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以靜觀覺察和全然接受的態度來擁抱2021年的不確定性

沒有人會否認2020年是充滿痛苦、不確定性和混亂的一年。我們每個人都期待著在2021年能有一個新的開始,希望各樣事情都逐漸變好。在2020的最後一個星期,我因為早前安裝了牙冠而受到嚴重牙痛的困擾。由於該手術是於聖誕假期前完成的,所以我在假期中無法預約牙醫來進行治療舒緩痛楚。從這個無法預計的痛苦經驗中,讓我明白到在生活中痛苦是無可避免的。在我進行靜觀練習的時候,我知道我需要接受這些痛苦,並需要給予同情。在整個聖誕假期我都在經歷牙痛所帶來的痛苦,儘管我有擁抱痛苦的概念,但是我仍然需要透過服用止痛藥來舒緩痛楚。正正因為止痛藥的功效不太穩定,在聖誕節期間我屈服於痛苦並上了一課。我讓自己承受痛苦的經驗呈現出來,盡我所能地擁抱它。這次承受痛苦的經歷啟發了我如何為充滿不確定性的新一年做好準備。

在疫情的大流行下,我們仍然能夠確定的一件事就是2021年仍然充滿著極端的不確定性。我們也許將要繼續經歷疫情大流行所帶來不同程度的痛苦。面對這樣的情況,我們看似被困於疫情所帶來的痛苦,亦無法控制2021年事態的發展。事實上,我們可以透過培養內在的平靜,嘗試放棄控制的傾向,並接受有關自己和生活上的一切。透過練習靜觀,我們可以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回當下的體驗,接受此時此刻的經歷並無需作出批判。在這個聖誕節裡,我試圖把我的靜觀覺察帶到牙痛上,嘗試不去避免感受痛楚。當我不再用力的控制自己的痛苦並接受了它,這樣的經歷讓我感到沒有那麼難受。

正如Tara Brach所說的,要培養人們全然接受,我們需要以開放、友善和愛心去了解自己的內在。她形容真正的接受的可分為兩個部分,包括清楚地看到和以同情心體驗自己內部發生的事情。在聖誕節的假期裡,我能夠清楚地看到我在內部對話中責怪自己在選擇牙醫時作出了錯誤的決定。除此之外,我還十分擔心情況會惡化以及痛楚會持續。坦白說,這次痛苦的經驗令我對於期待已久的假期感到無比失望。當我清晰地看到自己內部經歷並無可避免地經歷痛苦時,我對自己的自責、擔憂和失望表示同情。我充滿同情心地擁抱了自己內心所發生的一切,慢慢地開始感受到在痛苦下仍能有限地享受假期的自由。我仍然與我的家人和朋友相聚,品嚐那些我可以咀嚼的佳餚。有了這種自由,我能夠享受假期的每分每秒,並渡過了一個平靜的假期。

在我撰寫這篇網誌時,我仍然遭受到牙痛的困擾。對我來說,根治痛楚的問題仍舊存在很多不確定性。就如John Kay和Mervyn King所說的那樣,面對一個充滿不確定性的世界時,不要假裝我們已經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情。當我們擁抱不確定性,我們能夠為所面對的情況找出可以參考的資訊,亦可以形象化未來可能出現的不同情景。結果,即使未來所出現不同的情景,當發生的時候我們仍然可以以應對計劃和方案穩定和充滿彈性地面對不斷發展的將來。當我們懷著勇氣和信心,相信自己過往的經驗是比預測未來的學術模型和理論更有用的實踐策略。其實,正正是不確定性的因素讓我們有機會發展成更好的「自我」,如果沒有了不確定性,人們能夠發展的空間就會變得很小。

面對2021年所有的極端不確定性,我們需要學習真正接受自身正在發生的事情,亦需要看清楚自己的經歷和內在自我。當清晰地理解自己的經驗和內在自我,我們會以同情、善心和愛心接受一切。只有當我們對自己的經歷全然接受時,我們才能接受所有的不確定性,並承認我們的無知。 這樣,我們就能以謙虛的態度制定了穩健而具有靈活性的計劃,以便應對將來所有可能的發生的情景。 就讓我們充滿信心和勇氣,以力求進化的心態來面對2021年的挑戰。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什麼是心理治療?心理治療只是單純地聊天嗎?

儘管尋求心理治療服務在香港變得愈來愈普遍,仍然有很多人不太了解什麼是心理治療。許多人都會對心理治療有疑問,例如「為什麼我需要付款給一位陌生人和他聊天?」;「我與朋友討論自己的問題又是否達到一樣的效果?」;「聊天真的可以治療我的抑鬱症和焦慮症嗎?」;「是不是只有瘋狂或脆弱的人才需要接受心理治療?」。要解答以上的問題,我們需要知道心理治療不是什麼。

如果我的孩子在九月復課時抗拒上學,可以怎樣做?

教育局宣佈將於九月二十三日起逐步恢復面授課堂,對於很多學生而言,這是一個令人十分興奮的消息,因為他們可以再次在學校與朋友見面和享受有趣的課堂及課外活動。但對於某些學生來說,經過了一個漫長的「假期」,需要再次復課及開始新學年可能會遇到適應問題。於開學的頭兩星期,大多數的學生的困難會逐漸緩和,但是有些學生可能會因復課而導致高度焦慮。正因為他們受到焦慮、社交焦慮或情緒困擾,他們會抗拒上學,希望藉此逃避經歷這些情緖反應。如果學生拒絕長時間上學(例如超過兩個星期),拒絕上學便有機會成為一個長期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