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我们的知觉能够反映事实吗?

我的其中一位求助者是一名很成功的专业人士,但他经常怀疑自己的能力,并因此感到自卑和羞耻。另一名求助者患上了饮食失调,她的体重严重过轻,她却认为自己十分肥胖。在这些极端的例子中,他们都未能客观地感知事实,甚至歪曲地认为自己看到事实。到底我们会否也认为自己能够感知事实,但其实并非如此?

要解答这个问题,让我们先简化讨论,了解一下我们的视觉是怎么运作。当我们看到一朵花时,花的影像感官输入会透过丘脑进入大脑内的视觉皮层(丘脑会把我们的感官输入的受体传递到大脑皮层进行处理)。视觉皮层会处理及解读我们的感官输入,这样我们便能识别出所看到的物体是一朵花。David Eagleman在他所写的书 “The Brain”曾解说当我们感知到花朵时,视觉皮层会从相反方向传递讯息到丘脑,而传递的讯息是多于丘脑到视觉皮层的十倍。这表示我们所感知那朵花的样子可能会受到以往对花朵的概念所影响,所以我们在看到物件时会较少依赖进入眼睛的刺激物,反而侧重于透过以往经验所建立的内部模型来感知。

这暗示了我们并没有感知到物件的现实。相反,我们把感官输入与我们根据以往经验建立的大脑内部模型进行比较。若把这个概念扩展到抽象意义上的感知(不仅是视觉上的感知),我们对所遇到的情况的感知可能不是客观的现实。事实上,我们解读正在发生的事情有机会受我们脑内的内部模型所影响。

例如,我的其中一位求助者经常感到自卑,认为上司约他会面是为了批评他的工作表现,但原来会面的目的是讨论有意提拔他升职的事宜。第二个例子是另外一位求助者偏执地认为他的朋友邀请他参与一个项目,目的只是为了测试他的能力来贬低他。以上两个例子反映出他们无法透过感官来认知现实的极端情况。要帮助这两位求助者,我需要在心理治疗中应用不同的方法,针对他们的精神病理学有关的核心问题进行治疗。至于对一般大众而言,我们如何才能更加客观地感知现实?(老实说,我们可能永远也未能真正解读现实,或者现实甚至不存在。)
我们可以透过练习静观发展我们的客观性,或者至少能够更客观地看待事物和自己。透过恒常的静观练习,例如静坐和身体扫描,我们便能逐渐地在感知事物中培养静观。自从进行静观练习,我好像比以前更有能力在观察事物时察觉到以往未曾发现的细节。假如我没有静观觉察,只会惯常地根据内部模型观察事物而忽略了很多细节。所以,静观练习可帮助我们较客观地去感知事物。

面对着现今世界上混乱的局面,我们无可否认会倾向运用内在建立的模型来观察身边的事物。但是,当我们身处的世界变得愈来愈复杂时,我们更加需要培养客观的知觉去理解这个世界。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你有否试过与亲人或好友陷入对话冲突?如何解围?

某天,丈夫工作过后回到家中,向太太提议不如去看一场电影;太太却说她不想外出,只想留在家中。这刻,丈夫因为妻子拒绝一起外出而感到失望,对其发牢骚。他们开始互相指责对方不够体贴,令双方都十分生气。你对这个情境觉得似曾相识吗?每当我们在交谈中陷入分歧的时候,我们很容易会不断地说出伤害对方的说话。到底我们怎样做才能避免陷入这种对话的模式并解决所发生的冲突?

「少年Pi的奇幻漂流」的反思——无助与希望之间的角力

在最近几个星期,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数字急剧上升。很多人可能认识一些正在等待病毒检疫测试结果、接受强制检疫或家居隔离、甚至已被确诊感染的人士。即使没有这些经历,面对着如此多的不确定性,我们也许感到强烈的无助感。例如,我们可能会时常担心在街上或工作的地点遇到隐形带菌者。而对于那些正在接受强制检疫的人士,他们也难免感到被弧立、限制和歧视。

在冲突中,如何让对方放下防卫、安全对话?

为了准备明天与来自国外的行政总裁举行会议,广告公司的创意团队不眠不休地通宵工作,最终赶得上完成项目计划书。可惜,团队的负责人却宣布取消了是次的简报会议,因为他需要与行政总裁处理一些与另一位重要客人有关的紧急事务。创意团队的队员感到十分愤怒,他们认为团队的负责人与行政总裁单独会面,是想独揽一切的功劳。最后,创意团队的负责人与其他成员为此而大吵一场,气氛十分紧张,双方都十分激动,未能有建设性地沟通。假如你是团队的负责人,你会怎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