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面對「武漢肺炎」的爆發,我們應該如何提升自己的韌性?

「武漢肺炎」的爆發為公眾帶來了許多焦慮和壓力。很多人都恐慌性地尋找口罩和消毒劑。部分的家庭亦避免像往常一樣外出,反而只想囤積足夠的食物在家中以策安全。確診的病例和死亡人數每日也在不斷增加,令很多人憂心忡忡。儘管如此,許多人仍然需要照常地上班,出差或照顧家人。當前的疫情毫無疑問為我們所有人帶來了沉重的打擊,面對這種情況,在背負著不同的責任時,我們如何仍能保持韌性?

美國心理學家Steven C. Hayes所發展的接受承諾療法理論能夠有效地幫助我們在面對壓力時保持韌性。事實上,壓力並非直接助長痛苦,而是我們對壓力的反應加劇了我們的痛苦。面對眼前的壓力,我們需要區分在自己能力範圍內能解決的問題和我們無法解決的問題。例如,當我們沒有足夠的消毒劑而又未能購買的時候,可以嘗試自己製造。

相反,當有些問題是超出我們控制的範圍,我們需要保持自己的靈活性及接受有些事情我們未能改變。例如,戴口罩為我們帶來不適是無可避免的,但鑑於現時的情況,我們需要戴口罩是無法改變的。我們可以擁抱自己的身體感覺並與痛苦共存。研究員Frank Bond提出了一個比喻——我們可以比喻自己為水槽,壓力就是來自水龍頭的自來水。我們可以透過關閉水龍頭來消除壓力,把壓力源剔除或離開壓力源。有時候,另一種方法可能更容易且更可行,就是拔下排水塞並讓自來水穿過水槽,即是與壓力共存。

另一個我們較常遇到的壓力是為自己的工作前景或業務而感到不安和憂慮。是次疫情的爆發仍未受控,很多人都承受著莫大的經濟壓力,擔心生意一落千丈或面臨失業的危機。我們可能會對自己作出負面的批評,認為自己不足以維持原來的工作或業務。這個時候,我們需要做的是提醒自己我們的想法未必代表事實,我們需要意識到我們的價值不等同於我們的工作和業務。

「活在當下」亦是令我們增加面對壓力的韌性的另一種方法。例如,我們可以選擇把注意力放回當下正在做的事情,而不是不斷地想著受感染的風險。我們可以嘗試留在家中時更加專注地烹調,令烹調的過程中變得更有趣,不會受到當前情況的太大影響,改善我們的情緒。

如果我們能夠好好地調節情緒,便能重新審視自我價值觀,並把精力集中於為社會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上。最近疫情爆發時,我們能看到很多香港人互相幫助的畫面,這些畫面都是令人心動的。當我們能夠保持韌性,便能訂立可實行的目標並採取行動,減少因為焦慮而拖延的情況。

香港人以其應變能力及堅韌性而聞名,往往總是能夠從危機中反彈。儘管我們現正面臨充滿不確定性的困難,就讓我們好好地管理自己的壓力去勇敢面對吧!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因果思考的陷阱

試想像你在街上突然被陌生人撞倒了,你當下會有什麼想法?如果你認為他是因為玩手機而意外地撞倒你,你可能就此作罷並原諒他。但當你認為他是有目的地撞倒你,你會感到非常生氣,並可能有報復的衝動。原始思維有機會影響我們如何解讀對我們自身不利的處境。事實上,當面對不同情況,有時候資訊不夠全面和含糊,容易令我們傾向把事情歸因刻意的動機多於意外。

人們為什麼沉迷於愛情?情人節後反思關於愛情的大腦機制

情人節當天,我與丈夫去了一間普通的餐廳慶祝,周圍大多都是年輕情侶。我留意到坐在餐廳角落的那位年輕人,他一邊等待他的女朋友一邊在玩手機。我心想,當他的女朋友來到的時候,看到桌上那一大束紅玫瑰,應該會很快樂吧!可是,當我和我的丈夫享用主菜時,她還沒有出現。半小時後,她才目無表情地來到。他們在晚飯的過程中甚少交流,那位女孩不停地滑動手機,男孩看起來十分沮喪。到底為什麼這位男孩仍然願意和他冷漠的女友一起慶祝情人節? 他沉迷於愛情嗎?

我們的知覺能夠反映事實嗎?

我的其中一位求助者是一名很成功的專業人士,但他經常懷疑自己的能力,並因此感到自卑和羞恥。另一名求助者患上了飲食失調,她的體重嚴重過輕,她卻認為自己十分肥胖。在這些極端的例子中,他們都未能客觀地感知事實,甚至歪曲地認為自己看到事實。到底我們會否也認為自己能夠感知事實,但其實並非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