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面對「武漢肺炎」的爆發,我們應該如何提升自己的韌性?

「武漢肺炎」的爆發為公眾帶來了許多焦慮和壓力。很多人都恐慌性地尋找口罩和消毒劑。部分的家庭亦避免像往常一樣外出,反而只想囤積足夠的食物在家中以策安全。確診的病例和死亡人數每日也在不斷增加,令很多人憂心忡忡。儘管如此,許多人仍然需要照常地上班,出差或照顧家人。當前的疫情毫無疑問為我們所有人帶來了沉重的打擊,面對這種情況,在背負著不同的責任時,我們如何仍能保持韌性?

美國心理學家Steven C. Hayes所發展的接受承諾療法理論能夠有效地幫助我們在面對壓力時保持韌性。事實上,壓力並非直接助長痛苦,而是我們對壓力的反應加劇了我們的痛苦。面對眼前的壓力,我們需要區分在自己能力範圍內能解決的問題和我們無法解決的問題。例如,當我們沒有足夠的消毒劑而又未能購買的時候,可以嘗試自己製造。

相反,當有些問題是超出我們控制的範圍,我們需要保持自己的靈活性及接受有些事情我們未能改變。例如,戴口罩為我們帶來不適是無可避免的,但鑑於現時的情況,我們需要戴口罩是無法改變的。我們可以擁抱自己的身體感覺並與痛苦共存。研究員Frank Bond提出了一個比喻——我們可以比喻自己為水槽,壓力就是來自水龍頭的自來水。我們可以透過關閉水龍頭來消除壓力,把壓力源剔除或離開壓力源。有時候,另一種方法可能更容易且更可行,就是拔下排水塞並讓自來水穿過水槽,即是與壓力共存。

另一個我們較常遇到的壓力是為自己的工作前景或業務而感到不安和憂慮。是次疫情的爆發仍未受控,很多人都承受著莫大的經濟壓力,擔心生意一落千丈或面臨失業的危機。我們可能會對自己作出負面的批評,認為自己不足以維持原來的工作或業務。這個時候,我們需要做的是提醒自己我們的想法未必代表事實,我們需要意識到我們的價值不等同於我們的工作和業務。

「活在當下」亦是令我們增加面對壓力的韌性的另一種方法。例如,我們可以選擇把注意力放回當下正在做的事情,而不是不斷地想著受感染的風險。我們可以嘗試留在家中時更加專注地烹調,令烹調的過程中變得更有趣,不會受到當前情況的太大影響,改善我們的情緒。

如果我們能夠好好地調節情緒,便能重新審視自我價值觀,並把精力集中於為社會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上。最近疫情爆發時,我們能看到很多香港人互相幫助的畫面,這些畫面都是令人心動的。當我們能夠保持韌性,便能訂立可實行的目標並採取行動,減少因為焦慮而拖延的情況。

香港人以其應變能力及堅韌性而聞名,往往總是能夠從危機中反彈。儘管我們現正面臨充滿不確定性的困難,就讓我們好好地管理自己的壓力去勇敢面對吧!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你知道你為何不停檢查手機嗎?

現今社會,「自拍」的風氣十分盛行,即使眼前是壯觀宏偉的藝術館,大部分人第一件事所做的就是在入口自拍,並發怖於社交媒體平台。然後,我們便會習慣性地不停檢查誰人給我們讚好或留言。極端的情況下,有些人可能會在照片發佈後每五至十分鐘只顧檢查手機,並沒有好好欣賞館內的藝術品。

現在社會很動盪,真的要學習擁抱各種情緒……

數個星期前,我在進行劇烈運動時傷及了背部。那個星期,即使只是一些簡單的動作,我也感受到疼痛。我的教練建議我繼續進行輕度運動,但我卻選擇了盡量避免運動,以免感受痛楚。這段經歷令我想起了一種罕見的遺傳性疾病,就是先天性痛覺不敏感症(Congenital Insensitivity to Pain)。表面上,擁有這種症狀是一件好事,皆因我們能夠避免感到痛苦。但是經過深思熟慮,無法感到疼痛也許是一種詛咒,因為我們無法在受傷時從身體接收反饋信號。

你有受負面思想困擾嗎?

「我真的很沒用,我沒有走上前線,眼白白看著別人在示威……」 「我也許只是一個偽君子,在這如此緊急的時勢,我竟然與家人同遊東京」 「經濟應該會逐漸衰退,我有可能會飯碗不保,我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