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面对疫情,我们内心深处的恐惧是什么?

尽管人们在接种疫苗和维持社交距离方面一直都努力地防止疫情扩散,但是亚洲一些国家近日的感染个案数字急升,影响了不少人的业务、工作和学习计划。例如,香港和新加坡的旅游气泡因疫情的反弹而需要延期。去年,世界各地的人都预计旅游业有可能在2021年中逐渐恢复。可是,暂时疫情的发展仍有可能令大家旅游出行的计划被搁置。面对疫情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和逆境,很多人仍然处于高水平的焦虑状态。

现今的生活模式与以往非常不同,我们每天戴着口罩外出、保持社交距离、在家工作或是线上学习,这些生活的新常态都需要我们作出自我调整和离开舒适区。就好像那些因疫情带来的经济影响而失业的人士,他们需要在生活中寻找新的方向来维持生计。有些人可能需要学习新的技能来开始新的职业,他们亦需要调整对自己新工作收入的期望。以上的情况无可避免地引起我们的焦虑。当我们停下来一分钟来理解自己的内心世界时,我们不妨问自己:「在面对这些困难时,最深处的恐惧是什么?」。

在Irvin D. Yalom的《存在心理治疗》一书中,他指出当面对巨大不确定性和逆境时,我们会脱离正常的生活和舒适区。这个时候,我们便开始面对存在孤独(Existential Isolation)。根据他的观点,存在孤独是指自己与世界上任何生物之间的隔离,也就是我们与世界之间的分离。面对疫情,我们无可避免地需要面对一个事实——我们会独自面对死亡。除此之外,我们需要接受自己无法摆脱的自由,意思是我们需要为自己的生活负全责。我们要放弃某些信念,好像是有其他人可能帮助我们创造或捍卫自己的生活。但是,这种觉悟会让我们陷入无法避免的孤独。

在疫情大流行前,我们都是以自己创造的熟悉方式来过生活,认为世界是可以预测和充满确定性的。我们可能有一种错觉,认为自己对于生活有完全的掌控权。但疫情所带来的影响,正正反映出世界上有很多我们不熟悉的事物,这种觉悟令我们感到无能为力。其中一个例子是,我们在大学所学到的统计模型或理论已经不再能够应用于当前的环境。Irvin D. Yalom把这种觉悟描述为我们对存在孤独所引致的焦虑,我们每个人都需要面对所有不熟悉的事物。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在这种孤独感下与挚亲和其他人建立联系?

我们需要学习在互相依赖和自由之间取得平衡,对自己的生活承担起责任而不依赖他人。情况就好似我们在深不可测的海洋中游泳时,不能过分依赖水泡一样。假如我们能够承认自己的存在孤独、对生活的责任,以及自由,那么我们便能够以充满爱和健康的方式与他人交往。当然,说出来比做出来容易得多。事实上,我们或许永远无法实现这种理想的无需求关系。我们第一件需要做的事情是学习面对不熟悉的事物所带来那些无可避免的焦虑。同时,我们可以透过建立自信心来应对生活中不同的挑战,承担起面对疫情所有不确定性和逆境的责任。当拥有适当的焦虑管理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我们仍然可以在自己的资源网路中寻求协助,建立自己的安全区。我们需要意识到这是属于自己的责任。

疫情也许为我们带来了不少负面的影响,但实际上,它给予我们一个机会,令我们面对自己内心深处其中一种恐惧——存在孤独。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某些暴力背后的仇恨

自六月起,示威浪潮连绵不断,香港社会渐渐地趋向两极化,暴力升级和警民冲突亦日渐频繁。社会在动盪下变得两极化,市民形成两个对立阵营,而人们倾向过度笼统地理解对方阵营的成员的行为。当对方阵营的个体成员作出某些行为时,人们很容易会概化(Overgeneralization)此等行为为对方全部成员的行为模式。结果,人们可能会灾难性地扭曲了对方整个社群的动机和态度,从而衍生对与自己立场相反的人士的愤怒和仇恨。

面对这个城市的当前环境,叙事推理和拥抱极端不确定性极为重要

北京宣布决定于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引起了社会大众的忧虑。人们预期香港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状况充满了更多的不确定性。在公怖这个决定的当天,恒生指数的大幅下跌反映了焦虑的增加。作为香港人,我们在这个城市面对着如此多的不确定性时,到底我们可以怎样在作出决策时应对这些无可避免的焦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