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誌

電影《天能》與童年時期創傷的反思

如果你已經看過了電影《天能》,你可能會知道有關逆熵(inverted entropy)的概念——它能夠令物體反轉並隨時間向後移動。在電影中,主角的任務是阻止使用演算機來逆轉整個世界,假若演算機的演算法被啟動,相信必定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世界亦會被毀滅。事實上,如果可以有意義地使用這些演算法,我會想把它用於逆轉我那些成年求助人的童年時期創傷經歷。

根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研究指出,美國有超過60%的成年人曾經在兒童時期至少經歷過一次童年不良經歷(Adverse Childhood Experience)。童年不良經歷包括身體上、情感上或性虐待、對身體照顧和情感的忽視、在家中目睹暴力的畫面、嚴重的精神疾病或濫用藥物。除此之外,研究也指出接近25%的成年人(很有可能被低估了)曾經歷了三個或更多的童年不良經歷。

童年不良經歷帶來的後果會因人而異,有些成年人可能會有輕度的焦慮和困擾,但亦能過著正常的生活;有些成年人則可能受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症狀困擾,嚴重影響日常生活。患有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典型症狀包括經歷情緒重現、長期感到羞辱、自我遺棄、內在批判和社交焦慮。情緒重現所指的是兒童時期受創傷的強烈情緒突然回歸。例如,我的其中一個求助人在與一群人或熟悉的朋友參與正常的社交聚會時,會突然感到恐懼和不知所措。

即使電影《天能》中的演算機是純屬虛構,但從童年不良經歷中逆轉走出來是有可能的。心理治療能夠幫助那些曾經因童年不良經歷而受創傷的人,例如減少內在批判、為失去一個「不錯」的童年而哀傷、處理被壓抑的情緒,以及靜觀為基礎的治療等等。除此之外,如果那個成年人有幸與關心他的伴侶發展良好的親密的關係,那就能夠充當《天能》中的演算法,逆轉被父母虐待的傷害。正如電影其中一個角色說:「你必須開始以一個新的角度去看待這個世界。」透過新的滋養和充滿愛的關係,人們可以開始以新的視角看待人際關係,從童年不良經歷中造成的傷害中康復過來。

在我的臨床經驗中,那些擁有高功能的成年求助人大多都會否定自己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症狀。這是因為他們認為別人並不相信自己已經在事業上取得成功或家庭生活美滿的同時,仍然會遭受內在的痛苦。他們可能會感到絕望,認為沒有人了解自己(甚至那些精神健康專業人士也不能理解他們),傾向不向他人談及自己兒時的創傷經歷,所以更不用說逆轉童年不良經歷所受的傷害。我想說的是,對於那些因童年不良經歷而遭受內在痛苦的人來說,有一種不算最完美和最完整的「演算機」是可以使用的。 電影中的其中一句說話讓我感動——「發生過的事情,已經發生。」這意味著我們絕對不能刪除童年不良經歷,但是我們有可能以新的方式看待它,並從當中的傷害康復過來。

和朋友分享!

Explore

更多網誌

更多網誌

為什麼靜觀近年如此受歡迎?練習靜觀對我們有什麼好處?

靜觀練習近年在很多國家興起,不論是有需要人士或是大眾都可能會參加一些靜觀課程,例如靜觀減壓課程(MBSR)或是靜觀認知治療(MBCT)。世界各地的學校也逐漸引入靜觀為新的科目,致力改善青少年的心理健康。除此之外,商業機構亦在企業培訓的計劃中加入靜觀的元素,透過靜觀改善員工的心理幸福感和改善他們的工作表現。到底靜觀是什麼?為什麼靜觀變得愈來愈受歡迎?

邊緣性人格障礙的身份認同問題和不穩定的人際關係

邊緣性人格障礙(Borderline Personality Disorder)患者的兩個核心特徵是身份認同障礙和經常處於不穩定的人際關係,他們擁有持續不穩定的自我形象或自我意識。在心理學上,「自我」或身份是個人在自我反省過程中對於自己的概念。事實上,根據美國哲學家、歷史學家和心理學家William James的說法,「自我」可以分為四個層次,包括物質自我、精神自我、純粹自我和社會自我。物質自我是指我們的身體存在於世界上;精神自我是一個人對自己的內在和主觀感覺,也就是心理層面上的自我;純粹自我是個人在不同時間和背景下對自我的感覺有連貫性;社會自我就是在與其他人的關係中獲得自我形象的認可。患有邊緣性人格障礙的人對於整合以上不同層次的自我會遇到不少困難,因此未能建立一個穩定和整合的自我。他們無法建立連貫的自我敘事,難以回答「我是誰?」或「我需要什麼?」之類的問題。

從腦神經科學的角度來看,心理治療是什麼?

作為一名臨床心理學家,在我執業的二十年裡,不少人都問過我相類似以下的問題,包括「心理治療只是閒聊嗎?」或是「心理治療中的聊天與我和家人及朋友之間的閒聊有什麼不同?」。事實上,這樣的問題就好像問及「專業攝影師的拍照方式和我用iPhone 拍照的方式有什麼不同?」。兩者都忽視了臨床心理學家和專業攝影師的專業,以及當中的科學理論和技術基礎。