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不確定性過敏症」

自今年六月起,因「反送中」的一連串的示威活動持續不斷,示威者認為政府仍未正面回應他們的訴求及譴責警方在處理示威場面時的處理手法。很多香港人對身處這個城市感到陌生,並對香港的前景感到憂慮,特別是司法獨立和警察執法的問題;亦有不少人人亦擔心未來數年的經濟發展衰退,帶來嚴重的後果。到底有沒有心理學的理論能夠解釋為什麼某些香港人會過分憂慮?在學術研究文獻發現導致過份焦慮的因素有很多,其中一個近年較受關注的認知弱點是「缺乏不確定性容忍力」(Intolerance of uncertainty)。

在2005年「認知治療及研究期刊」發表了一項研究,當中發現「不確定性容忍力」低的大學生在一個詞語記憶測試中,較這能力高的學生記起較多和不確定性有關的詞語。當面對含糊的情況時,「不確定性容忍力」低的學生會把該情況解讀為更有威脅性。結果顯示這能力低的人仕會傾向把注意力集中在不確定性上,亦會把這情況視之為威脅,高估災難發生的可能性。其實「不確定性容忍力」低的人就好像對含糊的情況有過敏反應一樣,他們傾向對於負面事件發生的可能性理解成有威脅性,對不能確定結果的情況非常敏感。這種認知弱點亦可能令他們同時產生焦慮的身體反應,使他們更可能逃避面對問題,終日沉溺於擔憂當中。

其實「不確定性」在日常生活中是很常見的,例如我們並不能確定每天上班的路面交通狀況,何況是一個史無前例的政治情況。面對這無可避免的不確定性,我們可以嘗試增加自己的容忍力。首先,我們可以增加自己對這個問題的了解,從而減低對這狀況的災難化思想。其次,我們可以客觀地評估自己面對將可能發生的各種狀況的應付能力,並嘗試增加自己的資源。最後,學習接受「不確定性」的存在,明白不能確定結果並非等同於絶對具有威脅性。香港人面對如此不能確定的局面,與其蒿目時艱,不如泰然自若、隨機應變。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現在社會很動盪,真的要學習擁抱各種情緒……

數個星期前,我在進行劇烈運動時傷及了背部。那個星期,即使只是一些簡單的動作,我也感受到疼痛。我的教練建議我繼續進行輕度運動,但我卻選擇了盡量避免運動,以免感受痛楚。這段經歷令我想起了一種罕見的遺傳性疾病,就是先天性痛覺不敏感症(Congenital Insensitivity to Pain)。表面上,擁有這種症狀是一件好事,皆因我們能夠避免感到痛苦。但是經過深思熟慮,無法感到疼痛也許是一種詛咒,因為我們無法在受傷時從身體接收反饋信號。

你有受負面思想困擾嗎?

「我真的很沒用,我沒有走上前線,眼白白看著別人在示威……」 「我也許只是一個偽君子,在這如此緊急的時勢,我竟然與家人同遊東京」 「經濟應該會逐漸衰退,我有可能會飯碗不保,我該怎麼辦?」

自我批判的內在聲音

某天,我的當事人來到我的辦公室,跟我分享她在咖啡店遇到不愉快的經歷。原來,她在付款時看到了別人帶了自攜杯購買咖啡,聽到內在的聲音責怪自己不如別人環保,需要用即棄的紙杯。她認為自己的行為破壞了環境,感到愧疚。這個例子聽起來好似有點極端,但事實上,當我們能夠覺察自己的想法時,我們會較容易發現自己自我批判的內在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