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面对「武汉肺炎」的爆发,我们应该如何提升自己的韧性?

「武汉肺炎」的爆发为公众带来了许多焦虑和压力。很多人都恐慌性地寻找口罩和消毒剂。部分的家庭亦避免像往常一样外出,反而只想囤积足够的食物在家中以策安全。确诊的病例和死亡人数每日也在不断增加,令很多人忧心忡忡。尽管如此,许多人仍然需要照常地上班,出差或照顾家人。当前的疫情毫无疑问为我们所有人带来了沉重的打击,面对这种情况,在背负着不同的责任时,我们如何仍能保持韧性?

美国心理学家Steven C. Hayes所发展的接受承诺疗法理论能够有效地帮助我们在面对压力时保持韧性。事实上,压力并非直接助长痛苦,而是我们对压力的反应加剧了我们的痛苦。面对眼前的压力,我们需要区分在自己能力范围内能解决的问题和我们无法解决的问题。例如,当我们没有足够的消毒剂而又未能购买的时候,可以尝试自己制造。

相反,当有些问题是超出我们控制的范围,我们需要保持自己的灵活性及接受有些事情我们未能改变。例如,戴口罩为我们带来不适是无可避免的,但鑑于现时的情况,我们需要戴口罩是无法改变的。我们可以拥抱自己的身体感觉并与痛苦共存。研究员Frank Bond提出了一个比喻——我们可以比喻自己为水槽,压力就是来自水龙头的自来水。我们可以透过关闭水龙头来消除压力,把压力源剔除或离开压力源。有时候,另一种方法可能更容易且更可行,就是拔下排水塞并让自来水穿过水槽,即是与压力共存。

另一个我们较常遇到的压力是为自己的工作前景或业务而感到不安和忧虑。是次疫情的爆发仍未受控,很多人都承受着莫大的经济压力,担心生意一落千丈或面临失业的危机。我们可能会对自己作出负面的批评,认为自己不足以维持原来的工作或业务。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做的是提醒自己我们的想法未必代表事实,我们需要意识到我们的价值不等同于我们的工作和业务。

「活在当下」亦是令我们增加面对压力的韧性的另一种方法。例如,我们可以选择把注意力放回当下正在做的事情,而不是不断地想着受感染的风险。我们可以尝试留在家中时更加专注地烹调,令烹调的过程中变得更有趣,不会受到当前情况的太大影响,改善我们的情绪。

如果我们能够好好地调节情绪,便能重新审视自我价值观,并把精力集中于为社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上。最近疫情爆发时,我们能看到很多香港人互相帮助的划面,这些划面都是令人心动的。当我们能够保持韧性,便能订立可实行的目标并采取行动,减少因为焦虑而拖延的情况。

香港人以其应变能力及坚韧性而闻名,往往总是能够从危机中反弹。尽管我们现正面临充满不确定性的困难,就让我们好好地管理自己的压力去勇敢面对吧!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2020年,香港人很需要爱

对香港而言,2019年是动盪的一年。在过去的六个月,香港人经历了不少的变化,每个人也受到影响。在这一年快将完结的时候,你有没有打算对过去一年作出回顾或是评估实现年度计划的进度?除此之外,我们也许开始为自己订立2020年的新目标。但是,眼前的种种不确定性可能令我们无法为来年制定一些具体计划。最近和我的好友的交谈中,我们都认同在新的一年最重要的目标可能是在当前无法预测的环境下去爱自己和身边的人多一点。爱多一点⋯⋯真是一个伟大但抽象的目标!

在疫情大流行下,反思「存在孤独」

过去两星期,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数字逐渐回落。无疑这是一个不错的迹象,但我们需要观察多一段时间,看看在未来二十八日内是否持续「零确诊」才能知道疫情是否受控。社交隔离的措施仍在实施当中,我们仍然需要对疫情爆发的风险保持警惕。在这段期间,我们因进行社交隔离减少外出,平日甚至周末都留在家工作或学习。虽然我们在可以在透过网路得到不少的娱乐,但是在社交隔离难免会感到孤独和被孤立。面对这种大流行,你有没有一刻反思自己的存在?

社交圈子中的冷漠可能与发展时期创伤有关

我很多求助人也有着不同程度的社交焦虑。有些是很成功的专业人士或商人,他们具有足够的社交技巧及能够与其他人相处融洽。有些则是倾向回避与他人接触,甚至完全断绝社交联系。表面上,有社交焦虑的人会倾向在某些社交圈子中疏离自己,亦非常害怕别人对自己作出负面评价。他们倾向认为别人对他们的社交表现寄予很高的期望。他们在社交聚会后常常感到非常疲倦,及后亦需要一段长时间休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