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如果我们被送到隔离营,该如何专注于当下?

近日感染变种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例在社区出现后,有一部分的市民被送往隔离营。当缺乏了生理和心理上的准备,有些人可能因为隔离期间因适应的问题而经历焦虑、愤怒或悲伤。除此之外,有一些外地来港的人士在酒店检疫期间也可能经历类似的负面情绪。我的其中一位求助人告诉我,他在酒店隔离的二十一天都难以集中精神进行一些日常活动,频繁地经历惊恐的症状,不断反复思考和担心自己会否在二十一天后需要再次被送往隔离营。他的焦虑和沉思的负面想法让他无法正常进行工作的线上会议和休閒活动,例如运动和阅读。

当有些人需要在隔离营被隔离时,无可避免地不断反复思考一些负面的想法。我们可能会担心自己无法适应如此长时间的隔离,或许会忧虑生活中不同方面的问题。事实上,我们倾向把忧虑当作为现实。譬如,当我的那位求助人担心在完成二十一天酒店检疫后会受因为另一个变种病毒个案影响,而需要再次送往隔离营的可能性时,他的过度焦虑会让他认为发生的可能性十分高。他亦担心自己不在办公室三个星期可能导致业务下滑。当我们专注于担忧的内容时,我们很容易会将其视为现实。结果,我们便会不断地沉迷于自己沉思的负面思想中。要留意到自己沉思的负面思想,其中一个方式是将自己当作为一名观察者去留意自己在脑海中发生的事件,如思想。这样,我们就如一个旁观者看待自己的经历。透过进行静观练习,那位求助人学会了以旁观者的身份观察焦虑,并把自己的想法视为一件在脑海中发生的事情。

实际上,作为自己心理经验的观察者能够帮助我们更加专注于当下和减少沉思于负面思想中,因为我们能够注意到自己所担心的内容并非一定是事实。透过观察自己的担忧在脑海中来来回回,我们便能够专注于当下。此外,我们还可以透过自我慈悲来拥抱焦虑、愤怒或悲伤。也就是说,像滑浪一样,我们让自己随浪(情绪)的起伏滑行,舒缓负面情绪及安抚自己。当我们没有急于消除隔离期间所带来的负面情绪,便能够成为自己的情绪观察者,并对自己更加慈悲。例如,我的求助人在隔离的过程进行静观练习,留意到自己的焦虑和反复思考负面事情,便能避免对自己的情绪和想法作出批判。这样,他便能够尝试利用不同的活动来安抚自己。当他接触自己的焦虑后,有机会发现那些感觉会慢慢逐渐消退。结果,他缓缓地把注意力放回当下,开始进行工作上的计划,又能够做运动锻炼身体和阅读。

要在被隔离的经历中专注于当下绝对不容易,透过培养一颗自我慈悲的心和进行静观练习,我们可以成为自己经验的观察者,从而让我们更活在当下。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某些暴力背后的仇恨

自六月起,示威浪潮连绵不断,香港社会渐渐地趋向两极化,暴力升级和警民冲突亦日渐频繁。社会在动盪下变得两极化,市民形成两个对立阵营,而人们倾向过度笼统地理解对方阵营的成员的行为。当对方阵营的个体成员作出某些行为时,人们很容易会概化(Overgeneralization)此等行为为对方全部成员的行为模式。结果,人们可能会灾难性地扭曲了对方整个社群的动机和态度,从而衍生对与自己立场相反的人士的愤怒和仇恨。

面对这个城市的当前环境,叙事推理和拥抱极端不确定性极为重要

北京宣布决定于香港实施「港版国安法」,引起了社会大众的忧虑。人们预期香港的经济、政治和社会状况充满了更多的不确定性。在公怖这个决定的当天,恒生指数的大幅下跌反映了焦虑的增加。作为香港人,我们在这个城市面对着如此多的不确定性时,到底我们可以怎样在作出决策时应对这些无可避免的焦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