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青少年抗拒上學背後的焦慮與依附問題的關係

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令學校已經停課數月,學生需要透過網上教學上課和留在家中溫習。我有一些年青的求助者因為知道五月下旬至六月初開始復課而經歷高度的焦慮,而其中一位求助者對重返校園感到非常焦慮,飽受失眠困擾。復課的第一天,當她的老師向她詢問欠帶的體溫表時,她甚至整個人僵硬了,不懂作出反應。

我的這位求助者在疫情大流行的期間患上了社交焦慮症。事實上,她的自我形象十分低,情緒及自我亦不穩定。她認為十分醜陋和瘦削,亦同時覺得自己很怪異,大部分的同學都不喜歡她。結果,她對重返校園感到非常恐懼,因為她很擔心老師和同學們會對她作出負面評價。當她上了幾天課之後,便抗拒再次上學。

青春期是發展自我認同和建立正面自我形象的一個非常關鍵的時期。事實上,身分認同於童年時期便開始逐漸發展。假如兒童能與主要照顧者建立了安全的依附關係,他便會自我感覺良好,同時又能建立正面的自我形象。心理學家Brian Barber在研究家長心理控制和青少年發展身份認同時,指出當中三個重要的方面。第一,照顧者與小孩共同所建立安全的依附關係作為牢固的基礎,可以讓小孩慢慢地發展足夠的社交技巧和視這個世界為一個安全及可預測的地方。對於青少年來說,這樣能讓他們放心地探索這個世界以便尋找自己的身分。

第二,父母需要小心地監察青少年的行為,好讓他們學習如何按照社會的規範行事來融入社會。在這個過程,如果照顧者與青少年開放地溝通和互相理解,和諧的關係能使青少年學習如何與他人合作及擁有良好的社交技巧。第三,照顧者需要提供具有靈活性的規範,從而令青少年在維持與照顧者的聯繫時又可以自由地進行自我探索。

對於上述提及的那位求助者,她的主要照顧者未能為她提供持續的正面情緒和關懷。她的母親是一位非常喜愛批判的人,而且又整天不在家,未能好好陪伴女兒。那位求助者與她的母親的互動彷彿只是圍繞著大家持有不同觀點所引起的衝突,彼此未能達到共識之餘,那位母親只顧不斷地對求助者的外貌、道德水平和學業的表現作出負面評價。這樣真的不難想像為何她未能在與母親互動中發展出一個良好的自我。結果,社交技巧受到損害,難以與同學們建立有意義的關係。而她亦會在探索生命和身分認同時遇到問題。

從表面上來看,這位求助者看似是受到社交焦慮症的影響而抗拒上學。現時的治療需要鼓勵她慢慢地暴露於學校環境中,並處理其社交焦慮背後的認知謬誤。至於更深入和長期的治療,便需要處理求助者與母親之間的依附關係問題,協助她發展一個健康的自我身份認同。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自我批判的內在聲音

某天,我的當事人來到我的辦公室,跟我分享她在咖啡店遇到不愉快的經歷。原來,她在付款時看到了別人帶了自攜杯購買咖啡,聽到內在的聲音責怪自己不如別人環保,需要用即棄的紙杯。她認為自己的行為破壞了環境,感到愧疚。這個例子聽起來好似有點極端,但事實上,當我們能夠覺察自己的想法時,我們會較容易發現自己自我批判的內在聲音。

如何用專注及好奇心去減輕成癮問題?

在繁忙的社會中,都市人每天都會喝很多杯咖啡,但又有多少人能夠真正品嚐到當中的味道?有一天,我的朋友告訴我她為了健康,決定戒掉喝咖啡的習慣。她公務十分繁忙,每天平均都會喝五杯咖啡提神。當我知道她有這個念頭的時候,我便問她到底她能否真的好好享受喝一杯咖啡。她承認自己無法充分地享受飲的過程,甚至不能回想剛剛喝的咖啡的味道,因為她總是在工作或做其他事情時喝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