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我們能夠準確地發現別人在說謊嗎?

如果你每天下班後回家,媽媽都在廚房裡準備晚餐,但這天傍晚下班回來的你卻發現廚房裡沒有人,你大概會感到十分驚訝。原來媽媽生病了,並留在房間裡休息。當你的弟弟比你晚一點回來時,你也許會估計他直接到廚房尋找媽媽。但是,如果你是一個缺乏「心智解讀」能力的人,你有機會認為他知道媽媽是在房間裡。當你估計弟弟認為媽媽和平常一樣在廚房裡,是因為你知道弟弟對媽媽生病一無所知。這就是「心智解讀」,有關我們對別人的想法的內在理論。

自童年時期,我們開始發展「心智解讀」能力,好讓我們在社交世界中生存。我們知道自己和他人的慾望和信念有著差異。我們會認為某些人擁有一些其他人不懂得的知識,亦會漸漸地發現別人是不知道我們的內在想法。我們需要依靠「心智解讀」來推斷別人的想法。當然,我們的解讀並不一定完全可信,因為我們有時候有機會抱著錯誤的信念。事實上,我們的「心智解讀」能力讓我們有能力與別人說說閒話、撒謊和保守秘密。

如果我們大部分人都發展了「心智解讀」能力,我們能否準確地發現別人在說謊?大部分的人都認為人在說謊時,會表現得慌張和緊張,而且相信說謊的人會經常避免與他人有眼神接觸和坐立不安。但是,我們對於撒謊的人的「心智解讀」是未必準確的。研究指出大部分人包括專業人士(例如警察),也不能夠成功地分辨出誰人在說謊或誰人在說實話。實際上,我們對於說謊的人的行為的「心智解讀」有可能有誤導性。「心智解讀」只是一個理論,並不代表事實。有時候,當一個人在說真話時,也有機會避免與他人有眼神接觸和坐立不安。

根據研究,我們檢測別人的說謊的能力僅僅比偶然性高出一點點。這樣表示即使我們發展了「心智解讀」能力去幫助我們在社交世界裡導航,但有時候也有機會出錯。考慮到這一點,我們需要更加覺察當下自動化解釋別人的意圖、內在想法或行為。我們需要有「心智解讀」能力幫助我們生存,但同時亦要謹慎使用有關的能力,避免運用不準確的判斷來解讀事情。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某些暴力背後的仇恨

自六月起,示威浪潮連綿不斷,香港社會漸漸地趨向兩極化,暴力升級和警民衝突亦日漸頻繁。社會在動盪下變得兩極化,市民形成兩個對立陣營,而人們傾向過度籠統地理解對方陣營的成員的行為。當對方陣營的個體成員作出某些行為時,人們很容易會概化(Overgeneralization)此等行為為對方全部成員的行為模式。結果,人們可能會災難性地扭曲了對方整個社群的動機和態度,從而衍生對與自己立場相反的人士的憤怒和仇恨。

面對這個城市的當前環境,敘事推理和擁抱極端不確定性極為重要

北京宣佈決定於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引起了社會大眾的憂慮。人們預期香港的經濟、政治和社會狀況充滿了更多的不確定性。在公怖這個決定的當天,恆生指數的大幅下跌反映了焦慮的增加。作為香港人,我們在這個城市面對著如此多的不確定性時,到底我們可以怎樣在作出決策時應對這些無可避免的焦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