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你有單一歸因思維嗎?

事實上,在我接觸的個案中,不少當事人都會把失敗的經驗歸咎於自己身上。例如有一位學生非常怪責自己於考試中不合格;一位業務主任認為自己未能與客戶簽訂合約十分內疚;一位太太認為自己要為丈夫外遇負上全部責任。除此之外,當生活有些事情不如人意,某部分的當事人亦偏向只責備單一個人,認為對方要負上全部的責任。例如一名上司留意到某公司活動的參與率很低,便會認定是那一位助理犯了錯誤,搞垮了整個活動。

當我們在面對負面的事情時,很容易歸咎於單一的原因,排除了其他的可能性。正因為我們認定某人是始作俑者,便會對他充滿仇恨和遷怒於他。事實上,大部分的負面事件的發生,都不能歸咎於單一的原因。例如一位學生於考試中不合格,有機會與該學生考試時的身體狀況、老師擬題的方向或其他同學的表現等有關。

例如,當一名學生面對考試失敗時,可能會在分析原因的過程中墜進了排他的因果關係思考陷阱。當然我們也可能怪責自己的不足或是懶散導致考試不合格。但是,並不能排除還有其他的因素影響。每當我們仔細研究一個問題時,我們都必須盡可能考慮不同的因素,避免以原始的思維模式思考和過度簡化問題。透過多角度分析問題,我們也許能夠更有效管理自己的情緒,減少對他人或自己的極端失望或憤怒,亦能好好控制自己的衝動,減少作出一些與極端情緒有關的非理性行為。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在衝突中,如何讓對方放下防衛、安全對話?

為了準備明天與來自國外的行政總裁舉行會議,廣告公司的創意團隊不眠不休地通宵工作,最終趕得上完成項目計劃書。可惜,團隊的負責人卻宣佈取消了是次的簡報會議,因為他需要與行政總裁處理一些與另一位重要客人有關的緊急事務。創意團隊的隊員感到十分憤怒,他們認為團隊的負責人與行政總裁單獨會面,是想獨攬一切的功勞。最後,創意團隊的負責人與其他成員為此而大吵一場,氣氛十分緊張,雙方都十分激動,未能有建設性地溝通。假如你是團隊的負責人,你會怎樣做?

你是屬於性格內向還是外向? 兩者之間在神經學上存在差異,應對社交隔離也是。

面對疫情大流行,很多人在過去幾星期都選擇留在家中進行社交隔離。有些人樂於留在家中進行一些單獨的活動,例如閱讀和繪畫。有些人卻因留在家中缺乏社交活動而感到不滿足。他們可能需要不斷地透過不同的渠道或參與不同的活動尋求刺激。到底為什麼人們在社交參與和刺激的需求有這樣大的分別?

2020年,香港人很需要愛

對香港而言,2019年是動盪的一年。在過去的六個月,香港人經歷了不少的變化,每個人也受到影響。在這一年快將完結的時候,你有沒有打算對過去一年作出回顧或是評估實現年度計劃的進度?除此之外,我們也許開始為自己訂立2020年的新目標。但是,眼前的種種不確定性可能令我們無法為來年制定一些具體計劃。最近和我的好友的交談中,我們都認同在新的一年最重要的目標可能是在當前無法預測的環境下去愛自己和身邊的人多一點。愛多一點⋯⋯真是一個偉大但抽象的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