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部分市民因为社会动盪患上创伤后压力症候群,他们有什么经历?

香港大学医学院最近一项研究发现,在去年九月至十一月份的社会动盪期间,每五名成年人就有一个受到抑郁症或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TSD)的困扰。这种情况与经历大型灾难或恐怖袭击的地区相类似,到底那些患有创伤后遗症的人在经历重大创伤后会有怎样的经历?

当经历创伤事件时,人的大脑运作会变得非常混乱,整体的经历会变得支离破碎,当中的情绪、思想、影像、声音和身体感觉都会化成碎片般在物质时间中分解。这些碎片会在其后突然入侵「当下」,产生突然来袭的「回闪」划面。这些划面能随时出现在脑海,人体亦会释放压力激素,就如再次经历创伤一样。有时候,创伤的片段会在睡梦中出现。

患者会倾向避免到达经历创伤的地方、参与有关的活动和接触相关的人士去逃避再经历不安和痛苦的感觉。这样可能会影响一个人的日常生活,包括工作、家庭和社交活动。

由于脑海内不断地「回闪」创伤的划面和释放压力激素,患者会对日常的活动失去兴奋和难以活在当下,对生活的大小事务变得漠不关心。他有机会开始变得麻木,难以体验正面积极的情绪。而他亦容易触发到惊恐、愤怒或麻木的情绪。要避免受到以上情绪的困扰,有些患者可能试图通透过饮酒或暴饮暴食等成瘾行为来摆脱这些痛苦。

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的病发可以是于创伤事情后的大约一个月,甚至是几年后才开始。如果某人在创伤事情后一个多月仍有不安的想法和感觉,并严重影响日常的生活,建议尽快寻求专业人士的协助。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暴力背后的简单思考模式

无可否认,近月在香港所发生的事令人感到焦虑、伤心和愤怒。在混乱的局面下,市民难免在各方面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事实上,当人在面对压力和受威胁的情况下,我们需要透过有效率的认知处理了解当前的环境,作出战斗或逃避反应的决策。但往往却因为需要在短时间内作出反应,思考的模式变得简单化,容易令我们作出欠理性的行为。简单化的思考模式容易令人对其他人或事物存在偏见,作出偏颇的判断和行为。

某些暴力背后的仇恨

自六月起,示威浪潮连绵不断,香港社会渐渐地趋向两极化,暴力升级和警民冲突亦日渐频繁。社会在动盪下变得两极化,市民形成两个对立阵营,而人们倾向过度笼统地理解对方阵营的成员的行为。当对方阵营的个体成员作出某些行为时,人们很容易会概化(Overgeneralization)此等行为为对方全部成员的行为模式。结果,人们可能会灾难性地扭曲了对方整个社群的动机和态度,从而衍生对与自己立场相反的人士的愤怒和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