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反思面對疫情爆發下的極簡主義

在過去的很多年裡,我習慣每天都會化上淡妝。對我而言,化妝就如穿衣服一樣。但自從疫情爆發以來,由於大部分時間都需要戴上口罩,我的妝容亦變得愈來愈淡。在最近一個月,我每天都沒有化妝 ,對我來說這也算是一種解放,原來不化妝會令我感覺很舒服。正因如此,我反思了極簡主義的概念。極簡主義的生活方式是指崇尚簡約、拋棄過多的東西,著重經驗而非物質財富的生活。

事實上,極簡主義並沒有特定的準則。我們不需要限制自己擁有少於一定數量的東西。極簡主義的生活方式可以讓我們在生活中尋找自由。擁有物質並不是一種罪過,但當我們把所擁有的物質與自我價值掛勾才會帶來問題。這亦包括著我們的身份地位、人際關係、事業、健康等。即使我們將自己標籤為極簡主義者,這樣也可能會限制了我們成為極簡主義者的自由。

我們大多數人都可能知道如何成為極簡主義者及作為極簡主義者的好處。但是,要堅持簡約的生活是很困難。如果我們想獲得自由,為什麼我們不能夠持之以恆地實踐極簡主義的生活方式?也許我們能從靜觀中找到答案。靜觀是指我們有意識地留意當下,包括經歷、想法、情緒和身體感覺。例如,當我們想要一個極簡約的衣櫥,我們需要在購買衣物時提高自己的意識,在購物時應留心自己的購買慾。當我們能夠「活在當下」,更能夠按照購物計劃去購買所需物品,避免衝動性購買。

除了避免囤積過多東西外,極簡主義還強調我們生活中的體驗。靜觀練習能讓我們專注在此時此刻,更加了解自己的經歷。例如,作為極簡主義者,我們可能並不需要到高級餐廳用膳,但只要我們專注地用餐及珍惜享用不同食物的感覺,那麼即使在平凡的小店吃著健康的食品也會非常愉快。

要成為極簡主義者有很多種方法,極簡主義的本質是拋棄生活中的過剩的東西,專注於對我們重要的事物——和平、自由、幸福和生活的意義。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現在社會很動盪,真的要學習擁抱各種情緒……

數個星期前,我在進行劇烈運動時傷及了背部。那個星期,即使只是一些簡單的動作,我也感受到疼痛。我的教練建議我繼續進行輕度運動,但我卻選擇了盡量避免運動,以免感受痛楚。這段經歷令我想起了一種罕見的遺傳性疾病,就是先天性痛覺不敏感症(Congenital Insensitivity to Pain)。表面上,擁有這種症狀是一件好事,皆因我們能夠避免感到痛苦。但是經過深思熟慮,無法感到疼痛也許是一種詛咒,因為我們無法在受傷時從身體接收反饋信號。

面對疫情大流行,我們可以如何應對不確定性?

鑑於有大批人士趕及在3月19日回港避免接受強制檢疫令,專家指出未來兩週將會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傳播的關鍵期。在過去的一星期,確診的數字急速上升,人們的防疫意識卻變得鬆懈。這樣有機會增加疫情大規模爆發的機會,增加了盡快控制疫情的不確定性。受疫情影響,人們預計失業率不斷上升,經濟亦會持續衰退。而學校宣佈無限期停課,中學文憑試甚至需要延期舉行。以上一切都令人在害怕受感染的同時,亦擔心就業、經濟、學業及日常生活中的不確定性。

人類有哪些「基本情緒」?為何這些情緒對我們十分重要?

當我們駕駛時,如果對面行車線的司機突然切入並險些撞車,大多數人都會感到恐懼。在那短短的幾秒,我們驚恐的情緒令我們作出自動反應,立刻扭動軚盤躲避以免意外發生。這種自動反應是與杏仁核活化有關,甚至在我們有意識地評估眼前的狀況之前已對於威脅作出了反應。這是一個具有原始進化的的重要生存機制。恐懼是一種主要的適應性情緒,對我們的生存至關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