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誌

在疫情大流行下,反思「存在孤独」

过去两星期,新型冠状病毒的确诊数字逐渐回落。无疑这是一个不错的迹象,但我们需要观察多一段时间,看看在未来二十八日内是否持续「零确诊」才能知道疫情是否受控。社交隔离的措施仍在实施当中,我们仍然需要对疫情爆发的风险保持警惕。在这段期间,我们因进行社交隔离减少外出,平日甚至周末都留在家工作或学习。虽然我们在可以在透过网路得到不少的娱乐,但是在社交隔离难免会感到孤独和被孤立。面对这种大流行,你有没有一刻反思自己的存在?

尽管新型冠状病毒的死亡率不高,但它的传播率很高,有可能对我们的生命构成一定的威胁。面对死亡的危险和进行自我隔离的需要,我们无可避免地感到孤独。事实上,死亡是人类最孤单的经历之一。没有人可以为我们死;而我们必须独自经历死亡的过程。即使是一些较为轻微的新型冠状病毒病例,在治疗的过程当中的隔离也是难以避免的孤独之旅。这种隔离引发了我对着名作家和精神科医生Irvin D. Yalom所描述的「存在孤独」的反思。

根据Yalom的说法,存在孤独是指「自己与其他生命之间不可逾越的鸿沟」,也就是我们与世界之间的分离。我们需要为自己的生活负责,逐渐成熟地成为自己的父母,这表明了我们是孤独的。我们必需接受一个事实 —— 当我们成年后,这个世界上没有其他人对我们的生活负责。在我们的生命中,我们往往都会选择从这个现实逃脱到日常生活、工作、家庭、兴趣和亲密关系当中。疫情的大流行就如冻结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并刺激我们多反思自己的孤独和虚无。试想像假若我们其中一位家庭成员不幸地被感染了,我们需要单独地在隔离中心隔离十四天。没有人能陪伴自己了,你会怎么样?

单独地接受隔离的例子亦能引申另一个事实,就是我们需要多了解自己的存在孤独、无可避免的孤单,以便健康地与重要的人建立联系。当我们只为了满足自己的需要而与另一个人相处,那么这段亲密的关系就不会是一段健康的关系。那即是指另一个人就如一种工具去满足我们的迷恋、情慾、钦佩或其他的工具性收益。根据Erich Fromm的说法,一段成熟而健康的亲密关系是需要在完全接受对方底下建立联系,并维护对方的完整性和个性,就正如他所说的「两个生物合而为一,同时是两个独立个体」。

要意识到自己的存在孤独需要先克服焦虑的感觉。对很多人而言,要培养这种接受孤独和虚无,让人成熟绝非一件易事。坦白地说,我们都渴望在这个星球上生活中拥有陪伴自己的人。但是,在寻求他人的陪伴时,我们也要培养接受这种终极孤独的心,以取得平衡。这也许就是我们的人生中重要的课程吧!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你有单一归因思维吗?

事实上,在我接触的个案中,不少当事人都会把失败的经验归咎于自己身上。例如有一位学生非常怪责自己于考试中不合格;一位业务主任认为自己未能与客户签订合约十分内疚;一位太太认为自己要为丈夫外遇负上全部责任。除此之外,当生活有些事情不如人意,某部分的当事人亦偏向只责备单一个人,认为对方要负上全部的责任。例如一名上司留意到某公司活动的参与率很低,便会认定是那一位助理犯了错误,搞垮了整个活动。

人们为什么沉迷于爱情?情人节后反思关于爱情的大脑机制

情人节当天,我与丈夫去了一间普通的餐厅庆祝,周围大多都是年轻情侣。我留意到坐在餐厅角落的那位年轻人,他一边等待他的女朋友一边在玩手机。我心想,当他的女朋友来到的时候,看到桌上那一大束红玫瑰,应该会很快乐吧!可是,当我和我的丈夫享用主菜时,她还没有出现。半小时后,她才目无表情地来到。他们在晚饭的过程中甚少交流,那位女孩不停地滑动手机,男孩看起来十分沮丧。到底为什么这位男孩仍然愿意和他冷漠的女友一起庆祝情人节? 他沉迷于爱情吗?

你知道你为何不停检查手机吗?

现今社会,「自拍」的风气十分盛行,即使眼前是壮观宏伟的艺术馆,大部分人第一件事所做的就是在入口自拍,并发怖于社交媒体平台。然后,我们便会习惯性地不停检查谁人给我们讚好或留言。极端的情况下,有些人可能会在照片发布后每五至十分钟只顾检查手机,并没有好好欣赏馆内的艺术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