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在疫症爆發期間,我每天要洗手很多次。我會否患上了執著強迫症?

要防止被新型冠狀病毒感染,微生物學家和疾病感染控制專家建議我們需要經常地洗手、外出時戴上口罩和蓋好馬桶蓋才沖水。執著強迫症患者給予公眾的其中一個印象是經常洗手,因此有人問我,如果他們在面對疫情下頻繁地洗手,是否會否患上了執著強迫症?

什麼是執著強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執著強迫症的患者在日常生活中反覆出現執著 (obsessions)或強迫(compulsions),或同時有以上兩種的表現。執著包括侵入性的思想、畫面或衝動,常見的執著性思想包括突然浮現傷害他人的念頭和或想到自己會因接觸身邊的物件而感染細菌。由於它們在大腦內不停浮現,所以可能誘發嚴重的焦慮。由於患者在執著思想或衝動出現時感到焦慮,因此他們傾向於抑製或消除這些焦慮。例如,我的其中一個求助人有持續的侵擾性想法,每當她接觸到任何東西時,她想她會被細菌污染。這些想法使她非常焦慮,因此她偏向於壓制它們。

強迫所指是應對執著的重複行為或精神行為,其行為是為了防止或減低焦慮或防止一些負面結果的產生。那位求助人因被執著思想影響,每天洗手50次以上,而每次洗手的時間更有可能達到20分鐘。

我們如何區分預防傳染病策略和執著強迫症的徵狀?首先,執著強迫症患者會不停洗手的主要原因是為了減輕他們的高度焦慮。對於正常預防疾病的策略而言,我們經常地洗手主要是為了減低感染的風險。其次,執著強迫症患者的洗手方式十分費時。根據專家的建議,我們通常只需要用肥皂洗手20秒鐘便能有效清潔雙手。但是,某些執著強迫症患者每次洗手的時間可能超過10至20分鐘,並反復進行起泡、搓揉和沖洗雙手的循環。第三,頻繁地洗手會為執著強迫症患者帶來莫大的困擾,並嚴重影響其社交或工作等。儘管在面對疫情其間,我們需要更多的時間來進行預防冠狀病毒感染的措施,但所用的策略並不會嚴重影響我們的日常生活。

毫無疑問,我們需要投放更多的關注和努力預防新型冠狀病毒的感染。在如此關鍵的時刻,這些預防感染的策略是必需而且正常的。我們不需要擔心洗手的行為會誘發成執著強迫症。如果留意到自己或身邊的人現正感到非常焦慮,並像執著強迫症的患者般不斷地洗手,建議尋求專業人士的協助。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自我批判的內在聲音

某天,我的當事人來到我的辦公室,跟我分享她在咖啡店遇到不愉快的經歷。原來,她在付款時看到了別人帶了自攜杯購買咖啡,聽到內在的聲音責怪自己不如別人環保,需要用即棄的紙杯。她認為自己的行為破壞了環境,感到愧疚。這個例子聽起來好似有點極端,但事實上,當我們能夠覺察自己的想法時,我們會較容易發現自己自我批判的內在聲音。

面對疫情大流行,我們可以如何應對不確定性?

鑑於有大批人士趕及在3月19日回港避免接受強制檢疫令,專家指出未來兩週將會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傳播的關鍵期。在過去的一星期,確診的數字急速上升,人們的防疫意識卻變得鬆懈。這樣有機會增加疫情大規模爆發的機會,增加了盡快控制疫情的不確定性。受疫情影響,人們預計失業率不斷上升,經濟亦會持續衰退。而學校宣佈無限期停課,中學文憑試甚至需要延期舉行。以上一切都令人在害怕受感染的同時,亦擔心就業、經濟、學業及日常生活中的不確定性。

如何用專注及好奇心去減輕成癮問題?

在繁忙的社會中,都市人每天都會喝很多杯咖啡,但又有多少人能夠真正品嚐到當中的味道?有一天,我的朋友告訴我她為了健康,決定戒掉喝咖啡的習慣。她公務十分繁忙,每天平均都會喝五杯咖啡提神。當我知道她有這個念頭的時候,我便問她到底她能否真的好好享受喝一杯咖啡。她承認自己無法充分地享受飲的過程,甚至不能回想剛剛喝的咖啡的味道,因為她總是在工作或做其他事情時喝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