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若果需要接受新型冠狀病毒測試,我們可能會經歷什麼心理影響?我們如何從這些憂慮中抽離?

我一位朋友在幾天前咳嗽和喉嚨痛,到私家醫院求診。醫院職員得知她的病徵後,要求她進行新型冠狀病毒測試。若果最後測試的結果為陽性,在衛生署轄下的衛生防護中心安排下,她將會被送到公營醫院的隔離病房接受治療。

等待檢疫結果那天十分漫長,我的朋友感到十分焦慮和不安。她不斷反覆思考假若自己受到感染會怎樣,例如會影響到她的家人、與她有緊密接觸的朋友和同事。她十分擔心自己在過去兩星期會否已經把病毒傳染給其他人。此外,她也十分擔心與自己有緊密接觸的人士需要被送到隔離營。而最令她擔憂的是家中的長者也可能會受感染繼而死亡。

這位朋友好像難以控制自己的擔憂,你會建議她怎樣做?也許你會建議她理性地去分析眼前的憂慮。例如,她的病徵比較輕微,沒有發燒,這可能意味著受感染的機會比較低。可是,很多人認為這種策略令人感到耗盡,而且沒有明顯的效果。正如我的朋友說:「我知道我自己可能是過分擔憂,但我仍然感到很不安和擔心。」事實上,她愈想停止擔憂,她就愈是反覆思考那些憂慮。

要幫助這位朋友處理那些難以控制的憂慮,其中一個比較有效的方法是教導她如何從這些思想中抽離。第一步是要覺察這些擔憂的自動性,當你與我的朋友面對相同的情況時,你可以利用幾分鐘的時間在紙上寫上自己一連串的憂慮。這樣,你便有機會找到自己思想中的預設模式自動化地產生的憂慮。研究指出,當我們分神的時候,我們會傾向利用預設模式來思考。

另一方面,如果我們把自己的覺察帶到感官、情緒和思考,能夠令我們分神的預設模式冷靜下來。這樣使我們的思緒平靜下來,協助我們專注於更有建設性的思考上。例如,我的朋友可以冷靜下來,好好安排一下未來幾個星期需要緊急應變的事情。

要從這些憂慮抽離,有很多不同的方法。要變得更有趣味的話,你可以嘗試利用以下這個方法去面對反覆的憂慮。例如把 "I am infected COVID-19"(我受到新冠病毒感染)的思想套用到"Happy Birthday To You"(祝你生日快樂)這首歌並唱出來。這樣做的目的不是要嘗試擺脫這個想法,而是讓我們意識到我們的想法未必是事實。另一個方法是把我們的想法命名,例如告訴自己「蘿拉」正向自己說出一些想法。因為蘿拉不是你,所以你會開始意識到未必需要認同她所說的。

透過練習不同的策略,你可能會逐漸地更靈活思考,亦可能沒有那麼容易被憂慮纏繞。重要的是,即使你的憂慮仍然存在,也不會嚴重影響你的情緒。面對逆境,你也許還可以從新的角度思考問題。 由於疫情仍然未受到控制,當我們不得不面對受感染的不確定性時,我們每個人都可能需要學習如何從這些憂慮抽離。就讓我們學習這些有效的策略,以便我們可以更靈活地思考以應對即將來臨的逆境或問題。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現在社會很動盪,真的要學習擁抱各種情緒……

數個星期前,我在進行劇烈運動時傷及了背部。那個星期,即使只是一些簡單的動作,我也感受到疼痛。我的教練建議我繼續進行輕度運動,但我卻選擇了盡量避免運動,以免感受痛楚。這段經歷令我想起了一種罕見的遺傳性疾病,就是先天性痛覺不敏感症(Congenital Insensitivity to Pain)。表面上,擁有這種症狀是一件好事,皆因我們能夠避免感到痛苦。但是經過深思熟慮,無法感到疼痛也許是一種詛咒,因為我們無法在受傷時從身體接收反饋信號。

青少年抗拒上學背後的焦慮與依附問題的關係

新型冠狀病毒大流行令學校已經停課數月,學生需要透過網上教學上課和留在家中溫習。我有一些年青的求助者因為知道五月下旬至六月初開始復課而經歷高度的焦慮,而其中一位求助者對重返校園感到非常焦慮,飽受失眠困擾。復課的第一天,當她的老師向她詢問欠帶的體溫表時,她甚至整個人僵硬了,不懂作出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