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你有受負面思想困擾嗎?

「我真的很沒用,我沒有走上前線,眼白白看著別人在示威……」

「我也許只是一個偽君子,在這如此緊急的時勢,我竟然與家人同遊東京」

「經濟應該會逐漸衰退,我有可能會飯碗不保,我該怎麼辦?」

最近這幾個月,不同的當事人都有向我表達一些負面的想法。有時候,他們長時間地困在這些想法當中,感到非常痛苦。當他們沉思的時候,容易變得消極,並堅信這些負面想法都是真實的。

若我們理性地分析,便會注意到這些負面想法可能只是我們內在的聲音或主觀的解讀,而並非事實。其中一個例子:許多人沒有走到示威活動的最前線,但事實上在後勤亦作出了不少的支援。此外,即使在如此關鍵的時期,我們仍然需要照顧自己,出國散心也不代表自己就是偽君子,也許這是一個壓力管理的策略。

到底我們能夠如何避免陷入及確信自己沉思的負面想法?我們需要退後一步,觀察一下自己當下的負面思想及其內容,明白我們的想法未必是事實。簡單說:我們是要覺察到自己正在思想。

也許我們能試試以下這個簡單的練習。請您先閉上雙眼,細心留意自己的呼吸。然後,您可以嘗試觀察有什麼想法浮現自己的腦海。您可以想像自己的腦海就如一條流動的溪流,而想法就是隨著溪流漂浮的葉子。有時候,我們的腦海中可能沒有任何想法,這也是正常的。當您能夠以這種方式觀察自己的想法時,您就可以在意識上退到思想的後方,未必需要即時相信自己的想法。當下次您被負面思想所困擾時,不妨嘗試多覺察自己正在想什麼,意識到想法不代表事實。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你有單一歸因思維嗎?

事實上,在我接觸的個案中,不少當事人都會把失敗的經驗歸咎於自己身上。例如有一位學生非常怪責自己於考試中不合格;一位業務主任認為自己未能與客戶簽訂合約十分內疚;一位太太認為自己要為丈夫外遇負上全部責任。除此之外,當生活有些事情不如人意,某部分的當事人亦偏向只責備單一個人,認為對方要負上全部的責任。例如一名上司留意到某公司活動的參與率很低,便會認定是那一位助理犯了錯誤,搞垮了整個活動。

面對「武漢肺炎」的爆發,為什麼人們會進行恐慌性購買?我們應該如何處理自己的恐慌?

作為香港人,這是我第一次經歷疫症爆發對人們的購買行為產生了巨大的影響。過去的幾個星期,我在附近的超級市場貨架上,完全找不到任何卷裝廁紙的蹤影。而社交媒體上有不少的相片都能看到人們在家中團積白米和廁紙。香港亦發生了歷史上首次搶劫廁紙的事件。

從心理學角度理解種族主義

George Floyd在美國被拘捕期間疑因警員過分使用武力致死,引發了全球反對警察暴行和種族主義的示威。與此同時,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大流行亦引發了種族主義和仇外心理。人們大多會運用內團體和外團體偏見等心理現象來解釋種族主義。事實上,有一個更複雜的心理學觀點可以解釋為什麼一個種族的群體傾向以偏見、歧視和對抗來感知另一種族的群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