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部分市民因為社會動盪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他們有什麼經歷?

香港大學醫學院最近一項研究發現,在去年九月至十一月份的社會動盪期間,每五名成年人就有一個受到抑鬱症或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困擾。這種情況與經歷大型災難或恐怖襲擊的地區相類似,到底那些患有創傷後遺症的人在經歷重大創傷後會有怎樣的經歷?

當經歷創傷事件時,人的大腦運作會變得非常混亂,整體的經歷會變得支離破碎,當中的情緒、思想、影像、聲音和身體感覺都會化成碎片般在物質時間中分解。這些碎片會在其後突然入侵「當下」,產生突然來襲的「回閃」畫面。這些畫面能隨時出現在腦海,人體亦會釋放壓力激素,就如再次經歷創傷一樣。有時候,創傷的片段會在睡夢中出現。

患者會傾向避免到達經歷創傷的地方、參與有關的活動和接觸相關的人士去逃避再經歷不安和痛苦的感覺。這樣可能會影響一個人的日常生活,包括工作、家庭和社交活動。

由於腦海內不斷地「回閃」創傷的畫面和釋放壓力激素,患者會對日常的活動失去興奮和難以活在當下,對生活的大小事務變得漠不關心。他有機會開始變得麻木,難以體驗正面積極的情緒。而他亦容易觸發到驚恐、憤怒或麻木的情緒。要避免受到以上情緒的困擾,有些患者可能試圖通透過飲酒或暴飲暴食等成癮行為來擺脫這些痛苦。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病發可以是於創傷事情後的大約一個月,甚至是幾年後才開始。如果某人在創傷事情後一個多月仍有不安的想法和感覺,並嚴重影響日常的生活,建議儘快尋求專業人士的協助。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2020年,香港人很需要愛

對香港而言,2019年是動盪的一年。在過去的六個月,香港人經歷了不少的變化,每個人也受到影響。在這一年快將完結的時候,你有沒有打算對過去一年作出回顧或是評估實現年度計劃的進度?除此之外,我們也許開始為自己訂立2020年的新目標。但是,眼前的種種不確定性可能令我們無法為來年制定一些具體計劃。最近和我的好友的交談中,我們都認同在新的一年最重要的目標可能是在當前無法預測的環境下去愛自己和身邊的人多一點。愛多一點⋯⋯真是一個偉大但抽象的目標!

在疫情大流行下,反思「存在孤獨」

過去兩星期,新型冠狀病毒的確診數字逐漸回落。無疑這是一個不錯的跡象,但我們需要觀察多一段時間,看看在未來二十八日內是否持續「零確診」才能知道疫情是否受控。社交隔離的措施仍在實施當中,我們仍然需要對疫情爆發的風險保持警惕。在這段期間,我們因進行社交隔離減少外出,平日甚至週末都留在家工作或學習。雖然我們在可以在透過網路得到不少的娛樂,但是在社交隔離難免會感到孤獨和被孤立。面對這種大流行,你有沒有一刻反思自己的存在?

社交圈子中的冷漠可能與發展時期創傷有關

我很多求助人也有著不同程度的社交焦慮。有些是很成功的專業人士或商人,他們具有足夠的社交技巧及能夠與其他人相處融洽。有些則是傾向迴避與他人接觸,甚至完全斷絕社交聯繫。表面上,有社交焦慮的人會傾向在某些社交圈子中疏離自己,亦非常害怕別人對自己作出負面評價。他們傾向認為別人對他們的社交表現寄予很高的期望。他們在社交聚會後常常感到非常疲倦,及後亦需要一段長時間休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