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部分市民因为社会动盪患上创伤后压力症候群,他们有什么经历?

香港大学医学院最近一项研究发现,在去年九月至十一月份的社会动盪期间,每五名成年人就有一个受到抑郁症或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的困扰。这种情况与经历大型灾难或恐怖袭击的地区相类似,到底那些患有创伤后遗症的人在经历重大创伤后会有怎样的经历?

当经历创伤事件时,人的大脑运作会变得非常混乱,整体的经历会变得支离破碎,当中的情绪、思想、影像、声音和身体感觉都会化成碎片般在物质时间中分解。这些碎片会在其后突然入侵「当下」,产生突然来袭的「回闪」划面。这些划面能随时出现在脑海,人体亦会释放压力激素,就如再次经历创伤一样。有时候,创伤的片段会在睡梦中出现。

患者会倾向避免到达经历创伤的地方、参与有关的活动和接触相关的人士去逃避再经历不安和痛苦的感觉。这样可能会影响一个人的日常生活,包括工作、家庭和社交活动。

由于脑海内不断地「回闪」创伤的划面和释放压力激素,患者会对日常的活动失去兴奋和难以活在当下,对生活的大小事务变得漠不关心。他有机会开始变得麻木,难以体验正面积极的情绪。而他亦容易触发到惊恐、愤怒或麻木的情绪。要避免受到以上情绪的困扰,有些患者可能试图通透过饮酒或暴饮暴食等成瘾行为来摆脱这些痛苦。

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病发可以是于创伤事情后的大约一个月,甚至是几年后才开始。如果某人在创伤事情后一个多月仍有不安的想法和感觉,并严重影响日常的生活,建议尽快寻求专业人士的协助。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2020年,香港人很需要爱

对香港而言,2019年是动盪的一年。在过去的六个月,香港人经历了不少的变化,每个人也受到影响。在这一年快将完结的时候,你有没有打算对过去一年作出回顾或是评估实现年度计划的进度?除此之外,我们也许开始为自己订立2020年的新目标。但是,眼前的种种不确定性可能令我们无法为来年制定一些具体计划。最近和我的好友的交谈中,我们都认同在新的一年最重要的目标可能是在当前无法预测的环境下去爱自己和身边的人多一点。爱多一点⋯⋯真是一个伟大但抽象的目标!

在疫情大流行下,反思「存在孤独」

过去两星期,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数字逐渐回落。无疑这是一个不错的迹象,但我们需要观察多一段时间,看看在未来二十八日内是否持续「零确诊」才能知道疫情是否受控。社交隔离的措施仍在实施当中,我们仍然需要对疫情爆发的风险保持警惕。在这段期间,我们因进行社交隔离减少外出,平日甚至周末都留在家工作或学习。虽然我们在可以在透过网路得到不少的娱乐,但是在社交隔离难免会感到孤独和被孤立。面对这种大流行,你有没有一刻反思自己的存在?

社交圈子中的冷漠可能与发展时期创伤有关

我很多求助人也有着不同程度的社交焦虑。有些是很成功的专业人士或商人,他们具有足够的社交技巧及能够与其他人相处融洽。有些则是倾向回避与他人接触,甚至完全断绝社交联系。表面上,有社交焦虑的人会倾向在某些社交圈子中疏离自己,亦非常害怕别人对自己作出负面评价。他们倾向认为别人对他们的社交表现寄予很高的期望。他们在社交聚会后常常感到非常疲倦,及后亦需要一段长时间休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