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现在社会很动盪,真的要学习拥抱各种情绪……

数个星期前,我在进行剧烈运动时伤及了背部。那个星期,即使只是一些简单的动作,我也感受到疼痛。我的教练建议我继续进行轻度运动,但我却选择了尽量避免运动,以免感受痛楚。这段经历令我想起了一种罕见的遗传性疾病,就是先天性痛觉不敏感症(Congenital Insensitivity to Pain)。表面上,拥有这种症状是一件好事,皆因我们能够避免感到痛苦。但是经过深思熟虑,无法感到疼痛也许是一种诅咒,因为我们无法在受伤时从身体接收反馈信号。

一种类似的现象是述情障碍(Alexithymia),这是一种无法意识到和描述自己和他人情感的现象,患有这种障碍的人无法透过情绪信号来做出决定、理解他人的观点或了解自己的情绪。有鑑于此,能够感到悲伤或愤怒可能是一种祝福。

面对眼前的社会动盪,我们难免会感到情绪困扰,例如悲伤、焦虑,愤怒或沮丧。这些常见的情绪会引起我们不安的感觉,我们亦会想逃避这些感觉。这好比当人跌入浮沙时挣扎一样,愈是挣扎,跌得愈快。事实上,只要我们平躺着,也许能够摆脱困境。面对着自己的情绪,我们愈想逃避它,就愈难逃脱和愈快陷入困局。相反,如果我们能够面对及接受自己不同的情绪,与自己的情绪接触,那么这些负面情绪会较容易慢慢减退。

每当我们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时,我们都可以尝试了解一下与情感相关的身体感觉,其中一个例子是焦虑时的心脏跳动和冒汗。然后,我们可以尝试接受我们的情感经历。对于我们来说,不要批判我们身上正在发生的经历也很重要,我们可以学习拥抱自己的情绪,好比滑浪一样,让自己随浪的起伏滑行,体验生命的不同色彩。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你有单一归因思维吗?

事实上,在我接触的个案中,不少当事人都会把失败的经验归咎于自己身上。例如有一位学生非常怪责自己于考试中不合格;一位业务主任认为自己未能与客户签订合约十分内疚;一位太太认为自己要为丈夫外遇负上全部责任。除此之外,当生活有些事情不如人意,某部分的当事人亦偏向只责备单一个人,认为对方要负上全部的责任。例如一名上司留意到某公司活动的参与率很低,便会认定是那一位助理犯了错误,搞垮了整个活动。

面对「武汉肺炎」的爆发,为什么人们会进行恐慌性购买?我们应该如何处理自己的恐慌?

作为香港人,这是我第一次经历疫症爆发对人们的购买行为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过去的几个星期,我在附近的超级市场货架上,完全找不到任何捲装厕纸的踪影。而社交媒体上有不少的相片都能看到人们在家中团积白米和厕纸。香港亦发生了历史上首次抢劫厕纸的事件。

从心理学角度理解种族主义

George Floyd在美国被拘捕期间疑因警员过分使用武力致死,引发了全球反对警察暴行和种族主义的示威。与此同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大流行亦引发了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人们大多会运用内团体和外团体偏见等心理现象来解释种族主义。事实上,有一个更复杂的心理学观点可以解释为什么一个种族的群体倾向以偏见、歧视和对抗来感知另一种族的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