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青少年抗拒上学背后的焦虑与依附问题的关系

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令学校已经停课数月,学生需要透过网上教学上课和留在家中温习。我有一些年青的求助者因为知道五月下旬至六月初开始复课而经历高度的焦虑,而其中一位求助者对重返校园感到非常焦虑,饱受失眠困扰。复课的第一天,当她的老师向她询问欠带的体温表时,她甚至整个人僵硬了,不懂作出反应。

我的这位求助者在疫情大流行的期间患上了社交焦虑症。事实上,她的自我形象十分低,情绪及自我亦不稳定。她认为十分丑陋和瘦削,亦同时觉得自己很怪异,大部分的同学都不喜欢她。结果,她对重返校园感到非常恐惧,因为她很担心老师和同学们会对她作出负面评价。当她上了几天课之后,便抗拒再次上学。

青春期是发展自我认同和建立正面自我形象的一个非常关键的时期。事实上,身分认同于童年时期便开始逐渐发展。假如儿童能与主要照顾者建立了安全的依附关系,他便会自我感觉良好,同时又能建立正面的自我形象。心理学家Brian Barber在研究家长心理控制和青少年发展身份认同时,指出当中三个重要的方面。第一,照顾者与小孩共同所建立安全的依附关系作为牢固的基础,可以让小孩慢慢地发展足够的社交技巧和视这个世界为一个安全及可预测的地方。对于青少年来说,这样能让他们放心地探索这个世界以便寻找自己的身分。

第二,父母需要小心地监察青少年的行为,好让他们学习如何按照社会的规范行事来融入社会。在这个过程,如果照顾者与青少年开放地沟通和互相理解,和谐的关系能使青少年学习如何与他人合作及拥有良好的社交技巧。第三,照顾者需要提供具有灵活性的规范,从而令青少年在维持与照顾者的联系时又可以自由地进行自我探索。

对于上述提及的那位求助者,她的主要照顾者未能为她提供持续的正面情绪和关怀。她的母亲是一位非常喜爱批判的人,而且又整天不在家,未能好好陪伴女儿。那位求助者与她的母亲的互动彷彿只是围绕着大家持有不同观点所引起的冲突,彼此未能达到共识之馀,那位母亲只顾不断地对求助者的外貌、道德水平和学业的表现作出负面评价。这样真的不难想像为何她未能在与母亲互动中发展出一个良好的自我。结果,社交技巧受到损害,难以与同学们建立有意义的关系。而她亦会在探索生命和身分认同时遇到问题。

从表面上来看,这位求助者看似是受到社交焦虑症的影响而抗拒上学。现时的治疗需要鼓励她慢慢地暴露于学校环境中,并处理其社交焦虑背后的认知谬误。至于更深入和长期的治疗,便需要处理求助者与母亲之间的依附关系问题,协助她发展一个健康的自我身份认同。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你有受负面思想困扰吗?

「我真的很沒用,我沒有走上前線,眼白白看著別人在示威……」 「我也許只是一個偽君子,在這如此緊急的時勢,我竟然與家人同遊東京」 「經濟應該會逐漸衰退,我有可能會飯碗不保,我該怎麼辦?」

反思面对疫情爆发下的极简主义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我习惯每天都会化上淡妆。对我而言,化妆就如穿衣服一样。但自从疫情爆发以来,由于大部分时间都需要戴上口罩,我的妆容亦变得愈来愈淡。在最近一个月,我每天都没有化妆,对我来说这也算是一种解放,原来不化妆会令我感觉很舒服。正因如此,我反思了极简主义的概念。极简主义的生活方式是指崇尚简约、抛弃过多的东西,着重经验而非物质财富的生活。

面对新的国家安全法,我们需要紮根、安定心神

为香港度身订造的「港区国安法」于六月三十日生效,该法的条文亦于同日公布。很多香港人担心这样会为香港的管治和司法制度带来重大的影响。面对着整个城市中存在的极端不确定性,人们难免感到焦虑和无助,他们都对生活失去了动力和希望。很多人知道自己需要因此而改变自己的计划,但随着镇定和平静消失,令他们倍感迷茫。面对这个城市突如其来的变化,到底我们可以怎样让自己的镇静重现,以便更加清晰地了解目前的状况并制定更合理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