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如果我們被送到隔離營,該如何專注於當下?

近日感染變種新型冠狀病毒的病例在社區出現後,有一部分的市民被送往隔離營。當缺乏了生理和心理上的準備,有些人可能因為隔離期間因適應的問題而經歷焦慮、憤怒或悲傷。除此之外,有一些外地來港的人士在酒店檢疫期間也可能經歷類似的負面情緒。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告訴我,他在酒店隔離的二十一天都難以集中精神進行一些日常活動,頻繁地經歷驚恐的症狀,不斷反覆思考和擔心自己會否在二十一天後需要再次被送往隔離營。他的焦慮和沉思的負面想法讓他無法正常進行工作的線上會議和休閒活動,例如運動和閱讀。

當有些人需要在隔離營被隔離時,無可避免地不斷反覆思考一些負面的想法。我們可能會擔心自己無法適應如此長時間的隔離,或許會憂慮生活中不同方面的問題。事實上,我們傾向把憂慮當作為現實。譬如,當我的那位求助人擔心在完成二十一天酒店檢疫後會受因為另一個變種病毒個案影響,而需要再次送往隔離營的可能性時,他的過度焦慮會讓他認為發生的可能性十分高。他亦擔心自己不在辦公室三個星期可能導致業務下滑。當我們專注於擔憂的內容時,我們很容易會將其視為現實。結果,我們便會不斷地沉迷於自己沉思的負面思想中。要留意到自己沉思的負面思想,其中一個方式是將自己當作為一名觀察者去留意自己在腦海中發生的事件,如思想。這樣,我們就如一個旁觀者看待自己的經歷。透過進行靜觀練習,那位求助人學會了以旁觀者的身份觀察焦慮,並把自己的想法視為一件在腦海中發生的事情。

實際上,作為自己心理經驗的觀察者能夠幫助我們更加專注於當下和減少沉思於負面思想中,因為我們能夠注意到自己所擔心的內容並非一定是事實。透過觀察自己的擔憂在腦海中來來回回,我們便能夠專注於當下。此外,我們還可以透過自我慈悲來擁抱焦慮、憤怒或悲傷。也就是說,像滑浪一樣,我們讓自己隨浪(情緒)的起伏滑行,舒緩負面情緒及安撫自己。當我們沒有急於消除隔離期間所帶來的負面情緒,便能夠成為自己的情緒觀察者,並對自己更加慈悲。例如,我的求助人在隔離的過程進行靜觀練習,留意到自己的焦慮和反覆思考負面事情,便能避免對自己的情緒和想法作出批判。這樣,他便能夠嘗試利用不同的活動來安撫自己。當他接觸自己的焦慮後,有機會發現那些感覺會慢慢逐漸消退。結果,他緩緩地把注意力放回當下,開始進行工作上的計劃,又能夠做運動鍛煉身體和閱讀。

要在被隔離的經歷中專注於當下絕對不容易,透過培養一顆自我慈悲的心和進行靜觀練習,我們可以成為自己經驗的觀察者,從而讓我們更活在當下。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某些暴力背後的仇恨

自六月起,示威浪潮連綿不斷,香港社會漸漸地趨向兩極化,暴力升級和警民衝突亦日漸頻繁。社會在動盪下變得兩極化,市民形成兩個對立陣營,而人們傾向過度籠統地理解對方陣營的成員的行為。當對方陣營的個體成員作出某些行為時,人們很容易會概化(Overgeneralization)此等行為為對方全部成員的行為模式。結果,人們可能會災難性地扭曲了對方整個社群的動機和態度,從而衍生對與自己立場相反的人士的憤怒和仇恨。

面對這個城市的當前環境,敘事推理和擁抱極端不確定性極為重要

北京宣佈決定於香港實施「港版國安法」,引起了社會大眾的憂慮。人們預期香港的經濟、政治和社會狀況充滿了更多的不確定性。在公怖這個決定的當天,恆生指數的大幅下跌反映了焦慮的增加。作為香港人,我們在這個城市面對著如此多的不確定性時,到底我們可以怎樣在作出決策時應對這些無可避免的焦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