納的精神科醫生,亦是奧斯威辛集中營的倖存者。他指出人生意義是十分重要,亦描述了三種人生意義。 第一種是對世界作出創造性的貢獻,例如創作藝術或學術研究;第二種是體驗不同的生活經驗,例如在欣賞美麗的事物、藝術和在人際關係方面的經驗。 第三種是我們無法改變的痛苦或命運的立場,例子之一就是受新冠病毒感染的意義。

當我們想提高對人生意義的自我意識時,可想一想以上的三種意義,藉此反思自己的動機、動力來源和個人價值觀,因為人生意義與生活上的真實性有關。為了實現具有意義的生活,我們就需要按照自己的價值觀行事。但有些時間如果按照我們的價值觀生活,可能會產生不適和不安的感覺。就以在公立醫院工作的醫生來作例子,他們擁有勇氣和為他人服務的價值觀,所以會選擇在前線抗疫團隊中工作,治療那些新冠病毒感染的患者。事實上,他知道有被感染的風險,但他知道他的人生意義是幫助那些患者。

疫情大流行帶來的影響有可能令我們不能如常工作和活動,我們可以怎樣做呢?由於是次爆發是無法預測及充滿著很多的不確定性,我們在面對焦慮、恐懼和無聊的時候,又能如何尋找到人生意義? 首先,正如以上所說,動力和價值觀對於我們的反思非常重要。近日在社交媒體中,我們不時看到朋友們在社交隔離期間進行不同的活動,例如留在家中烹調美食或是繪畫,以便安在家中亦可以獲得更充實的體驗,他們選擇了透過享受生活經歷來獲得人生意義。

對於那些追求自我超越的人,為了實現更大的成就,他們可能會將自己的注意力從自我滿足轉移到生活上。如果我們停止執著於只追求自己想要的意義和快樂,嘗試尋找世界能提供給我們的意義,這樣我們便會減少自戀和焦慮。那些敢於冒險地幫助那些受疫情影響的人(例如受人尊敬的醫療專業人員),正正就是在做一些比起只顧自己而更偉大的事情。

即使我們還沒有達到自我超越的階段,我們也可以嘗試在Viktor Frankl所描述的三個類別中找到人生意義。事實上,我們的創造力和生活經驗永遠都是屬於我們的。即使我們當下無可避免地遭受苦難,但亦可能從苦難中找到意義。例如,面對當前的痛苦,我們可以成為別人的榜樣啟發他人。儘管無法預測及存在著很多的不確定性,但透過提高自我意識、自我反思和參與,我們有可能在這段特殊的時間裡找到人生意義。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你有受負面思想困擾嗎?

「我真的很沒用,我沒有走上前線,眼白白看著別人在示威……」 「我也許只是一個偽君子,在這如此緊急的時勢,我竟然與家人同遊東京」 「經濟應該會逐漸衰退,我有可能會飯碗不保,我該怎麼辦?」

反思面對疫情爆發下的極簡主義

在過去的很多年裡,我習慣每天都會化上淡妝。對我而言,化妝就如穿衣服一樣。但自從疫情爆發以來,由於大部分時間都需要戴上口罩,我的妝容亦變得愈來愈淡。在最近一個月,我每天都沒有化妝 ,對我來說這也算是一種解放,原來不化妝會令我感覺很舒服。正因如此,我反思了極簡主義的概念。極簡主義的生活方式是指崇尚簡約、拋棄過多的東西,著重經驗而非物質財富的生活。

面對新的國家安全法,我們需要紮根、安定心神

為香港度身訂造的「港區國安法」於六月三十日生效,該法的條文亦於同日公佈。很多香港人擔心這樣會為香港的管治和司法制度帶來重大的影響。面對著整個城市中存在的極端不確定性,人們難免感到焦慮和無助,他們都對生活失去了動力和希望。很多人知道自己需要因此而改變自己的計劃,但隨著鎮定和平靜消失,令他們倍感迷茫。面對這個城市突如其來的變化,到底我們可以怎樣讓自己的鎮靜重現,以便更加清晰地了解目前的狀況並制定更合理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