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你有單一歸因思維嗎?

事實上,在我接觸的個案中,不少當事人都會把失敗的經驗歸咎於自己身上。例如有一位學生非常怪責自己於考試中不合格;一位業務主任認為自己未能與客戶簽訂合約十分內疚;一位太太認為自己要為丈夫外遇負上全部責任。除此之外,當生活有些事情不如人意,某部分的當事人亦偏向只責備單一個人,認為對方要負上全部的責任。例如一名上司留意到某公司活動的參與率很低,便會認定是那一位助理犯了錯誤,搞垮了整個活動。

當我們在面對負面的事情時,很容易歸咎於單一的原因,排除了其他的可能性。正因為我們認定某人是始作俑者,便會對他充滿仇恨和遷怒於他。事實上,大部分的負面事件的發生,都不能歸咎於單一的原因。例如一位學生於考試中不合格,有機會與該學生考試時的身體狀況、老師擬題的方向或其他同學的表現等有關。

例如,當一名學生面對考試失敗時,可能會在分析原因的過程中墜進了排他的因果關係思考陷阱。當然我們也可能怪責自己的不足或是懶散導致考試不合格。但是,並不能排除還有其他的因素影響。每當我們仔細研究一個問題時,我們都必須盡可能考慮不同的因素,避免以原始的思維模式思考和過度簡化問題。透過多角度分析問題,我們也許能夠更有效管理自己的情緒,減少對他人或自己的極端失望或憤怒,亦能好好控制自己的衝動,減少作出一些與極端情緒有關的非理性行為。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暴力背後的簡單思考模式

無可否認,近月在香港所發生的事令人感到焦慮、傷心和憤怒。在混亂的局面下,市民難免在各方面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事實上,當人在面對壓力和受威脅的情況下,我們需要透過有效率的認知處理了解當前的環境,作出戰鬥或逃避反應的決策。但往往卻因為需要在短時間內作出反應,思考的模式變得簡單化,容易令我們作出欠理性的行為。簡單化的思考模式容易令人對其他人或事物存在偏見,作出偏頗的判斷和行為。

某些暴力背後的仇恨

自六月起,示威浪潮連綿不斷,香港社會漸漸地趨向兩極化,暴力升級和警民衝突亦日漸頻繁。社會在動盪下變得兩極化,市民形成兩個對立陣營,而人們傾向過度籠統地理解對方陣營的成員的行為。當對方陣營的個體成員作出某些行為時,人們很容易會概化(Overgeneralization)此等行為為對方全部成員的行為模式。結果,人們可能會災難性地扭曲了對方整個社群的動機和態度,從而衍生對與自己立場相反的人士的憤怒和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