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早闭型身分与未定型身分—— 培养下一代的独立思考

上星期教育局建议取消中学文凭考试历史科的其中一条题目,引起社会各界广泛讨论。一名历史科老师认为是次拟题是根据课程指引而定立的,考核学生能否运用正反立论的技巧分析试题(摘自《南华早报》)。很多家长担心假若试题被取消,可能会限制了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

发展心理及心理分析师Erik Erikson 指出寻找个人身份是青少年发展中一个很重要的目标。在探索的阶段,青年人会透过不同的方式自主地探索自己的身份。例如一名学生可能在第一个学期担任长笛演奏者,在下一学期他会选择参加武术队。很多人透过不同的经历探索,知道生命中什么是对他们重要及有价值。最后,他们便建立了「自我」。Erikson 亦指出假如人一个未寻求到个人身分,他便会停滞于一个身份混淆的状态。

无可否认,寻求到个人身分是人们需要达到的目标。年青人需要自主地探索及独立地思考,反思自己的意愿和价值观。如果我们把某些特定的身份加于青少年身上,没有让他们自我探索,他们的身份认同便会很薄弱及容易被动摇。另一位临床及发展心理学家James Marcia 指出成熟的身份发展需要经过自行地探索不同的经历,并解决认同危机,对未来前途有一定的方向和下定决心许下承诺。如果一名年轻人没有渡过身份认同危机或未曾尝试自行地探索(例如被父母强迫接受其价值观),他便会处于早闭型身分认同状态,而他的独立思考亦被限制了。

当一位年轻人忠于自己,自主地探索不同的选择和尝试担任不同的角色,就是处于Marcia 所提出的未定型身份认同状态。在这个状态下,他可能会在学习、艺术、社会责任上尝试不同的事物及寻找自我。这些经历能让他们在许下承诺前了解更多自己的价值观和所追求的东西。

无论是家长或是教育工作者,都需要尽我们所能去帮助下一代培养独立思考的能力。因为这是对他们为自己未来许下承诺前探索最重要的。我们不需要强迫下一代,盲目地跟随自己的价值观,反而让他们尝试多探索和思考。希望这个城市的教育环境,能够珍惜下一代宝贵的独立思考能力。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你有单一归因思维吗?

事实上,在我接触的个案中,不少当事人都会把失败的经验归咎于自己身上。例如有一位学生非常怪责自己于考试中不合格;一位业务主任认为自己未能与客户签订合约十分内疚;一位太太认为自己要为丈夫外遇负上全部责任。除此之外,当生活有些事情不如人意,某部分的当事人亦偏向只责备单一个人,认为对方要负上全部的责任。例如一名上司留意到某公司活动的参与率很低,便会认定是那一位助理犯了错误,搞垮了整个活动。

人们为什么沉迷于爱情?情人节后反思关于爱情的大脑机制

情人节当天,我与丈夫去了一间普通的餐厅庆祝,周围大多都是年轻情侣。我留意到坐在餐厅角落的那位年轻人,他一边等待他的女朋友一边在玩手机。我心想,当他的女朋友来到的时候,看到桌上那一大束红玫瑰,应该会很快乐吧!可是,当我和我的丈夫享用主菜时,她还没有出现。半小时后,她才目无表情地来到。他们在晚饭的过程中甚少交流,那位女孩不停地滑动手机,男孩看起来十分沮丧。到底为什么这位男孩仍然愿意和他冷漠的女友一起庆祝情人节? 他沉迷于爱情吗?

你知道你为何不停检查手机吗?

现今社会,「自拍」的风气十分盛行,即使眼前是壮观宏伟的艺术馆,大部分人第一件事所做的就是在入口自拍,并发怖于社交媒体平台。然后,我们便会习惯性地不停检查谁人给我们讚好或留言。极端的情况下,有些人可能会在照片发布后每五至十分钟只顾检查手机,并没有好好欣赏馆内的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