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我們真的能夠充分感知現實嗎?

在2007年,有一位小提琴家在華盛頓的一個地鐵站演奏巴赫的作品約四十五分鐘。 在這四十五分鐘,只有六人停下來花了一些時間欣賞表現。而另外有二十位路人沒有停下來欣賞演奏,只是給了小提琴家一些金錢。當那位小提琴家演奏完畢後,並沒有人為他鼓掌。其實,這位小提琴家是世界上最偉大的音樂家之一Joshua Bell。在當天早上大約經過的二千人當中,大概所有人都認為Joshua Bell只是一個可憐的小提琴家,需要在寒冷的早上依靠演奏賺錢維生。沒有人能夠看清事實——在地鐵站內拉小提琴的人正正是著名音樂家。

我們可能認為自己能夠充分感知現實。但是,我們的知覺是會持續被內在的心理模型所影響。我們的感官會根據過往的經驗對於不同事物選擇性地作出回應。在正常的情況下,我們會依據大腦內的「數據庫」選擇要注意的資訊。在腦神經科學中,研究指出我們所感知到的「事實」是建基於內在的模型。當一個人在經過地鐵站時看到Joshua Bell演奏小提琴,視覺訊息會通過丘腦(thalamus)被傳送到視覺皮層(visual cortex)進行處理。這個人在視覺皮層的處理過程中能夠看到一名男子在拉小提琴。另一方面,視覺皮層實際上通過丘腦回送更多的資訊。結果,這個人會認為拉小提琴的人只是一個貧窮的樂手在賺錢。而這個人對於所看到的演奏者是基於他或她過去的經驗,就是大多的人在地鐵站拉小提琴都是為了賺錢。

Joshua Bell在地鐵站拉小提琴的故事展示了我們傾向根據過往的經驗而扭曲了現實。事實上,我們傾向於投放更多注意力在某些可以認同自我身份的事情或物件上,亦傾向看到或把注意力放到那些感興趣的事物上。這樣,我們便可能忽略了眼前事物的一些重要資訊。例如,很多女性在購買汽車時只會根據顏色和外觀來作出選擇,因為她們對於汽車技術規格並不感興趣,只著重外觀。

在面對眼前的不確定性,我們需要明白自己在感知現實的局限性。我們需要多覺察,培養一顆初心。事情往往遠比我們想像中複雜,當我們試圖去了解現實時,我們需要先放下自己的先入為主和假設。

首先,我們可以練習靜觀,好讓我們為自己提供內在空間來擴展知覺。其中一個例子是我們可以嘗試仔細地觀察一朵花,感知一些我們平常不太關注的一些細節。除此之外,當我們能夠覺察到自己對於別人或是某些物件的批判時,學習先退後一步,嘗試客觀地去感知事物和採取不同的觀點。當下次我們在面對一個很複雜的事情時,就讓我們嘗試充分利用不同的感官,以不同的角度去感知,而不是單靠自動化去理解現實。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什麼是心理治療?心理治療只是單純地聊天嗎?

儘管尋求心理治療服務在香港變得愈來愈普遍,仍然有很多人不太了解什麼是心理治療。許多人都會對心理治療有疑問,例如「為什麼我需要付款給一位陌生人和他聊天?」;「我與朋友討論自己的問題又是否達到一樣的效果?」;「聊天真的可以治療我的抑鬱症和焦慮症嗎?」;「是不是只有瘋狂或脆弱的人才需要接受心理治療?」。要解答以上的問題,我們需要知道心理治療不是什麼。

如果我的孩子在九月復課時抗拒上學,可以怎樣做?

教育局宣佈將於九月二十三日起逐步恢復面授課堂,對於很多學生而言,這是一個令人十分興奮的消息,因為他們可以再次在學校與朋友見面和享受有趣的課堂及課外活動。但對於某些學生來說,經過了一個漫長的「假期」,需要再次復課及開始新學年可能會遇到適應問題。於開學的頭兩星期,大多數的學生的困難會逐漸緩和,但是有些學生可能會因復課而導致高度焦慮。正因為他們受到焦慮、社交焦慮或情緒困擾,他們會抗拒上學,希望藉此逃避經歷這些情緖反應。如果學生拒絕長時間上學(例如超過兩個星期),拒絕上學便有機會成為一個長期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