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现在社会很动盪,真的要学习拥抱各种情绪……

数个星期前,我在进行剧烈运动时伤及了背部。那个星期,即使只是一些简单的动作,我也感受到疼痛。我的教练建议我继续进行轻度运动,但我却选择了尽量避免运动,以免感受痛楚。这段经历令我想起了一种罕见的遗传性疾病,就是先天性痛觉不敏感症(Congenital Insensitivity to Pain)。表面上,拥有这种症状是一件好事,皆因我们能够避免感到痛苦。但是经过深思熟虑,无法感到疼痛也许是一种诅咒,因为我们无法在受伤时从身体接收反馈信号。

一种类似的现象是述情障碍(Alexithymia),这是一种无法意识到和描述自己和他人情感的现象,患有这种障碍的人无法透过情绪信号来做出决定、理解他人的观点或了解自己的情绪。有鑑于此,能够感到悲伤或愤怒可能是一种祝福。

面对眼前的社会动盪,我们难免会感到情绪困扰,例如悲伤、焦虑,愤怒或沮丧。这些常见的情绪会引起我们不安的感觉,我们亦会想逃避这些感觉。这好比当人跌入浮沙时挣扎一样,愈是挣扎,跌得愈快。事实上,只要我们平躺着,也许能够摆脱困境。面对着自己的情绪,我们愈想逃避它,就愈难逃脱和愈快陷入困局。相反,如果我们能够面对及接受自己不同的情绪,与自己的情绪接触,那么这些负面情绪会较容易慢慢减退。

每当我们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时,我们都可以尝试了解一下与情感相关的身体感觉,其中一个例子是焦虑时的心脏跳动和冒汗。然后,我们可以尝试接受我们的情感经历。对于我们来说,不要批判我们身上正在发生的经历也很重要,我们可以学习拥抱自己的情绪,好比滑浪一样,让自己随浪的起伏滑行,体验生命的不同色彩。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某些暴力背后的仇恨

自六月起,示威浪潮连绵不断,香港社会渐渐地趋向两极化,暴力升级和警民冲突亦日渐频繁。社会在动盪下变得两极化,市民形成两个对立阵营,而人们倾向过度笼统地理解对方阵营的成员的行为。当对方阵营的个体成员作出某些行为时,人们很容易会概化(Overgeneralization)此等行为为对方全部成员的行为模式。结果,人们可能会灾难性地扭曲了对方整个社群的动机和态度,从而衍生对与自己立场相反的人士的愤怒和仇恨。

面对「武汉肺炎」的爆发,我们应该如何提升自己的韧性?

「武汉肺炎」的爆发为公众带来了许多焦虑和压力。很多人都恐慌性地寻找口罩和消毒剂。部分的家庭亦避免像往常一样外出,反而只想囤积足够的食物在家中以策安全。确诊的病例和死亡人数每日也在不断增加,令很多人忧心忡忡。尽管如此,许多人仍然需要照常地上班,出差或照顾家人。当前的疫情毫无疑问为我们所有人带来了沉重的打击,面对这种情况,在背负着不同的责任时,我们如何仍能保持韧性?

儿童时期的人际创伤的心理治疗

在我心理治疗服务中,比较常见的求助者是经历人际创伤而寻求心理治疗的人士。很多临床问题,包括临床完美主义、依附问题、自我形象低落和自我忽略都有机会与求助者在儿童和青少年时期的创伤经验有关。一段健康的母婴关系能够促进小孩安全型依附的发展,妈妈能够敏锐地对婴儿发出的讯号作出反应,在帮助他们建立安全感担当了重要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