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現在社會很動盪,真的要學習擁抱各種情緒……

數個星期前,我在進行劇烈運動時傷及了背部。那個星期,即使只是一些簡單的動作,我也感受到疼痛。我的教練建議我繼續進行輕度運動,但我卻選擇了盡量避免運動,以免感受痛楚。這段經歷令我想起了一種罕見的遺傳性疾病,就是先天性痛覺不敏感症(Congenital Insensitivity to Pain)。表面上,擁有這種症狀是一件好事,皆因我們能夠避免感到痛苦。但是經過深思熟慮,無法感到疼痛也許是一種詛咒,因為我們無法在受傷時從身體接收反饋信號。

一種類似的現象是述情障礙(Alexithymia),這是一種無法意識到和描述自己和他人情感的現象,患有這種障礙的人無法透過情緒信號來做出決定、理解他人的觀點或了解自己的情緒。有鑑於此,能夠感到悲傷或憤怒可能是一種祝福。

面對眼前的社會動盪,我們難免會感到情緒困擾,例如悲傷、焦慮,憤怒或沮喪。這些常見的情緒會引起我們不安的感覺,我們亦會想逃避這些感覺。這好比當人跌入浮沙時掙扎一樣,愈是掙扎,跌得愈快。事實上,只要我們平躺著,也許能夠擺脫困境。面對著自己的情緒,我們愈想逃避它,就愈難逃脫和愈快陷入困局。相反,如果我們能夠面對及接受自己不同的情緒,與自己的情緒接觸,那麼這些負面情緒會較容易慢慢減退。

每當我們意識到自己的情緒時,我們都可以嘗試了解一下與情感相關的身體感覺,其中一個例子是焦慮時的心臟跳動和冒汗。然後,我們可以嘗試接受我們的情感經歷。對於我們來說,不要批判我們身上正在發生的經歷也很重要,我們可以學習擁抱自己的情緒,好比滑浪一樣,讓自己隨浪的起伏滑行,體驗生命的不同色彩。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在衝突中,如何讓對方放下防衛、安全對話?

為了準備明天與來自國外的行政總裁舉行會議,廣告公司的創意團隊不眠不休地通宵工作,最終趕得上完成項目計劃書。可惜,團隊的負責人卻宣佈取消了是次的簡報會議,因為他需要與行政總裁處理一些與另一位重要客人有關的緊急事務。創意團隊的隊員感到十分憤怒,他們認為團隊的負責人與行政總裁單獨會面,是想獨攬一切的功勞。最後,創意團隊的負責人與其他成員為此而大吵一場,氣氛十分緊張,雙方都十分激動,未能有建設性地溝通。假如你是團隊的負責人,你會怎樣做?

你是屬於性格內向還是外向? 兩者之間在神經學上存在差異,應對社交隔離也是。

面對疫情大流行,很多人在過去幾星期都選擇留在家中進行社交隔離。有些人樂於留在家中進行一些單獨的活動,例如閱讀和繪畫。有些人卻因留在家中缺乏社交活動而感到不滿足。他們可能需要不斷地透過不同的渠道或參與不同的活動尋求刺激。到底為什麼人們在社交參與和刺激的需求有這樣大的分別?

2020年,香港人很需要愛

對香港而言,2019年是動盪的一年。在過去的六個月,香港人經歷了不少的變化,每個人也受到影響。在這一年快將完結的時候,你有沒有打算對過去一年作出回顧或是評估實現年度計劃的進度?除此之外,我們也許開始為自己訂立2020年的新目標。但是,眼前的種種不確定性可能令我們無法為來年制定一些具體計劃。最近和我的好友的交談中,我們都認同在新的一年最重要的目標可能是在當前無法預測的環境下去愛自己和身邊的人多一點。愛多一點⋯⋯真是一個偉大但抽象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